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2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而俞静雅简直就是一个工作狂,有时候忙起来干脆就忘记了,叶北城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了,不管她怎么解释,总要狠狠的训她一顿,很奇妙的,平时他训她,她总会很不高兴的顶撞,即使在开会的时候,也会与他争论的面红耳赤,可因为吃饭这件事,她就乖顺的简直判若两人了,惹得叶北城总觉得她是双面人,而她却只是笑不解释,因为她知道,她不顶撞的原因是因为,他关心她,所以才会那样。

    “俞副总,叶总让你以后每天十一点半到他办公室去一下。”

    李达面带笑容的传达叶北城的指令,静雅疑‘惑’的抬起头:“为什么?”

    “这个……”他挠挠头:“不清楚。”

    她面‘色’一沉,走到他面前,故意作‘弄’:“以后我问你话,不想到听类似,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不晓得,所有带不的,统统都不想听到!你的,明白?”

    李达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想,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呀?他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怎么就不能说不了?

    “明白是明白,但是好像有点难度呢……”

    “哦?怎么有难度了?”静雅秀眉轻挑,极力压抑着想笑的冲动,她其实明白自己有多邪恶,就因为李达喜欢耍小聪明,所以她总喜欢作‘弄’他,看到他每次为难的样子,她就觉得特过瘾。

    “叶总他是老板,他不可能每件事跟我解释的清清楚楚,比如:不可能他说,李达,你去把俞副总给我叫来?然后我就非得问清楚,你找俞副总什么事?那他不劈死我才怪……”

    李达越说越委屈,只差没眼泪鼻涕一把抓了。

    “少来了。”静雅没被他佯装的可怜相‘蒙’‘混’过关,她是谁?她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俞静雅,“你告诉我,叶总问你问题的时候,你敢说不知道,不清楚吗?!”

    “那不一样呀……”

    “怎么不一样了?”静雅步步紧‘逼’:“就因为他是正的,我是副的?”

    李达终于崩溃了,他哭丧着脸央求道:“太太,你就放过我吧,以后我李达为你鞍前马后,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降妖除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肝脑涂地,死而后矣……”

    “行了,行了,你那些‘花’言巧语去说给你的叶总听吧,我可消受不起你肝脑涂地,死而后矣!”

    李达抹把汗:“那十一点半的事?”

    “我会去的,放心吧。”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正准备回去复命,静雅突然脑子一转,喊住他:“别动!”

    “怎…怎么了?”

    直觉告诉李达,这个时候被叫住,通常没有好事。

    “你们叶总那些风流事想必你这个特助也知道不少,回去帮我开导开导他,明着说不行就暗示,反正让他听明白意思就行了。”

    李达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心想这不是把他往死里整么?他一个小小的特助有什么资格管老板的‘私’生活?还开导他,铁定还没轮到他开导,就已经被叶总开了脑了。

    “你刚才说的那些豪言壮语真感人,我虽然没指望你真为我怎么怎么地,但我会一直放在心里的,牢牢的记着。”

    李达苦‘逼’的点头:“知道了,俞副总,我会尽力的……”

    他转身逃了出去,心想,早晚我得被你们这夫妻俩折磨死。

    重新回了总裁办公室,李达笑眯眯的说:“叶总,太太说中午会准时过来的。”

    “恩。”

    叶北城正在仔细看一份文件,并没有抬头看他。

    “叶总,要不要给你送杯咖啡?”他殷勤的上前一步。

    “恩,好。”

    李达赶紧奔了出去,比以往冲咖啡的效率要提升一半,当他把热腾腾的咖啡端到叶北城面前时,诺诺的说了句:“叶总两头要照顾,真不容易。”

    “咦?”叶北城抿了口咖啡,忽然觉得不对劲,眉头一挑:“什么叫两头要照顾?”

    “嘿嘿,我开玩笑的。”

    李达自认为自己笑的时候天真烂漫,其实在别人看来,最起码在叶北城看来,就像个***……

    “叶总你手上的伤好些了吧?那个‘女’人也真是的,自己不出面,竟然让老妈来砍人,现在的小三呀,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说什么呢?”叶北城眼一瞪,李达马上噤声:“当我没说……”

    叶北城继续盯着手里的文件,也没注意李达走了没有,片刻后,李达不知死活的又来一句:“其实我觉得太太比那疯大婶的‘女’儿漂亮多了,那疯大婶的‘女’儿虽然楚楚动人,但我觉得以男人的眼光,还是像太太这种外刚内柔的‘女’人更有魅力。”

    啪……

    叶北城把手里的文件往桌下一摔,吓得李达赶紧闭嘴,他知道,他这下是撞枪口上了,可是他若不撞枪口,后面太太手里握着刀,他早晚还是死路一条……

    “哟,你小子果真是长能耐了?不错啊,现在跟我谈男人的眼光了,而且还知道太太外刚内柔,来,你跟我说说,太太她是怎么个内柔法。”

    李达闻言脸‘色’煞白,赶紧摇手解释:“叶总,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对太太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在我眼里就是那普度众生的观世音,我烧香磕头都来不及,哪还敢有别的想法……”

    “咦?我说你有想法了吗?你干嘛这么急着澄清,莫非是?”

    李达真恨不得从十二楼天窗跳下去,以此明鉴对叶总的忠心不二,可是恨不得归恨不得,也不能真跳啊,真死了叶总该说,瞧瞧这李达,被我问的心虚了,一时羞愧自尽了!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坦白从宽了。

    “叶总,其实我也是被‘逼’的,是太太让我劝导你,你不能在外面彩旗飘飘,家里还红旗不倒……”

    叶北城眉一挑:“哦?真是太太说的?好,那她待会来了我问问。”

    “别,别,千万别。”李达拽住叶北城的衣袖恳求道:“叶总,你别问了,我事都办砸了,你再问她,我的日子不是更难过么。”

    “真是这样?还是太太根本没说过什么彩旗红旗的?”

    李达低下头,吞吞吐吐的嘟嚷:“其实话虽然不是这样说的,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叶北城见他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

    “叶总,你……你笑啥?”

    他拍拍李达的肩膀,安抚说:“你呀,太太那都是作‘弄’你的,要比起整人,我告诉你,你拜她为师绝对没错,别听她整天说要把你怎样怎样,其实‘私’下里当着我的面,她从来没说过你一个不字,常常夸你倒是真的。”

    李达不可思议的张大嘴,狂喜的问道:“真的吗?太太真的常常夸我?”

    “恩。”叶北城点点头。

    于是这厮开始得意忘形了,“那太太怎么夸我的啊?”

    “……行了啊你,别真给阳光就灿烂了,若想知道自己去问她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