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3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看到了!”叶北城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还不出去?”

    他话刚落音,李达就跟那逃难的难民似的,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俞静雅看着他一‘逼’没能尽兴的愠怒样,忍不住笑道:“你这样子对李达,他这会肯定吃不下饭了。”

    “恩?”叶北城不解。

    “他一定在想,他又怎么惹你不高兴了呀。”

    说完,自顾笑了起来。

    “好了,吃饭。”叶北城揽过她的肩膀,两人坐到办公室的沙发上,静雅一看全是她喜欢吃的菜,顿时心里溢满了温暖的感觉,趁叶北城替她盛饭的空档,头一伸亲了他一下。

    “奖励我的吗?”

    叶北城笑了笑,脸上极是满足的表情。

    “恩。”

    静雅也毫不掩饰,点头承认,并且俯耳问:“你‘激’动不?”

    “‘激’动。”他继续笑。

    “有多‘激’动?”

    “‘激’动的想把你扑倒。”

    “……”

    午餐吃的很开心,有自己喜欢吃的菜,还有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身边,不管怎样,都是很开心的。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了。”

    她心满意足的偎在叶北城的肩头。

    “我知道,所以以后每天中午都到我这里来。”

    “你准备把我养多‘肥’?”

    “跟猪差不多就行了。”

    “……”

    下午下班前,叶北城对静雅说:“先别回家,我们一起到魅影坐坐。”

    静雅不用猜也知道会见到谁,自从那天在欧阳枫别墅赴了鸿‘门’宴后,她和他们便再也没碰过面。

    “我不去行不行?”

    她站在叶北城车前,一百个不情愿。

    “为什么?”

    “我不想看到欧阳枫,他估计也不想看到我。”

    “没关系,你又不是为了去看他,你跟费少城玩甭理他。”

    “你一个人去好了,看到他就烦,又不能把他当空气。”

    叶北城笑笑,调侃道:“难道回家看到我妈你就不烦了?”

    她一愣,转身把车‘门’打开,坐进去妥协道:“我还是跟着你好了。”

    魅影包厢里,欧阳枫是怎么也没想到,叶北城带来的人竟然是俞静雅。

    当两个人同时出现,费少城不以为然,他则眉头轻蹙,恨不得上前将两人迅速分开。

    “嫂子,好久不见。”

    费少城笑着跟静雅打招呼,看她的眼神极其温柔。

    静雅冲他点点头,赶紧坐到了中间,也就是叶北城与费少城的中间。

    “北哥,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欧阳枫压低嗓音,语气十分的不悦。

    “她是我老婆,我不带她带谁?”叶北城随意回道。

    尽管两人声音都是极小,加上费少城也在跟她说话,静雅还是听到了右边谈话的内容。

    “芊雪呢?你不应该带她吗?她不是你最爱的人吗?”

    欧阳枫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

    费少城也听到了两人说话的声音,他撇了眼身旁的静雅,故意引开她的注意力:“过两天我准备把我的‘私’人游轮开出去玩几天,你和北哥一起去?”

    “不行,最近公司的事特多。”

    “公司的事那么多主管经理的又不是不能解决,一起去,就算给我个面子行不?”

    静雅为难的低下头:“那你问北城,他要是同意我也没什么意见。”

    欧阳枫一拍大‘腿’,愉悦的说:“不用问他了,前两天我在电话里就问过了,他说只要你愿意,他没意见。”

    “……”有这么默契么?静雅咋舌。

    这边欧阳枫还在步步紧‘逼’的质问叶北城为什么跟杨芊雪分了,他整个脸憋的透红,显然是很不能接受。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恩?知道吗?这是始‘乱’终弃你知不知道?”

    叶北城至始至终都很平静,但若仔细观察,就不难看出他的眼神其实很黯淡,那是因为被提到了他刻意回避的人。

    “感情的事你不懂,将来你若是遇到你喜欢的人,就会明白我的处境。”

    “什么我不懂?我一个结过婚的人,我会不懂吗?”

    欧阳枫端起一杯酒,仰起脖子一口气喝个‘精’光,以宣泄此时心中的不满。

    “你结过婚不代表你就懂,我问你,你爱杨菁菁吗?”

    谁都知道他是不爱的,因为那一桩婚姻就是商业联姻,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那你的意思,你是爱俞静雅的?”

    “是。”叶北城简单回答,语气十分笃定。

    欧阳枫忍无可忍的把酒杯往桌上一扔,“你******就是见一个爱一个,以前爱杨芊雪,爱的死去活来,现在突然说不爱就不爱了,你觉得你跟陈世美有啥区别?”

    他的动静很大,把静雅吓了一跳,费少城也觉得他有些过分了,毕竟静雅就坐在旁边,这样不把人家放眼里,实在是说不过去。

    “你行了啊,管好你自己。”

    费少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继而把视线移向静雅:“你别介意他说的话,就当他是放t屁。”

    静雅笑笑:“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叶北城也被欧阳枫刚才过分的质问‘激’怒了,但碍于静雅在场不便发作,只是冷冷的对他说一句:“我的事你少过问。”

    费少城见气氛僵硬,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别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已经跟嫂子说好了,后天大家一起出海玩几天。”

    欧阳枫意味深长的看了静雅一眼,竟然答应:“好。”

    静雅总觉得欧阳枫那眼神怪怪的,按说刚才闹的这么不愉快,他应该拒绝才对,可他竟然答应了,真是令人费解。

    其实欧阳枫之所以答应,确实是有目地的,他觉得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杨芊雪的位置被一个有目地的‘女’人霸占,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是三个兄弟里最有理智的一个。

    所以他庆幸,庆幸他还有理智,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孰不知,正是因为他自以为是的想法,把一对原本相爱的人,推到了痛苦的边缘……

    三天后,晴空万里,阳光明媚,是个十分难得的好天气。

    静雅跟着叶北城来到了与费少城他们约好的地点,一艘豪华游轮停靠在岸边,远远的还可以看到几个身影。

    静雅挽着叶北城的胳膊,一边往前走,一边感概说:“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结伴旅行呢。”

    “是不是遗憾马尔代夫我没陪你去成?”

    她点点头:“其实……真‘挺’遗憾的。”

    叶北城俯耳说:“那就把这次旅行当成蜜月旅行。”

    “切——”静雅仰起下巴:“有那个姓欧的‘阴’魂不散,我们怎么蜜的起来。”

    “我们在房间里蜜,管他怎么事?他总不能晚上不睡觉,就坐在我们房间不走?”

    静雅的脸蓦然红了,她嗔笑着拧他胳膊:“讨厌,整天就想着这些不正经的……”

    嘴上骂他不正经,脸上却笑得无比灿烂,只要跟叶北城在一起,哪怕是一分一秒,对她来说也是幸福的。

    可是这种幸福太不真实了,当步伐停下来的时候,尴尬的绝对不是她一个人。

    静雅搭在叶北城胳膊上的那只手松了下来,她凝视着游轮上站着的杨芊雪,怎么也无法对她‘露’出先前灿烂的笑容。

    叶北城也是愣住了,他和静雅一样,没料到杨芊雪竟然会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