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4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长发被吹的腾空飘起,心情也被吹的如同发丝一般凌‘乱’,因为知道叶北城曾经有多爱,所以才会这般觉得茫然无措。

    她,没有安全感。

    欧阳枫走了过来,用那种玩味的口气说:“咦,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

    静雅没好气的撇他一眼,把视线重新移回远处的海面:“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乐趣。”

    “难道……”他故意用手指了指叶北城的方向:“你看到北哥跟芊雪在一起,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吗?”

    呵,静雅冷笑一声,直视着他说:“欧阳枫,你真幼稚,上次把我骗到你家,只为了让我看到叶北城跟杨芊雪在一起,现在又故意把杨芊雪带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一幕吗?你处心积虑做这些无聊的事,是不是我要说我心里不舒服,你才会觉得自己的心思没有白费?”

    “天哪,瞧你这话说的多委屈,其实你换个角度想,你若是笃定北哥对你的感情,你是不会介意我怎么折腾的,对不对?相反的,你是觉得对他没信心,所以才会用这样愤怒的口气跟我说话是吗?”

    静雅看着欧阳枫得意的样子,心里明明很生气,却只能压抑的告诉自己,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就不生气。

    “你错了,我很相信我的老公,所以,你尽管折腾吧。”

    她转身往回走,走到叶北城刚才坐的地方,他却已经不在那里。

    愣愣的望着已经空掉的位子,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为什么他都不找她?为什么又跟杨芊雪一起消失了?

    “别发愣了,他们去台球室打台球去了。”

    欧阳枫从她面前走过去,看似好意实则心怀不轨的提醒了句。

    如果她这时候追过去,就正好着了欧阳枫的道,把凳子一拉,她从容的坐下来,继续欣赏海上的风景。

    令她意外的是,没坐多大会,杨芊雪竟然来到了她面前。

    “我可以坐下吗?”她轻声问静雅。

    静雅诧异的抬起头,随意说:“当然可以了,不坐下,难道要站着跟我说话啊。”

    心里偷偷苦笑了笑,明明那么忐忑不安,竟然还有心思跟情敌开玩笑。

    “静雅,对不起,我留在这里,你一定觉得很不开心吧?”

    杨芊雪低下头,两只手很无措的搭在‘腿’上,时不时的用指甲在‘裤’子上划来划去。

    静雅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十分的复杂,她轻声说:“芊雪,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你这样是想让我难堪一些么?”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承认我很难过,可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不该为难‘女’人的……”

    杨芊雪说的诚意十足,反倒让静雅愈发心里不好受,鉴于她和芊雪之间特殊的关系,她真的想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女’人可以宽容成这样?到底是因为心底太善良,还是因为其它原因?

    这个问题她在心里想了一百个答案,可嘴上却并没有问出来,只是很平静的告诉对面那个温柔的‘女’人:“芊雪,如果我和你换一换位置,我可能做不到你的大度,因为,在爱情面前自‘私’的‘女’人,不一定就是坏‘女’人。”

    “我知道,可我更知道,北城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静雅诧异的抬起头:“难道你所有的克制只是因为怕叶北城不高兴,会对你反感吗?”

    以为杨芊雪会否认,谁知她竟然承认了:“是的,任何北城不喜欢做的事,我都不会去做。”

    她用手理了理耳边的长发,悠悠的说:“因为他不喜欢被死缠烂打,所以我就不哭不闹,默默的站在远处看着他,我不渴望他能回头,只希望他知道,他曾经爱过的人,愿意成全他的幸福。”

    杨芊雪说到这里,眼圈又红了,静雅撇开视线,淡淡的说:“谢谢你成全他,你是一个好‘女’人,我替北城向你说声对不起……”

    “不必了,这三个字他已经跟我说过很多遍。”

    两人不在说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静雅不想这么继续尴尬的待着,片刻后起身说:“这里风大,我先回房间了。”

    杨芊雪没有说话,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喊了声:“静雅……”

    “恩?”她疑‘惑’的回过头。

    “你比我好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想明白,为什么我们几年的感情抵不过你们半年?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不如你了……”

    静雅重重的叹口气,听着身后的‘女’人轻声‘抽’泣,很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好在哪里,其实有很多人是不喜欢我的,北城喜欢我,我很感‘激’他,至于我好在哪里,也只有爱我的人才知道。”

    她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如果想知道原因,不该是问她的。

    叶北城打了二个多小时的台球,静雅回房间后便再也没出去过,她安静的拿着一本丹尼尔的名著《鲁滨孙漂流记》,蜷在卧室的沙发上,认真的看着。

    ‘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叶北城走了进来,看到他的那一刻,静雅真想扑上去紧紧的抱着他,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要让他知道,即使他不陪着她,她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

    张爱玲说过,一个男人彻底懂了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叶北城脱下外套,淡笑着走向她。

    静雅慵懒的抬眸,把手里的书晃了晃:“《鲁滨孙漂流记》。”

    “坐在船上,看这本书,是不是‘挺’害怕的?”

    叶北城坐到她旁边,伸手揽过她的肩膀,俯在她耳边说。

    “怕什么?我倒觉得坐船上看这本书是很明智的选择。”

    “哦?为什么?”

    “假如要是船翻了,我们可以学学主人公怎么游到海中央的岛上,然后在到处是‘乱’石野草的荒岛上,我们又用什么方法才能活下去……”

    静雅说的一本正经,叶北城听的差点吐血,他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意味深长的说:“你就不能说些吉利的。”

    静雅冲他灿烂一笑:“什么都会有可能,鲁滨孙当年乘船,该没人讲这些不吉利的话吧?可他们那一船上还不是除他一个人全死光光了。”

    “你……”叶北城无语的‘揉’‘揉’额头:“不提死会死吗?”

    “不会死啊,但是提死也不一定就会死啊。”

    “……”他算是败给她了。

    “陪我去吹吹风吧?”叶北城提议,怕她继续说些惊悚的话。

    “不去了,之前我去吹过了,头都被吹痛了。”

    静雅毫不犹豫的拒绝,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欲’拒还迎,若即若离。

    “那我陪你。”

    她不去,他也没那兴致了,其实也是怕遇到芊雪,既然已经选择了静雅,他就不想在两个‘女’人面前徘徊不定。

    “哦。”

    静雅点点头,即没有表现的很高兴,也没有表现的不耐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