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5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费少城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听他这么说,慵懒的问了句:“什么天助你也?”

    “你呢,和我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不需要知道。”

    他神秘一笑,准备回自己房间。

    “嗳,我跟你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以为你现在在哪里?”

    欧阳枫没理睬他,径直出了他的房间。

    夜里,雨越下越大,因为在海上,风更是吹的吓人,呼啸的海风夹杂着雨声,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杨芊雪一个人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满眼里都是惊慌与胆怯。

    她怕狂风暴雨,更怕雷闪电击,这一点,熟悉她的人都知道……

    静雅因为和叶北城傍晚的时候‘肉’t搏了一次,这会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仿佛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天翻地覆,也与她没有任何的干扰。

    夜里十一点,有些人已经入睡,有些人却根本不敢睡,所谓屋漏偏遭连‘阴’雨,原本这种天气已经够恶劣,偏偏这个时候电突然停了,当整艘般都陷入一片黑暗中,杨芊雪忍无可忍的尖叫几声,陷入了无助的痛哭声。

    最先听到她哭声的是住在她隔壁的费少城,他连忙借助手机的光线开‘门’准备去看她,却在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人捂住了嘴拉进了对面的房间。

    他惊魂未定的拿手机一照,竟然是欧阳枫,顿时吼了句:“你又搞什么‘花’样?没听到杨芊雪正在哭吗?!”

    “我听到了啊,但是也不管你的事吧?”

    欧阳枫淡定的双手环‘胸’:“芊雪的事你别管,自然有人会管的,k?”

    费少城眉头一蹙,顿时就明白了这厮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恼火的推了欧阳枫一把:“我说你这人有病是不是?唯恐天下大‘乱’是不是?你就见不得别人幸福是不是?”

    “行了啊你!什么是不是的,你懂什么,我这是要让俞静雅亲眼目睹,她拥有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颗心。”欧阳枫翻了翻白眼。

    “你简直是废话,就算那个痛哭的‘女’人不是杨芊雪,但凡有点同情心的人都不会不闻不问!”费少城讽刺的哼一声:“当然,除你以外!”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欧阳枫自信的拉开一条‘门’缝,像个贼似的盯着外面的动静,费少城要出去,他坚持不让,非要让他也瞧瞧,什么才是注定无法割舍的爱……

    杨芊雪凄厉的哭声很快惊醒了叶北城,他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坐起来,迅速穿上衣服,对着同样被惊醒的静雅说:“我到隔壁看看,芊雪怕这种天气。”

    静雅望着黑漆漆的人影说:“我跟你一起去。”

    她固执的起身把衣服穿好,心里当时想的就是,如果芊雪需要人陪,她来陪。

    两人一前一后冲进杨芊雪的房间,站在屋中央,叶北城喊了声:“芊雪……”

    沙发那边早已经哭的无力的‘女’人听到这救命的声音,哇一声再次哭了起来,“北城,我在这里,我在这里t。”

    叶北城迅速上前,杨芊雪猛的扑进他怀里,哭的更加声嘶力竭:“我的世界全成了黑的,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你!”

    静雅傻傻的站在原地,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执意的跟过来,其实怕的不就是这样。

    她就是怕杨芊雪会把叶北城当成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才想都没想就跟过来,可是她现在来了又怎样,叶北城心疼的抱着他曾经爱过的‘女’人,根本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别怕,没事,没事,我在这里。”

    杨芊雪并不知道静雅跟了进来,她趴在叶北城肩膀上,颤抖而紧张的哀求:“北城,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别不要我好吗?没有你,我真的很痛苦,我看着你却不能走近你,那种无奈的感觉快把我‘逼’疯了,我真恨不得跳到海里,这样一切痛苦都可以结束……”

    叶北城颤抖的吼了句:“你胡说什么!不许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不吉利的话?静雅自嘲的笑笑,看来叶北城完全忘记了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他现在爱着的人。

    咳咳……她嗓子哽咽的难受,不自觉的咳了两声,终于引起了叶北城的注意,他冲着黑暗中的身影解释:“静雅,芊雪有夜盲症。”

    然后呢?她有夜盲症,然后呢?

    静雅很想问,她有夜盲症,所以你就一定要这样抱着她不放吗?如果杨芊雪需要被人抱着才不害怕,那么她也可以替他完成这个动作。

    “哦。”

    纵然心里异常难过,静雅也只是淡淡的哦了声,然后抱着一丝希望说:“要不我留在这里陪她吧?”

    她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她留在这里陪杨芊雪,他就不需要待在这里了。

    “北城,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杨芊雪从没像现在这样害怕失去叶北城,她的脑子里有一些片断闪过,她一个人坐在海边,不知道为什么而哭,然后有个人拉着她的手说:“马上要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那是个陌生的面孔,他执意要带她回家,她害怕,不想跟他走,可是那个人却还是把她强制‘性’的抱回了家……

    这些零星的片断,让她更加抱紧了面前的男人,越抱紧他,心里就越踏实,可是只要稍微松开一点点,心马上就要慌的死掉了。

    “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

    她语无伦次的呓语,叶北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怀中的人身体冰冷,不住的颤抖,他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我不走,我在这里。”

    这句话明明是对杨芊雪说的,可静雅却觉得,也是在说给她听。

    他已经说了他不走,自己站在这里,只会是一个笑话,她‘揉’了‘揉’酸涩的双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往‘门’外走。

    快要走到‘门’口,叶北城突然说一句:“静雅,她现在很无助,我只是安抚她一会。”

    这像是解释,却又不像,叶北城或许是怕她多想,又或许是想证明,他并不是因为还爱着杨芊雪,所以才留在这里。

    静雅没有回应,静静的带上了房‘门’。

    她黯然的背影在漆黑的走廊里显得异常落寞,躲在‘门’缝里的欧阳枫得意的笑了,看到那个像刺猬一样俞静雅失魂落魄,他比什么都开心。

    “我说你这人缺不缺德!你怎么尽干这些不道德的事!”

    费少城也看到了静雅独自回房间的身影,他莫名的就觉得心痛,猛一下推开欧阳枫,愤怒的回了自己房间。

    静雅回去后便再也没睡着,她脑子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像雪‘花’一样飘来飘去,叶北城会不会‘吻’杨芊雪?杨芊雪会不会主动‘吻’他?孤男寡‘女’会不会因为一时情难自持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