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6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无弹窗广告)”

    静雅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身体忍不住冻的有些颤抖,费少城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关切的说:“你身上衣服都湿了,快回房间吧。”

    “没事,我想好好静静,你去睡吧,不用管我。”

    费少城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离开,他撑着一把伞,替她挡着零星小雨,时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身边这个‘女’人。

    她低着头,看着眼皮底下的海水,即使没有月光的陪衬,也没有灯光的照耀,可是那清淡的容颜依然可以令人砰然心动,费少城凝视着她,渐渐有些失神。

    “你不用这样盯着我,我又不会想不开。”

    静雅一扭头,就看到他在打量自己,顿时别扭的把披在身上的衣服递给他。

    “你穿着,太冷了。”

    费少城固执的把衣服又重新披在她身上,随意说:“你表面上看似聪明,其实笨的要死,以为这样糟蹋自己是对的吗?人首先要学会爱自己,才会被别人爱,如果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又怎么能奢望别人珍惜?”

    他这一番话说的静雅差点落泪,她鼻子一酸,哽咽道:“少城,谢谢你,很少会有人跟我说这样的话。”

    费少城笑笑,意味深长的说:“我可不会随便跟‘女’人说这些至理名言,所以既然跟你说了,你就得好好记着。”

    静雅点点头,吸了吸鼻子,淡淡的问:“欧阳枫很讨厌我,你难道不讨厌吗?”

    在她的印象里,讨厌她的人远比喜欢她的人要多的多……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你这么好的‘女’人,讨厌你就是傻瓜。”

    “你觉得我好?”她‘挺’诧异。

    “恩,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

    静雅尴尬的笑笑:“你别开玩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好?只有两个生活在一起的人,才会知道对方好。”

    “一个人的好很多方面可以体现,不一定非要生活在一起才能发觉,有些人生活了一辈子,也不见得就能看到对方的好,我觉得你好,是因为你有主见,有个‘性’,有自己独特的爱情观,你虽然贫穷,可你的‘精’神富有,你面对别人的挑衅或偏见,总是能给自己找到退路,骄傲的转身,这种骄傲,不是每个‘女’人都有,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像你一样,明白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能将就什么,不能将就什么……”

    “够了。”静雅惊慌的打断,她突然觉得,费少城对她了解的太多了。

    “你敢爱敢恨,你在爱情面前不虚伪不做作,对你好的人你加倍对他好,对你不好的人,你也从不刻意去讨好……”

    “不要说了!”

    静雅赶紧从他的伞下躲了出来,她冷冷的凝视着费少城,轻声说:“你不需要把我分析的那么透彻,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没你说的那么与众不同。”

    “是,你很平凡,可我就喜欢你这种平凡的‘女’人。”

    这一句话像一记炸雷腾空响起,静雅被炸的愣住了,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会听到这么不该听到的话。

    为了证明这只是幻觉,她赶紧转身准备离开甲板,费少城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我说的是真的。”

    “你别再说这些‘混’帐话!”静雅愤怒的甩开他的手:“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我可是你哥们的妻子,你怎么能对我说这样的话,朋友妻不可欺,你懂不懂!”

    她说完不等费少城回答就逃回了房间,这个时候,她该让他好好的清醒一下,也许明天太阳一出来,所有不愉快的事都会随风而去……

    天渐渐的亮了,东方‘露’出鱼肚白,静雅蜷在沙发上一夜,这一夜叶北城没有回来,她多想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可又怕看到令她崩溃的一幕。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接着听到一阵疲惫的脚步声,她低着头,看着拖鞋向她越走越近。

    冰冷的身体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揽进了怀里,很温暖的感觉,可是那种温暖,暖得了身体却暖不了心,刚刚一个‘女’人才离开这个怀抱,他怀里的余热像是一种施舍,弥补她一夜被冷落的孤单。

    “一夜没睡?还是刚刚起来?”叶北城紧紧的抱着她,心疼的问。

    “你说呢?”静雅连眼皮也没有动一下,机械的回答。

    “身体这么凉,应该是一夜没睡吧。”

    “即使知道为什么还要问。”

    叶北城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轻琢了琢,说:“你别生气,我和她之间什么也没有。”

    “我说你们有什么了吗?”

    “一夜没睡,不就是担心我们会有什么吗……”

    静雅自嘲的笑笑:“什么才叫有什么?发生关系才叫有什么吗?拥抱都不算?”

    “我拥抱她只是因为她太没有安全感,你也看到了,她怕成那样,我也不是冷血动物。”

    “是啊,她没有安全感,她需要你,你不是冷血动物,你应该陪她一夜,因为她怎么说都是你爱的‘女’人。”

    叶北城眉头轻憋:“静雅,你别这样说行不行,你这话说的我好像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一样。”

    “那我要怎样说?要我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你陪着谁,即使那个‘女’人曾经是你的爱人也没关系是吗?”

    静雅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虽然那个怀避温暖,可是她也不稀罕。

    “如果我昨晚陪着芊雪让你不高兴,我跟你道歉,我只是以为你对我足够有信心,即使你不担心我,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叶北城凝视着她,表情有一丝丝心痛。

    “你以为?你以为爱情是什么?在爱情面前没有所谓的伟大,我如果不介意那只能说明我不在乎你,我不管你跟什么人在一起,不管你们做什么,我统统不介意,只要我不在乎你!”

    可是她不在乎吗?答案是否定的,她很在乎叶北城,因为她是那么爱他。

    “静雅,对不起,如果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我向你道歉……”

    叶北城上前抱住她,拉起她的一只手放在‘胸’前,笃定的说:“你感觉到没有,那个地方只为你而跳动。”

    “我能感觉,可是我能感觉到的,别人也一样可以感觉,你敢说,抱着芊雪的时候,你的心跳是停止的吗?”

    “没有停止,但最起码没有抱着你的时候,跳动如此的强烈。”

    静雅是个不笨的‘女’人,她懂得适可而止,不管心里多么的不舒服,昨晚能平静大度的离开,现在闹就没必要了。

    其实很多时候,她是愿意相信叶北城的,跟他说前面那些话,也只是想让他明白,不管他对芊雪如何的割舍不下,都要顾虑到她的感受。

    “北城,不是只有芊雪一个人没有安全感,我也会没有,我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一个渴望被你拥抱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