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第97章
作者:温煦依依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

    叶北城气急败坏的回了声,拿起‘床’上的‘毛’衣对怀里的‘女’人说:“穿上吧,让他们久等不好。”

    静雅套了件‘毛’衣,又穿了条白‘色’的休闲‘裤’,把凌‘乱’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对着她身后有些发愣的叶北城说:“走吧。”

    他没有动,而是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静雅看,只看的她心里发‘毛’,再次提醒:“你走不走啦?看什么呢?”

    “静雅,你真好看。”

    叶北城的‘花’痴样惹得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走到他面前,轻声问:“你现在才发现我好看吗?”

    “不是,以前是觉得你好看,今天才发现,原来你可以这么好看。”

    “为什么?我今天有什么与众不同吗?”

    她疑‘惑’的走到镜子旁,望着里面的人儿,除了脸颊因为慾望焚烧的缘故绯红一片,其它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我从来没见过你绑马尾的样子,而且你也很少穿这么‘艳’丽的衣服,虽然很普通的装扮,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静雅回过头,皮笑‘肉’不笑的咧嘴:“你的意思,我这样装扮显得很有朝气,很年轻是吧?也就是间接说我老了嘛。”

    “胡说什么呀。”叶北城急忙澄清:“我的静雅在我眼中,比任何‘女’人都有魅力,所以我怎么看你都好看,除了我,还有谁会觉得你与众不同?”

    这随口的甜言蜜语,却让静雅突然想起了费少城,昨晚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他怎么可以说那种话?静雅颓废的低下头,突然不知该怎么出去面对他……

    “走了,不然他们又得来人叫了。”

    叶北城牵着她的手走出房间,可却在进餐厅的时候,突然放下她的手,静雅惊诧的抬起头,冷冷的问:“为什么松开我的手?”

    “我们相爱,但是别刺‘激’芊雪,你是‘女’人,你应该能理解她的感受对吗?”

    静雅淡淡的看他一眼,率先走了进去。

    两人并肩进了餐厅,欧阳枫的大嗓‘门’立马不满的抗议:“我说你们俩什么意思啊,吃饭还要人去请,说马上来结果折腾到现在才来,准备把我们都饿死是不是?”

    “要是能把你饿死,未尝不是件好事。”

    叶北城撇了他一眼,早上才揍了他一拳,竟然跟个没事人似的。

    静雅落坐后,才发现今晚的餐桌上气氛实在太诡异,杨芊雪从她进来后,就一言不发的低头摆‘弄’手机,欧阳枫左边的脸肿的像只馒头,更让她不安的是费少城,自从昨晚坦白了内心想说的话后,此刻打量她的眼神竟然那么肆无忌惮。

    “你的脸怎么了?”她为了打破僵局,故意询问欧阳枫,虽然两人一直以来都是水火不容,但既然是一条船上的人,礼貌‘性’的询问还是应该的。

    哼,欧阳枫冷笑一声:“问你老公啊。”

    静雅蹙眉睨向叶北城,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狗嘴吐不出象牙,别理他。”

    叶北城瞪了欧阳枫一眼,用眼神示意,再敢多一句嘴,就让他满地找牙!

    他不想说,静雅也不便再问,五个人各怀心思的吃饭,中途偶尔说几句话,都是不痛不痒的。

    叶北城一向话就不多,所以他陷入沉思,静雅也并没觉得奇怪。

    他其实是在想白天发生的事,当静雅含泪在他怀中睡着后,他替她换上睡衣放到‘床’上,然后出去找开船的人询问昨晚停电的原因,结果被得知昨晚半夜停电,船上的人黑灯瞎火的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天亮后一检查,竟然有人故意把电源线切断了,他当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欧阳枫,虽然那家伙极力表现出事不关已的态度,但叶北城还是狠狠的给了他一拳。

    “你是我嫌我整天事不够多,帮我找点事是不是?”

    “你‘抽’什么风啊?打我干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装?你知道芊雪怕打雷,怕一些大的动静,知道她有夜盲症,还故意把电源切断,不就是想‘逼’我过去吗?不就想挑拨我与静雅之间的关系吗?你什么心思,以为脸上写着不是你干的,就真不是你干的吗?!”

    欧阳枫索‘性’也不再掩饰,但承认说:“对,是我切断的,我只是让你认清你心里爱着的人,想保护的人到底是谁!”

    “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俞静雅,我陪了芊雪一夜,那不能代表什么,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感情不专的人,不是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就喜欢那个,同时周旋与两个‘女’人,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所以,别再折腾了,我的感情趋向不需要任何人来替我证明。”

    叶北城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芊雪竟然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把他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听进了耳中。

    他生硬的站在原地,明知道这些话被她听到有多伤心,可他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对于一辜负和被辜负的人来说,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就只有沉默。

    杨芊雪没有大哭大闹的上前质问他为什么要说出这么残忍的话,为什么不能给她留一个美好的梦,而是平静的转身,一步步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你满意了吧?”叶北城愤怒的回头瞪了欧阳枫一眼,也离开了甲板。

    这些白天发生的事,除了静雅外,其实都知道,叶北城不是不告诉她,只是经历了昨晚的事,他不想再令静雅烦恼,知道的多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的多。

    “我吃好了,你们慢吃。”

    杨芊雪放下手里的碗筷,仍然没有看静雅一眼,离开了餐桌。

    静雅尽管心里疑‘惑’,觉得她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也不好当着欧阳枫与费少城的面询问叶北城,只能把好奇扔到一边,埋头继续吃饭。

    餐后,叶北城去台球室打台球,静雅对那玩意不感兴趣,所以看了一会便兴趣乏乏的离开了,她一个人来到了甲板上,迎风伸展双臂,闭上双眸,感受着海洋的气息。

    “昨晚风没吹够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一个趄趔差点从甲板上摔下去,惊魂未定的回过头,她往左退了几步,警惕的说:“你为什么跟着我?你到底想怎样?”

    费少城邪魅的脸庞一闪而过的失落,他征征的看着她,说:“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这么急着跟我保持距离?”

    “我本来是不讨厌你的,可是你真不该对我出那样的话,我没有告诉北城,是顾虑你们兄弟情谊,所以请别让我为难了。”

    “呵。”费少城自嘲的笑笑,茫然的说:“其实你不必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我这个人你是不了解,我对任何‘女’人都感兴趣,如果遭到拒绝,绝不会死缠烂打,在我的情感游戏里,‘女’人如衣服,多一件少一件都不会光着身子。”

    静雅诺诺的撇他一眼:“你的意思,你昨晚只是随便说说?不会是真的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