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八章 黑白之间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看看,看看在这里的我~”    “今天的夜色真的~”    “可怕至极。”    “”    歌声一句一句地飘进后台,唐谨言一脚又一脚地踢在anti身上,那货在地上痛苦地打滚,连呻吟的力气都失去了。    “告我啊?告啊!去你妈的!”    一旁朴经理第一个从呆滞中清醒,生怕闹出人命,急急过去拉住了唐谨言:“唐社长……冷静点。”    嘴上说着,心里也在苦笑。从见面起这位唐社长就是一副商界精英人士的风范,就算有点粗鲁,想必也是因为和安保人员相处多了的缘故显得脾气直,可是没想到……他还真是个黑社会。这暴走起来,电视里看见的都没这么歇斯底里的。    唐谨言喘着气,停下了脚,转头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朴经理,吓到你了。”    朴经理摇了摇头,心中对唐谨言起了点敬而远之的感觉,不过毕竟也觉得解气,便也没说什么,只是叹道:“唐先生冲动了,这么一来虽说解气,可回过头还会更加遭殃的。”    “哦?”唐谨言似笑非笑地瞥了那边一眼。妹子们也都从呆滞中清醒,看向唐谨言的目光都带上了些许恐惧,见他瞥过来,又往后缩了缩。反倒是郑恩地面无表情地对上他的目光,没有言语。    “呵……怕他报复啊?”唐谨言冷笑着问。    包括经纪人李正雅在内,整个都失去了和他对话的勇气。郑恩地勇敢地站起身来,正色道:“是,他不敢报复你,但会对着我们来。不过这事错不在你,我们会自己承担。”    “呵……老子倒还要承你的情了?”唐谨言呸了一声,转过头去,忽然又重重踹了一脚:“报复?”    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又踹一脚:“报复?”    大家齐齐咽了口唾沫。    地上早就不成人形的anti呕着血,艰难地哭喊:“不……不会了……”    又踹一脚:“不会什么?”    “不会找她们报复的……”    唐谨言蹲下身,探手在他身上摸索片刻,掏出一张身份证晃了晃:“如果让老子知道了,你就是躲在青瓦台,老子也把你揪出来剁碎了喂狗!听清楚没有!”    “听、听清楚了……”    “大声点!”    “听清楚了!”那个anti终于崩溃地大哭出声。    “亦光,架他出去扔上车,丢远点。”唐谨言把那人的身份证揣进兜里,嫌脏似的拍了拍手,金亦光有些惶恐地上前架起那货,一路拖了出去,鲜血在地上形成了一道清晰的痕迹。    唐谨言面对,露齿一笑:“看,解决了。”    笑得阳光明媚,可换来的是一片静默。    朴经理叹了口气,拍了拍唐谨言的肩膀:“这样也好,省了我的事,谢了唐社长……我出去看看活动情况。”    李真珠也道:“我看看我家的舞台。”    两人齐齐离开,屋内只剩下与唐谨言。    郑恩地忽然开口:“你那么暴躁干什么?我们和你有关系?”    唐谨言抄着手臂淡淡道:“我说过,这次你们的安全,还真就着落在我这黑社会身上了。”    郑恩地冷笑道:“真是敬业呢……”    “呵……”唐谨言环视了妹子们一圈,看到的是一张张苍白的脸和畏惧的表情。他心里有点抽痛感。    妈的……这什么世道?没有人感激,没有人道谢,大家脸上看见的,都是怕,都是疏离,都是……鄙夷。    他再次捏起了拳头,强忍片刻,压住心中郁积的情绪,又问了一句早前问过的话:“看不起黑社会啊?”    郑恩地沉默。    “说真的,主流社会看不起黑道也就罢了,你们凭什么看不起?”唐谨言失笑道:“他们看不起我,又何尝看得起你们?半斤八两罢了。你们有粉丝追捧,我也有小弟追随,你们靠所谓艺术吃饭,我靠自己的血汗吃饭,谁又比谁高贵?”    郑恩地倒是没想过能听到这样一番话,愣了一阵,才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样,怒道:“你们做的都是违法乱纪的事,我们行得正坐得直,怎么能相提并论?”    “是哦,说得真好。”唐谨言鼓起掌来,啪啪啪地拍了好几下,才忽然收手:“那个anti干的也是违法乱纪的事,你们连骂一句都不敢,心里说不定还想讨好讨好。对帮了你们的我,反倒各种看不起了?双标玩得这么溜你妈妈知道吗?”    郑恩地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是的,她们对于anti不是畏惧更不是鄙夷,反而是有点儿想要讨好……这也是普遍的生态,是anti这个群体愈发肆无忌惮的原因所在。    郑恩地心中清楚,就事论事,与上次他绑了父亲意图强暴自己这事件无关,就是换了另一个黑社会站在这儿,大家的反应也是一样的,畏惧、疏离、带着一点鄙夷,还比不上对anti呢。哪怕他在帮她们。    姐妹们也都低下头,有点儿惭愧。是啊,黑社会怎么了,他是帮她们的呀!    只是……好可怕,看着地上的血迹,想起刚才他的暴虐,大家连起身道个歉的意思都没办法兴起。    看着众人的神色,唐谨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冷冷道:“大家都是被人看不起的货色,宁可活得你们这样表面光鲜实际上窝窝囊囊,还不如让人怕我。怕到极点,岂不就是尊重?”    顿了顿,又冷笑道:“比如说,郑恩地……”    郑恩地下意识应了一声。    “老子对你是不是一直太过和颜悦色了点?”    郑恩地目光复杂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即使是那一次,他对自己也算得上是和蔼,至少没有真的脱了裤子就上。    难道反而要向他道个歉?郑恩地苦笑着摇摇头,哪有这个道理。这可是个殴打绑架了自己父亲,还意图强暴自己的真正恶魔呢!换了谁来也不可能对他有好脸色吧!    唐谨言冷笑道:“所以说……黑社会就要有黑社会的样子,既然终究换不到一个笑脸,那么能上就行。”    郑恩地心中咯噔一跳:“你……不要乱来啊!”    旁听了半天的李正雅意识到不对,急忙开口:“唐先生……”    唐谨言瞥了他一眼,摆摆手失笑道:“放心,大庭广众呢,我能干嘛?”说着,当着众人的面,掏出了电话。    “六哥,是我。打听下,咱要想玩个idol的话不难吧,要怎么搞?……嗯嗯,看组合地位和公司实力这我理解……嗯……这个组合叫做……”唐谨言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妹子们一眼,淡淡道:“。”    “轰!”一道惊雷在上空炸响,映照着妹子们苍白的俏脸。    暴雨终于倾盆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