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二十三章 是心动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强烈推荐一家零食店,在淘宝搜“妙蕾”或搜店铺名“妙蕾钱朵朵”,主推手工曲奇饼干,喜欢吃点心的书友们绝对不要错过,超级美味!    那边唐谨言日常锻炼完毕,冲了个澡,出来没见宋智孝,正想喊一声,手机响了。☆→,    拿起一看,权正阳。    “有结果了?”唐谨言随意接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手按开了电视遥控器。    “嗯,他们同意了,但是要求占股不能超过6%,价格可以按市价。你没意见的话,具体的细节找个时间来谈。”    “6%在你们那算什么级别?”    “有第四第五股东的水准了,并不低。你知道我们不可能让你占据多高股比。”权正阳道:“你要的也不是多大的股比来影响董事会吧?日常你想折腾点私货,目前的权限已经足够做了,你可以找人来代理你的权利。此外你需要d社全力帮手的时候,d社会在不损失利益的前提下做到,无需在董事会上演韩剧,这一点可以写入合同。”    “成。”唐谨言爽快道:“我会派人去谈。”    “期待和九爷的合作。”    “哈,亲疏转变得很快嘛,唐老九就变成了九爷?”    “那是应当的,合作伙伴了嘛。”    挂断电话,唐谨言面色平静地拎起可乐喝,d社的这个结果从来没有出他的意料,当他们以商人的形象自诩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帮派的敌人可言。    电视里出现一个飞船的卡通形象,很快画面变成了一处空坪,一排灰西装男人站在那,中间混了个妹子。没等唐谨言看清楚这几个人长啥样,其中一个男人指着妹子笑:“哎,智孝今天很漂亮啊。”    “噗……”唐谨言的可乐喷得满茶几都是,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四月十五日,星期天,十八点十分。    这就是《》啊……宋智孝当成最重要事业来对待的东西,比她的电影还重要。    一旁站着的大妈赶紧过来擦茶几,一边笑道:“智孝xi很可爱的。”    “可爱?”唐谨言莫名其妙:“这词和她扯得上关系?”    “是啊是啊,wuli懵智啊……”大妈暧昧地说着:“没想到九爷能把懵智弄回家……”    唐谨言捏住了额头,眼角瞥去,电视里的宋智孝穿着学生网球裙正在卖萌。    他龇了龇牙。你妹的,三十多岁了还卖萌,怪不得人家说你可爱。    ——大家这么熟了,怎么不见对我卖个?    “喂,宋智孝!死哪去了?”    “来了来了!”宋智孝从书房扑通扑通跑出来:“干嘛呢?”    唐谨言撇撇嘴:“那群歪瓜裂枣谁啊……这个这个,长得高坚果似的,谁啊?”    “高坚果?”宋智孝有点纳闷,跑下楼一眼看见电视里的自己,脸蛋唰地红了:“这个这个,不要看了……”    “咦?不是你自己喊我看看你的《》么?”    “不要当我面看啊,好丢脸……”    “切,老皮儿了,这会儿跟我装羞羞。靠,这老蚂蚱谁啊,笑得好猥琐。”    “那是刘在石……”宋智孝揉着脑袋:“那个眯眯眼的叫金钟国,不是高坚果。”    电视里众人正在谈论,屏幕下方出现了一张妹子照片。    “哎哟不错!这个水灵!谁啊?”    “我就老皮儿,人家就水灵?”宋智孝咬牙切齿地念叨了一句,旋即想起自己年纪和人家接近一倍的差距,颓然回答道:“的裴秀智,今年很红。”    “哦,这个我听说过……不明觉厉。”唐谨言摸着下巴:“你们综艺也请这些idol?”    “是啊,每期都请嘉宾的,这些idol是常客。”    “唔……哪期有朴素妍?我去找来看看。或者郑……算了……”唐谨言顿了顿,把那个名字吞回了肚子里。    宋智孝并没在意:“朴素妍没来过,她队里的含恩静、朴孝敏、朴智妍都来过了。朴孝敏给我印象最深,艺能感很好呢!”    唐谨言有点失望:“那几个不熟。下次请朴素妍去玩一期呗。”    “这我可做不了主。”宋智孝上下打量他:“你这意思是,和朴素妍很熟?”    唐谨言梗着脖子:“别说得我像土包子似的,认识个别idol很奇怪吗?”    宋智孝低声嘀咕:“刘在石金钟国都不知道,还说不是土包子……”    “什么?”唐谨言没听清。    “没什么。”宋智孝一下坐直了身子。    唐谨言也不去较真,继续看电视:“草,等了半天等开门,就出来一个老头?这破综艺能看?”    宋智孝气鼓鼓地瞪着他:“为什么出来老头就不能看?”    “mb不是说好了裴秀智吗?”    “那是个噱头,就是骗你们这些色鬼的!”    “草,有几个智障被骗了还继续乐呵呵的看啊?爷不会换台?”    宋智孝气鼓鼓的,想骂又骂不出来,心知跟这种人解释那老头朴俊奎江湖地位比裴秀智高多了没啥意义……反正一脸受气包的德性真有了点卖萌的感觉……    唐谨言又道:“再说了,这些歪瓜裂枣在这叽叽歪歪什么呢?你的镜头呢?怎么半天没你的事?老子是来看宋智孝的,谁看这蚂蚱啊!”    宋智孝眨巴眨巴眼睛,有点想笑,气鼓鼓的表情瞬间就没有了。半晌才道:“宋智孝……就在你旁边啊。”    这话有了点暧昧的味儿,唐谨言却像没听出来似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言之有理,换身学生装网球裙给我瞧瞧。”    宋智孝脸色又黑了。    大妈在旁边看得有点乐,她忽然觉得这两人真的有点像是小俩口似的。    至少……和以前九爷带回来鬼混的女人相比,这次九爷的态度完全是天与地的差别。莫非这次,是玩真的?    看了十几分钟rm,厨师端了饭菜上来。初来乍到的宋智孝没有一点生疏和扭捏的感觉,很自然地起身,陪着唐谨言并肩坐到桌边,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确实像极了一对小夫妻。    其实电视里的内容,唐谨言还真没细看,他的目光只在乎此刻镜头里有没有宋智孝。有就注意看看,没有就低头扒饭。    宋智孝也是第一次和男人一起边吃饭边看自己演的东西,这种感觉很是怪异,看着他在欣赏自己的综艺表现,有点羞耻,但却又觉得很温馨。在她曾经无数次幻想中的居家生活……或许就是这副模样。或许习惯之后,那点羞耻感就没有了,只剩下温馨。    下次拍rm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走神想起,这一段会被他看见,我该怎么演?    诶,想那个干什么……他对我不是那种意思。    而我对他……又算是哪种意思?    宋智孝扒着饭,心里像是有条细丝,缠过来,绕过去,再也分解不清。    也许从那一天唐谨言对白昌洙说:智孝我保了,你别乱来。那一刻开始,那根丝就已经长出来了。当他为她冲冠一怒,这根丝就无法阻挡地茁壮成长,再也扯不下来。    最直接体现在,她愿意跟他回家过夜,并且如此自然。其实这与把自己身子交出去已经没什么区别,只是她知道他暂时还没那种念头而已。他交代佣人整理一间客房,那是真正拿她当朋友来接待。    她并不确定他什么时候会兴起那种念头,他可是正人君子的反义词呢……反正起了也无所谓吧,大家都是成年人嘛对不对……    晚饭正如之前唐谨言的交代,并不丰盛,就是一桌家常。很快吃完了饭,佣人收了碗筷,唐谨言起了一瓶红酒,给她倒了一杯:“你综艺里很敢玩啊。”    宋智孝从百结的心思里醒过神,笑了一下:“综艺是为了逗乐的,就是要敢玩,放不开的话可是混不下去的。”    两人碰了杯,随意喝了,宋智孝的脸上泛起红晕,看上去艳若桃李。    “综艺里打打闹闹还好。”唐谨言再次给她满上酒,看了她一阵,忽然道:“这次的喜剧电影……会有吻戏吗?”    宋智孝的酒杯僵在了手里。    和那一天差不多的问题,可她再也无法回答得那样洒脱。    她还是那个她,问题还是那个问题,可为什么却无法回答?    也许,当心无挂碍的时候,只求俯仰无愧便是干净。当心里有了挂碍,就会患得患失起来。    风没有动,幡也没有动。    是心动。    请各位书友访问9??9??9??w??x.c??o??m,m.9??9??9??w??x.c??o??m,纯绿色清爽阅读。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