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二十九章 江山如画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终究初来乍到,唐谨言什么都没有去做,只是大摆宴席,和驻守仓库的上百号人马狂欢滥饮了整整三天,连清凉里都没回。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开了第二页。    仁川海关。    “姜关长,初次见面,早听老爷子说起您的风采,果然见面胜似闻名。”唐谨言笑眯眯的放下一个提袋:“来得仓促,一些清凉里土货请关长不要嫌弃。”    “唐九倒是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姜关长也笑眯眯的:“他们都说唐九很粗暴。”    “姜关长是雅致的人,在您面前谁都粗暴不起来啊。”    “呵呵……”姜关长意味深长:“仁川风景如何?”    唐谨言微微一笑:“江山如画。”    “呵……”姜关长靠在椅背上,沉吟了一阵,忽然道:“你刚来,情况了解了多少?”    “这几天略微了解了一点。”    这几天喝酒拉关系不是白忙活,至少保安队里能知道的情况是基本掌握了。伊织的公司面上很正经的从日本进些清水笋啊沙丁鱼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实际上走私的是肉类这些韩国稀缺品,也有一部分首饰奢侈品之流,只是不知来源。    尤为搞笑的是,从日本进的清水笋还是福建出产。    奢侈品暂且不提,走私也就是为了赚关税上的手尾,利润是大,但本质影响并不如看似搞笑的肉类。肉类这种东西实质关乎国计民生,如果长期住在****,一般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在韩国,就非常重要。韩国的国策上长期打压进口肉,力捧自己的所谓韩牛,肉价高得离谱,走私这玩意的利润确实很高。可是人家正经进口都打压的,你走私居然走到这上面去,那几乎是在挖棒子的根了,和奢侈品的性质有了不同。唐谨言略作了解之后,有点谨慎,没有多言。    “肉这东西,缺了出入境检疫关卡,后果很严重。之前你八哥见我,我只告诉他一句:务求不能在这方面出岔子。如今你来,我也是这么一句。”    唐谨言肃容道:“姜关长放心,我们的人有专业的检疫设备和技术,每批货入库都会严格把关的。”    “老八做得不错,希望你也不会让我失望。”姜关长端起了咖啡。    看出送客的意思,唐谨言也不久留,告辞出门。    坐在回去的车上,唐谨言扯开了衣襟:“****的拽个****,挖自己国家根子的货色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开车的恩硕笑笑不语。    “反正挖的是棒子的根,喜闻乐见。”唐谨言丢下一句,斜靠在后座上,问道:“光头豹那边,有收获没?”    “泽生他们绑了光头豹,正在拷问。”    “嗯。老八这笔钱,必须挖出来!他一系的其他几个一并绑了,说不定有些东西底下经办的反倒更清楚。”    恩硕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如果深挖涉及到八爷死因呢?”    “那也得挖。”唐谨言眼眸幽深:“不挖的话,说不准以后那就是我的死因,而你就成了光头豹。”    恩硕笑了起来。    走私是一张网,不是一个人一个公司一两个官员就能完成的。    为了把这张网理顺,唐谨言又在各种奔走套关系方面耗去了三天,送出去的“土货”已经几十亿。    本子已经翻到尾页,上面只有一个朴字。    这个朴字让唐谨言蛋疼无比。你妈的,韩国姓朴的人占了总人口的快10%了,这么一个字有个屁用?    躺在自家床上,唐谨言拎着本子盯着那个朴字发呆。本子的字迹是老八的没错,不过前面这些网络,相信都是老爷子牵好了的,老八只是记了下来。可最后这个朴字,就无法确定是不是老爷子的关系,有一定的可能是老八自己扩展的东西。    他很恶趣味地脑补了这么一个场景:老爷子拿到这本东西的时候,看到前面的记录捋须微笑,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被饭噎着了……    正苦中作乐呢,手机响了。拿起一看,他就笑了起来。    朴素妍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我们今晚去你那拍摄方便么?”    “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能不能改个姓?老子最近看到朴字头晕。”    “去你的!”    “朴难听死了,在中文就是嫖,在英文是公园,反正都是人来人往,赶紧改了的好。”    “你这人思想真龌龊!”朴素妍没好气:“难道改成唐就很好听了?”    唐谨言怔了怔,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不错。”    什么情况会姓唐?随夫嘛!    朴素妍显然也回过味来,大怒:“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唐谨言悠悠道:“差不多,正走在死路之上,我就看看,天收不收我。”    朴素妍的话语终于卡在喉咙里,半晌才道:“反正我们一会就去,先帮我们安排一个户外场地?”    “行,巷子?”    “巷子,空坪,都需要。”    “没问题。”    最近精神绷得太紧了点,可以说朴素妍来得正是时候,算是给自己放个小假,放松放松。唐谨言立刻出门给她们清了个场地,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t-拍摄人员才慢悠悠地开着两三部车赶了过来。唐谨言没好气地迎了过去:“我说你们这是来骗饭吃的吧?”    车内哄然笑了起来,朴素妍无奈地开门跳下车:“很远的啊!”    工作人员和李真珠开始搬器材下车,姐妹们一个个跟了下来,向唐谨言问好致意。    唐谨言倒被吓了一跳:“卧槽你们这什么发型?怎么比我的人还要杀马特?”    外面围观的杀马特们哄笑,朴素妍含恩静淡定地站在一边,朴孝敏摸了摸一头红发,朴智妍摸了摸一头黄毛,都尴尬地咧嘴一笑:“mv造型。”    “葫芦娃?”    “那是什么?”    “好吧好吧,也挺漂亮。”    大夏天的,唐谨言看妹子们穿得清爽养眼,反过来妹子们看唐谨言一件紧身短袖,肌肉雄壮分明,张牙舞爪的龙纤毫毕现,倒也是颇为震撼的。包括朴素妍也是第一次打量他的肌肉和纹身,看得啧啧称奇。    朴孝敏附在朴素妍耳边:“真的比老吴猛多了啊……”    朴素妍跺脚:“干嘛总拿他和老吴比?这是朋友关系而已,一共才见了几面啊!”    “嘿嘿……”朴孝敏很污地笑了一下,也不多说。姐妹们又开始笑,朴素妍气得瞪眼。    唐谨言没在意她们几姐妹说什么私房话,看了一圈,好像少了几个熟面孔,多了个十三四的小妹子。    “恩静孝敏智妍你见过了。”朴素妍给他介绍:“这位是,以后也要入队的,这次先拍mv出镜。”    一头黑长直的十三岁小妹妹礼貌地鞠了一躬:“姐夫好。”    “噗……”唐谨言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出来。    天上一只乌鸦飞过,场面上鸦雀无声。顿了一秒,朴素妍惊天怒吼:“金岱妮!谁告诉你他是你姐夫!?”    缩了缩脑袋,姐妹们窃窃私语:    “哇塞这海豚音……平时看不出来啊……”    “都有这水准雅琳不要混了。”    “恩静也可以洗洗睡了啊。”    朴素妍气得吐血:“你们……”    唐谨言咧着大嘴:“是吧,干得漂亮!以后谁欺负你,报姐夫名字!”    朴素妍气得都没力气了:“唐谨言你很无耻诶。”    “哦。”唐谨言顾左右而言他:“怎么就来这几个?还有几个呢?那个很萌的小学生呢?那个很漂亮的鼻子有痣的呢?还有刘什么的长得巨魔一样的?”    几个形容让姐妹们又好气又好笑,朴素妍有气无力地道:“要拍戏的才来啊,这大老远的别人赶来干嘛呢?”    “mv不要全员出镜的啊?”    “我们这是音乐电影,有剧情故事的,故事角色就几个,显然不可能全上阵啊。”    “哦?也就是说你也有角色?”唐谨言上下打量着她:“不错啊,还会演戏?”    “哼!过不久我还要拍电视剧呢!”朴素妍的眼里又带了些憧憬。    “这么厉害?”唐谨言深表怀疑:“你个圆不溜丢的能演什么?老鸨?”    姐妹们又喷了,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的一点形象都没有。    朴素妍大怒:“唐谨言!”    唐谨言举手投降。    朴孝敏悄悄凑向朴智妍:“有没有姐夫的感觉?”    朴智妍笑得眼睛都找不到了:“很有感觉啊!真是明见啊!”    用力点头。    含恩静在一旁捂着嘴:“我觉得以后很可能没老吴啥事了,这入伍真不是时候嘛。”    四姐妹偷笑了一阵,瞥眼看到一大群兴致勃勃围在外面围观的杀马特们,还有浓妆艳抹的舞女掺在里面,大家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再有感觉也没用啊,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黑社会呢。    理智的话,姐妹们倒要劝素妍离他远点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