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十二章 荒谬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你不是说,能放手了么?”    李正雅显然扛不住唐谨言的压力,只能跑路。郑恩地一直没有说什么,直到李正雅已经开车离开很久,才轻声问了这么一句。    夕阳已经落山,街上路灯闪亮,唐谨言没有回答,转身就往路上走。郑恩地很自然地跟了上去,路灯在两人身后拉下了一大一小两个影子。    唐谨言转头打量了她一阵,笑了笑:“你这身学生打扮真不错。”    郑恩地有些嘲讽:“总不会因为看见这样的打扮,就想再来一次?”    唐谨言摇摇头:“说了放过就是放过,我唐九是讲口齿的人,更不是夹缠不清的婆娘。只不过你郑恩地大驾光临清凉里,我连顿饭都没请你吃,总觉得哪里不对。”    郑恩地歪着脑袋看了他一阵:“郑恩地不过是你上了的无数女人中的一个,有什么特别需要招待?”    唐谨言想了想:“理论上该是这样,不过一般的女人被小混混欺负,可不会让我管不住脾气,居然犯忌下了致死重手。这件事很让我纳闷,我也想搞明白怎么回事。”    郑恩地笑了起来,觉得他这话很可乐的模样。    唐谨言瞥了她一眼:“干嘛?”    郑恩地笑眯眯的:“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我了。”    唐谨言停下了脚步,顿了一秒又继续大步向前:“少自恋,我要上你你就得躺下,我喜欢你干嘛?”    这话可没什么逻辑,属于强词夺理,郑恩地也不去辩,亦步亦趋地跟在身边:“为什么忽然会去听《hush》?”    这是一句曾经问过的话,而那时候唐谨言答非所问。    然后他继续答非所问:“唱得不错。”    郑恩地忽然沉默下去,想了很久才幽幽道:“唐谨言……”    “嗯?”    “你还想要我,大可不必用这样的方式,直说就是,反正我无法反抗你。”    唐谨言涨红了脸,怒道:“瞎扯什么叽吧蛋!老子用了个鸟方式?”    郑恩地冷冷道:“你明明和素妍前辈在恋爱,转头对我表现出这些,不觉得很恶心?”    唐谨言一愣,旋即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郑重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和素妍不是那种关系。第二,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他妈想泡你!你没那么大脸!”    郑恩地冷冷道:“你和素妍前辈的关系是我亲耳听见的,而且你也没否认。”    唐谨言这回真是感觉有理说不清,终于知道韩剧的狗血不是没有现实依据。这特么的,明明一个靠强力玩女人的黑社会,居然被人认为是个感情骗子,还没办法反驳了都……    他叉腰想了半天,无奈地道:“郑恩地,老子有必要向你示爱?示了爱有什么好处,解锁姿势更多?你是不是弱智啊?”    郑恩地被勾起了伤心事,哼了一声偏过头不说话。其实她也不觉得他会喜欢自己,只不过他的表现确实只能往那里解释而已。    脑海里又浮现他之前突如其来的暴走,甚至严重违反了他的“规矩”,并且为之自罚。    她又悄悄地看了看他的胳膊。绷带绑好了,但遮挡不住此前已经染红了的衣服,血迹斑斑。其实她第一次被逼去见他的时候,他的手臂也是这样的……    郑恩地恍惚间,有了点时空交错的感觉。她依然在清凉里,依然被他强迫在身边,随时有可能摁在床上。    好像几个月过去,什么都没有改变。她幽幽叹了口气。    唐谨言也知道自己的表现确实没法解释,有点烦躁地道:“老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你被人调戏会那么暴躁,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男主角对你步步紧逼的时候我会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吃撑了会去关注你们的新闻去找你们的新歌来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你下来……哎西!这他吗的……”越说到后面越觉得这真是日了狗,要是听说别人这种表现他也会以为那人坠入情网了啊,这连自己都说不通的感觉气得他直接骂出声来。    难道真是喜欢上了这个被自己****了的小丫头?这念头咻然划过脑海,唐谨言不寒而栗。    没道理啊……完全说不过去啊……老子是那种不看现实只顾感觉的小处男吗?    再说也不对啊,平时没有什么想念她的感觉啊,就是偶尔会冷不丁的想起来而已,还没想宋智孝朴素妍想得多……    可是这冷不丁的想起就很让人纳闷了啊,以前玩过的女人那么多,就没想过啊!    看他气鼓鼓的样子,郑恩地倒觉得很好玩,偏头看了他半天才道:“好了好了,不是就不是,被你这种人喜欢又不是什么好事……哎哟对不起,我不是在说素妍前辈……”    唐谨言捏住了额头:“我和素妍只是朋友,那天只是和她开玩笑被你听见了而已。”    郑恩地撇撇嘴,显然不信。    唐谨言忽然敲敲脑袋:“真是奇了怪了,老子到底和你解释这些干什么?你爱怎么想怎么想,觉得我爱你爱得天崩地裂也好,觉得我和素妍明天就结婚了也好,觉得我是个感情骗子也好,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不管怎样,你对我的好感度还能有正值?始终是恨不得嘴巴再大点,一口咬掉我的脑袋吧。”    郑恩地又笑了起来:“正解。”    唐谨言耸耸肩:“走吧白痴,要吃什么?”    “随便。”    “随便你个鸟,喂你****吃不吃?”    “反正决定权在你。”    “算了,烤肉?我知道你们做idol的都很少吃肉。”    “好。”    “郑恩地你大咧咧的样子真像个傻姑。”    “傻姑是什么?”    “照镜子就行。”    烤肉店里,郑恩地理也没理唐谨言,自顾自烤自己的吃自己的,吃得满嘴流油。    唐谨言抱肩靠在椅背上,看着郑恩地弯着笑眼咧着大嘴烤肉吃的模样,不知怎么的,觉得越看越顺眼,心里居然泛起了那么点温馨的感觉。然后很快悚然一惊,再度敲了敲脑袋。    真他妈活见鬼……    他终于叹了口气:“郑恩地……”    “干嘛?”    “能不能咨询你一个问题?”    “说呗。”    “你到底是缺了哪根筋,对着我还能笑得大咧咧的?而且还有这么好的胃口。”    郑恩地吃肉不停:“不然干嘛?见你就跑有用?还是见你就哭有用?或者和你拼命,打得过吗?或者烤肉摆在面前都不吃,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郑恩地又不理他了,继续吃肉。    唐谨言忽然道:“如果我今晚又强要你,你怎么办?”    郑恩地头也不抬:“能怎么办?反正证明了唐九不过是个没口齿的人,就这样了。”    看出小姑娘终于露出了心虚的意思,唐谨言不知怎么的好像扳回一城似的有点爽,美美地夹了块肉塞嘴里,故意道:“口齿也不是这么讲的,你要是重新得罪我,我可就有了新的由头。”    “我本来就没得罪你……”郑恩地似是怕他真的随便找个由头又强要她,愤愤然抬头辩解着,旋即不知想到什么,又低了回去:“算了……当初你帮了我们,我们那种态度确实是不对的。对不起。”    唐谨言翻着肉笑道:“没必要憋着自己假道歉。本来就是我意图强暴你在先,那件事在后。”    郑恩地有些无奈:“所以说为什么你强暴都能强得这么理直气壮?还要脸不要了?”    唐谨言淡淡道:“我并不否认对你做的事丧尽天良……也许这就是我始终有些放不下的原因吧。”    郑恩地有些奇怪:“你总不会是第一次做这种坏事吧,有什么放不下?”    唐谨言摇头:“追溯源头,抓人父亲逼人女儿,这我真是第一次做。平时虽是做过父债女偿这种事,可你父亲没欠我……那天其实是被一些釜山佬气着了,好端端找他们谈判居然动刀砍我,结果迁怒到你父亲头上,是你们倒霉……说这些也没用,做了就是做了,老子坏事做尽,多一件加身也没什么了不起。”    郑恩地忽然想到什么,试探着问:“难道你这是觉得我已经够倒霉的了,所以不想看见别人也来欺负我?”    唐谨言正在翻烤肉,闻言筷子忽然顿在那里。他失神地想了一阵,忽然笑道:“也许。大概这还真是最合理的解释。”    郑恩地自嘲地笑了起来。    “说真的,我喜欢看你笑。”唐谨言看着她的笑眼,很认真地说:“你每次一笑我就觉得很酥,不想你被太多倒霉的事搞得没了笑容。”    郑恩地呆了一呆。    这……这……    这个人难道真的……只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或者潜意识不愿意承认?    郑恩地神色古怪地看着盘上的烤肉,觉得世间最荒谬的事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