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十六章 崩乱的生物链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ps:发现好多新读者在问我的前作,自我介绍一下《肆虐韩娱》,已完本,等这本更新不耐烦的话可以去看看那本,不过已经被封了所以要去百度d版。那本的角度与光影不同,乃是有名的推土机,喜欢光影的读者不一定会喜欢肆虐,但我觉得愿意抛开对推土机的成见认真看看的话,评价也不会低的,因为我在那本书里想表达的东西绝不比这本少,不喜肉戏的建议跳过即可。    以下正文:    ————————————    郑恩地慢慢离开那间酒店,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眼里尽是迷茫。    他说他要戒了她,应该感到庆幸的不是吗?    无论面上和他怎样大咧咧,实际上心中恨他入骨的不是吗?    终于有机会和这个人彻底斩断关系了,不是很好吗?    以后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存在他的意愿左右了不是吗?    可为什么却又觉得心中空荡荡的,茫然不知所措?    郑恩地紧紧咬着下唇,茫然挑了个方向,漫无目的拖着脚步随意走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心中乱成了一团。    她忽然觉得自己固定参演的那个扑街综艺《男心女心》,真是笑话一件,怪不得扑街。男人心,女人心,真是那么好猜的吗?    连自己都猜不清自己的心,拿什么来猜别人的?    正在混混沌沌的时候,一阵栀子花香从身边掠过,郑恩地下意识扭头一看,入目的是一道修长窈窕无限美好的背影,穿着一身正装套裙,知性而优雅,套裙下露出的浑圆笔直的双腿,套着黑色的长筒丝袜,让同为女人的郑恩地都禁不住有些遐思。    虽然看不见正面,可以肯定这必然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女人走进了酒店,左右的门卫很恭敬地鞠躬。    郑恩地抿了抿嘴。    看来是这里的人,很得员工敬重的高层……也就是他的下属?或者是……他的女人?    郑恩地抬起头,看向最顶楼的某一面玻璃。他还在窗前吗?看着蓝天?看着他的江山?还是……看着那个女人?    总之不会是看着她郑恩地了,他说过要戒了的。    落地窗内,唐谨言默默低着头,看着下面已经成了个小点的郑恩地。    这臭丫头,老半天了还站那干毛?勾引老子?哟呵你特么还抬头!    看了片刻,敲门声响了起来,唐谨言没有转头,淡淡道:“进来。”    门开,旋又关上。高跟鞋的声音有节奏地踏在地板上,一路走向唐谨言身后。    花香幽幽钻了过来,唐谨言叹了口气:“允琳……你每次见我,都非要做这副打扮?”    柔和的声音从近在咫尺的身后传来,似乎就要贴在他背上了:“你没转头,怎么知道我什么打扮?”    “玻璃有倒影,能不能不要总是故意问这种弱智问题?”    “人家说女人面对她喜欢的男人时,智商都会很低。”    唐谨言忍无可忍地转过头:“可你他妈是男人!”    李允琳有点委屈地噘着嘴:“我不想做男人。”    唐谨言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好好,我尊重你的取向,不过我不搞基,谢谢。”    李允琳嫣然一笑,上前一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看向下面:“刚才莫非在看我?”    唐谨言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是。”    再看下去时,郑恩地已经消失不见。    李允琳眨眨眼:“莫非……是看一个穿校服齐刘海的小姑娘?”    唐谨言不答。    见他默认,李允琳笑了起来:“跟霸王龙一样的九爷,喜欢的居然会是这风格的小妹子,真是让人意外……明天我也换套试试……”    唐谨言抚额道:“不用换了,这身不错。”    李允琳偏头看了他一阵,忽然笑道:“那是郑恩地?主唱,今年的主捧。”    唐谨言一愣,旋即拍着脑袋:“差点忘了,你可是在d社呆了一个月。不过你这记性不错啊,韩国那么多艺人,你居然就认清楚了?”    “我认清楚别人干嘛?”李允琳笑眯眯的:“我去d社之前,不知道谁让我多关注宋智孝、t-?”    “唔……有吗?”唐谨言挠挠头,有些尴尬:“好像是吧。”    “好了。”李允琳的神色正经起来,从随身粉色小挎包里抽出一份资料:“d社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和近期部分重要决策的会议纪要。”    唐谨言接了过来,粗粗扫了一眼财务报告最下面的数字,笑道:“收益不低啊。”    李允琳正色道:“对,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单纯从投资角度,这笔生意有赚。”说着又嫣然一笑,身子似乎想靠过去:“wuli谨言,第一次做了件正正经经的商业投资呢,看起来很有潜力嘛。”    唐谨言无奈地挪开半步:“我投资d社不是为了赚钱。而且我和他们的合作模式实际上与商业投资没什么关系。”    李允琳也不介意他挪开,笑道:“说来说去无非是为了那几个女艺人嘛,你觉得有个媒体在手,对她们有帮助而已。”顿了顿,又道:“d社那边的道道,我基本弄清楚了,以后就不常驻在那了,龙雅替我代理。还是这边适合我,起码不要换男装。”    唐谨言不去搭他装束这茬,说道:“嗯,那边交给龙雅足够了。我这边……也缺不得你。”    李允琳斜了他一眼:“真缺不得?”    唐谨言正容道:“允琳,我身边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就这么几个。没有你李允琳打理内政,我唐谨言在外也是寸步难行。”    李允琳微微一笑:“我若是你的荀彧,你可别给我空食盒就好。”    唐谨言认真回答:“我不是曹操。”    李允琳伸了个懒腰:“这季度清凉里各大娱乐城、夜总会的报表,让他们送我办公室来,先看看有没谁敢吞我们的分红,再说其他。”    唐谨言摇头道:“你刚回来,休息两天,不用这么辛苦。”    李允琳笑得很甜:“我喜欢的男人不疼我,我除了工作,还有什么事做?”    “如果你能找个女人,善莫大焉。”    “好,郑恩地怎样?”    “不抢兄弟马子是铁律啊允琳。”    “哦,那宋智孝?”    唐谨言沉默片刻,长长叹了口气:“这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和智孝说才合适。允琳啊,你说我明明算个果决的人吧?这么点破事怎么会搞得一团乱呢?”    李允琳依然甜甜地笑着:“老虎对绵羊起了感情,生物链都崩了,又怎么能不乱呢?你要当她们是床上用品,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唐谨言转向窗外,看着天上的白云变幻,良久才道:“可是允琳……我们终究是人啊。”    李允琳侧头看着他,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