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十八章 大写的懵逼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欧欧欧欧尼……这是哪里啊?”望着眼前三层的小别墅,尤其是庭院各个角落里四散的守卫,郑恩地有些困惑。别墅还带守卫,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居所,说不定还是什么豪门所在?可是首尔的有钱人哪有住在清凉里的啊……好奇怪。    “朋友家啊。”宋智孝伸了个懒腰,大咧咧地往别墅走进去:“进来坐。”    朋友家……你这态度倒像自己家……郑恩地心里暗暗嘀咕着,事已至此,没奈何,也只好跟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个拿着拖把的大妈冲着宋智孝笑:“诶,wuli智孝来了啊?”    宋智孝很有礼貌地回应:“金阿姨好,今天带了个朋友来,晚上要劳烦多添菜了。”    “哦哦,没问题。”大妈好奇地看了看郑恩地,也似乎有点面熟:“这个好像是……《男心女心》里那个……”    郑恩地挠挠头,果然大妈们大多喜欢看综艺啊,自己的歌她不知道,综艺倒是面熟……她弄不清这大妈什么来路,很认真地鞠躬行礼:“阿姨好,我是郑恩地。”    “哎哟,真是wuli恩地啊?”大妈顿足:“那个《男心女心》不错的啊,怎么就停播了呢?”    郑恩地尴尬笑笑:“收视不理想,所以停了。”    大妈啧啧惋惜着,转身去厨房:“我去做饭,恩地xi请坐。”    郑恩地疑惑地坐到宋智孝旁边:“这位是欧尼朋友的母亲吗?”    宋智孝解释:“是佣人,但在这做好多年了,谨……我朋友对她也不拿架子的。”    郑恩地试探着问:“欧尼的朋友很有钱啊?”    “有点吧。”宋智孝起身去冰箱拿了瓶果汁丢了过去,不露烟火气地转移了话题:“你那综艺,最后一期放送了?”    “嗯,上周就放送最后一期了。”郑恩地接过果汁,很快拧开咕咚咕咚喝着,看这模样在街上也是渴得够惨了。    宋智孝自己也开了瓶喝着:“行程上倒是正好与你电视剧接上轨,算是天意吧。恩地艺能感很不错的,要不来rm玩玩?最近有这个意向请来玩一期的,大家讨论过一次。”    郑恩地笑道:“怕还是觉得人气不足所以搁置了吧?”    宋智孝也不隐瞒,笑道:“都在等你们下次一位,人气爆发。听说七月新歌就发行了不是?”    郑恩地老实道:“我们刚刚才发行了正规一辑,这首《》只是后续单曲,七月有很多厉害的团队带着厉害的专辑回归,大家对成绩并没有太大期待的,恐怕要辜负欧尼的美意了。”    宋智孝顺口问了句:“谁啊?”    郑恩地扳着指头数:“比如啊,t-ara啊,f(x)啊,啊……”    咦?宋智孝又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打断道:“t-ara,和你们正撞吗?”    “是啊,前辈们的迷你六辑《》在六日发行,我们在七日,正式参与打歌的时间很可能都在二十日。”    “啧,撞个正着啊……”    宋智孝心里颇觉有趣。t-k,主唱对主唱,朴素妍vs郑恩地。    就算是郑恩地自己对这次成绩没什么期待吧。可是对你唐谨言来说,让你投票的话投给谁?真是有趣。    对了,话说你唐谨言五音不全,怎么和你关系不一般的妹子全是主唱?    其实这会儿郑恩地也走神了。素妍前辈……和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关系?按理说他是没有骗我的必要,很可能真的不是……算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还不如猜猜这房子是谁的呢?这四周的中文字画,感觉真不像在韩国人家。这客厅陈设也找不出什么女性化气息,尤其进门时鞋柜那边一溜的男式皮鞋和运动鞋,怎么看都是男人的居所。    郑恩地又忍不住问:“欧尼,你朋友是男的啊?”    宋智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阵:“情夫。”    “呃……”郑恩地尴尬地缩了缩脖子。圈内的前辈们在外面有情人,这是很常见的事情,作为小辈她可没资格说三道四。不过智孝前辈连个“男朋友”这类遮掩都不说一下,光明正大的说情夫,还是让她十分意外,嗫嚅道:“欧尼……既然是这个……这个关系的朋友,我在这不大好吧?”    “没什么的。”宋智孝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靠在沙发上轻笑:“我和他关系特别得很,就算是你和他看对了眼,我也不吃醋的。”    “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事!”郑恩地小脸通红:“欧尼别开我玩笑了嘛。”    宋智孝意味深长:“那可不一定,wuli恩地这么可爱。”    郑恩地不好搭这种茬,反问道:“欧尼为什么说不吃醋呢?不喜欢他吗?”    宋智孝抬起头,默默看着天花板,忽然叹了口气:“喜欢。一天见不着,心里就想得慌。”    郑恩地惊讶地睁圆了眼:“那怎么……”    “喜欢他,不代表要嫁给他啊。”宋智孝懒洋洋地道:“既然嫁不成,他找了别人不是理所当然么……”    郑恩地两眼都变成了圈圈,完全没法理解三十多岁女人的思维范畴:“这个……难道是因为他不喜欢欧尼?”    “他喜欢不喜欢的另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宋智孝笑了笑:“我自卑啊……”    郑恩地有些震惊:“自卑?欧尼这么红的明星……”    话说了一半终于说不下去,她倒也知道,在部分人眼里,明星算个什么东西……不去说豪门或者财阀怎么看,就是思维传统些的公务员、学者,也很难会选择一个整天在镜头前和别人亲热的妻子。更何况宋智孝以前的戏还有点夸张,她没看过但是听说过……    原本觉得问心无愧的东西,在感情面前,终于成为了自卑的过往吗?智孝前辈这是在后悔了吗?    无意间,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吻戏。    他如此暴跳如雷……    郑恩地心里有些复杂,不说他霸道无理,至少那确实是对自己很在乎的表现。如果不是他的坚决阻止,若干年后的自己,是否会如智孝前辈这样后悔?    宋智孝忽然又是一叹:“其实他也不干净,在我们自己看来互相倒是般配得很。可惜感情始终不是像砝码一样放在天秤上权衡可得的,心里再怎么觉得配,可拥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就差一丁点……而有些人,你看着再怎么不搭,可人家就是爱上了,没什么道理可言。”    郑恩地听得似懂非懂,但也赞成爱情这玩意太不科学,比如那个人看上了自己……她为前辈叹气了一阵,忍不住道:“真找个喜欢的人可不容易,我觉得欧尼不如大方出击,努力争取在一起才是。那些什么……我相信那些阻碍在爱情面前都不算什么的!”    宋智孝偏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捏着小拳头,一脸激动的给她鼓劲,那满是青春与活力的阳光朝气,与她这样在世间的浊浪里浮沉了十几年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样,很有意思。她想了想,说道:“本来我倒是想着,说不定滚床单滚着滚着滚成了亲情,就此顺其自然的过一辈子;也可能滚着滚着互相厌烦了,就此无疾而终了也好。可是一旦场中出现了其他女人,不管是追求他的也好,是他看上了也好,那我就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位置了。”    郑恩地有些恨铁不成钢:“趁着这个女人还没出现,果断出击先啊!”    宋智孝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人声。    他回来了?宋智孝微微一笑,把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换了一句:“可她终究出现了啊……其实我倒是挺希望这个女孩能接受他的……”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他心里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道光,我不希望那渐渐消散,再度融为一片茫茫的黑暗。”    郑恩地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又想起了那个人。    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随便听别人说句什么,都会莫名其妙和他联系在一起?郑恩地强迫自己把那个人的身影甩出脑海,应了一句:“欧尼又不知道那女孩是怎样的人,说不定很坏呢?”    宋智孝哑然失笑:“不会的,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郑恩地下意识地跟了句:“谁?”    还没来得及暗恼自己这话问得蠢呢,就看见宋智孝抬起纤手,指了过来:“你。”    郑恩地迷茫地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大写的懵逼。    门口的光线一暗,唐谨言踏在玄关正在换鞋:“咦,智孝你今天有空……咦?!!!!”    郑恩地呆头鹅似的愣在沙发上看着他,思维一片空白。唐谨言也瞪大了双眼,身子还保持弯腰的造型,一手拎鞋一脚抬起,金鸡独立地站在那,仿佛时间空间在此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