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十九章 你也在这里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驾车回到首尔,唐谨言总觉得最近忙得昏了头,好像漏了点什么事。    这一个多星期的忙碌,什么都顾不上了,别说那些扯不清楚的男女感情,就连一直心心念念的课程也漏了没去听。这回稍稍闲下来,想想要不要去上个别的课程,才忽然记起今天好像是周六,也没课可听。    到底是忘了什么事呢?    正想得蛋疼,手机响了。他随意接通耳麦,久违的朴素妍声音响了起来:“我们的新歌昨天发行了,你知道不?”    唐谨言心中一个咯噔,就是这件事了!    t-,都有新歌,他完全没关注过……    朴素妍在那头笑:“少来,我们回韩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见你关心过,还说是朋友呢?”    唐谨言赔笑道:“那个,我一会回头就去给你们买专辑去。”    “嗯嗯,还算你有几分良心。”朴素妍笑道:“下午有空没?”    “有有有。”唐谨言凶残表态:“要砍谁尽管说,两肋插刀也要帮你办妥了。”    “谁要你砍人了?”朴素妍笑道:“大家认为这歌的mv有你的功劳,今天是回归首演舞台,打算邀请你来玩。有空的话,今天下午三点到mbc的音乐中心,我们带你进去。”    “没问题!”唐谨言车子一拐,直奔>    到了附近随便找了个炸鸡店垫了垫肚子,看看时间还早,唐谨言掏出手机,粗略了解了一下所谓音乐中心是什么东西。    音乐中心,全名show音乐中心,是mbc电视台从2005年就开始搞的音乐节目,每周六下午三点五十播出。该节目推出的时候也是想要弄成一个打榜竞争类的东西,不过弄了两三个月,不知道什么原因,取消了评分制,从此变成一个纯粹的表演性质的舞台。由于出自mbc这样的大电视台,这档节目的人气还是挺高的,很受歌手们青睐,成为发歌宣传舞台的不二之选。    t-ara六月二十九结束日本巡演的札幌站,之后回韩全力准备新歌发布事宜。昨天七月六日发歌,今天七月七日上音乐中心回归首演,是在为新歌造势宣传了。    唐谨言抹了把嘴,想想朴素妍说她们会带他进去,觉得没什么必要,区区一张门票而已现买不就是了。结果大摇大摆地到了那边一问,傻了眼。这鸟毛入场方式,居然是事先在mbc官网申请,然后抽选,抽中的幸运儿凭手机短信入场……    一档破音乐节目而已,至于搞得比双色球还牛逼吗!唐谨言直到这一刻再度意识到粉丝确实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物,自己这辈子是休想做得来了。    正有些踌躇,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啊……”然后声音迅速切断,像是被捂住了嘴。    唐谨言下意识转头看去,也愣在那里。    徐贤捂着嘴,正慢慢倒退,小心地想要躲到身旁的两位姐姐背后去。见他看了过来,又有些犹豫地停下脚步,抿着嘴低下了头。    “小贤怎么了?”一个小个子姑娘看向唐谨言,似乎是认了出来,恍然大悟:“梦想演唱会遇上的那个黑社会啊?小贤别怕,他不敢怎样的。”    小个子姑娘的目光落点是唐谨言的手臂。今天他并没有特意穿长袖,七月的天气,在短袖t恤下,张牙舞爪的龙从手臂一路延伸而出,猖狂且狰狞。小个子姑娘皱着眉头,目光里很有些警惕。    从这表现来看,徐贤应该是没把一些事告诉姐妹。这两个姑娘唐谨言在梦想演唱会时也见过,随着对女团的认知加深,这两位他也认得,小个子的是少女时代的队长金泰妍,另一个叫,据说也有双笑眼,不过现在没笑看不出来。这三个加起来就是所谓的tts小分队。    徐贤低声对金泰妍道:“没事,欧尼。”顿了顿,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直面唐谨言。    唐谨言也默然看着她,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她打招呼,毕竟那个时候说的话已经近乎决裂。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仿佛有一些画面浮光掠影地在双方的眼眸里闪过,凌乱不成剧情。    徐贤不知道自己这个星期是怎么度过的,觉睡得不好,梦里总会反反复复的出现他的影子,想要赶出去却又徒劳无功;吃得也不香,她对食物本不挑剔,曾经觉得“吃了会死”的那些东西现在也能轻易入口了,可是这段日子却又觉得吃什么都没味道,好像那天的拌饭一般。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那个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学识还是人品,都和她从小心目中的男朋友标准差距十万八千里,可是很奇怪的,就这么个三观完全对立的人,影子偏偏就钻在心里,挥之不去。    脑海里总是时不时浮现他的话语,初识时的,同学时的,以及那一天的。然后话语变成了两人亲密时的喘息,来来去去在耳边回荡着呢喃着,羞得她脸色通红。    曾经以为,也许是因为长期用死板的原则包裹着自己,可那天却被他夺走了初吻,心中无法释怀,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好了。可是她去东国大学的时候,却又莫名的希望他出现在同桌上,甚至特意翘了专业课,跑到李教授的课堂,可他没有出现。    然后她整堂课浑浑噩噩的,完全没有了学习的心情。    他们连电话都没有留过……如果他再也不来上课的话,以两人各自都很敏感的身份,真的有可能永无再见之期。    她曾经想过,去清凉里找他,可是找他干什么呢?他和自己算是什么关系呢?明明已经决裂了不是吗?她只能压着自己的情绪,麻木地完成着日常的行程,用努力工作去遗忘他的身影。    可没想到,就是这日常的行程,普普通通的来音乐中心上班,轻车熟路的做已经做了半年mc,居然在门口骤然看见了他。那一刻的情绪纷涌而来,酸甜苦辣什么都有,她觉得心里总有些什么快要压抑不住,似乎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要汹涌地喷薄而出。    良久,徐贤轻声开口,喃喃的仿佛梦呓:“你……也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