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七十五章 真正的BOSS
作者:姬叉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姐夫、妹夫……”徐贤喃喃道:“你说仁静欧尼不是的……”    唐谨言抚额:“她们是开玩笑的。不过徐贤……”    徐贤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低头“嗯”了一声:“什么事?”    “不管素妍是不是我女人,其实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你在意哪一点?莫非你真想做我女人了?”    徐贤沉默半晌,低声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唐谨言不解地看了她一阵,实在不知道这丫头这次见面的怪异表现是怎么回事。正如宋智孝所言,他怎么也不敢想象如日中天的少女时代忙内会看上自己这样的人,更别提两人的三观简直南辕北辙,她不讨厌自己就算是报恩了好吧。    左想右想想不明白,只得敷衍了句:“你主持得也累了,早点回去吧。”    再见。”    人们的离别,总会道一句再见,那是为了期待再次相见。    徐贤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再见。    再次见他干什么呢?如果还是这般难过,相见争如不见!    “欧尼,我决定了。”徐贤深深吸了口气,忽然灿烂一笑:“若还能再见,我像往常一样对他就可以了。他做坏事我骂他,他要学习我帮他,根本无需这么纠结。对吗?”。    金泰妍和对视一眼,只能沉默。    当然对,对得很。只是你真能做得到吗?这似乎并不是靠自我约束力就能办到的事情。    *******************    唐谨言辞别徐贤,到了的待机室。房门是开的,姐妹们在里面叽叽喳喳地聊着天。唐谨言站在门边看了看里面的郑恩地,心里都有点麻木了。别人来音乐中心是听歌看舞的,他是来游走在好几个女人之间的……    就好像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哪个女人和他有关系,不管什么关系都好,反正就把那个女人塞到这地方来就对了,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画风从街头霸王变成心跳回忆……真是诡异。    好在大家的关系实际上还是挺分明的,不会演变成修罗场……    收起奇怪的情绪,他伸手敲了敲门。    屋内的声音嘎然而止,大家眨巴着眼睛看着门口的唐谨言,又转头看了看郑恩地,朴初珑干咳两声,转向经纪人李正雅:“正雅oppa我们先走吧?”    李正雅才是最清楚唐谨言和郑恩地必有猫腻的那一个,他被唐谨言威胁了好几次了,更是跟条件反射似的:“我们回去了,恩地明早有活动,别玩太迟。”    这句“别玩太迟”仿佛意味深长,郑恩地顿时满脸通红。姐妹们掩着嘴偷笑,一个个经过唐谨言身边,目光愈发大胆了。一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妹子还壮着胆子说了句:“对wuli恩地好点儿……”    唐谨言冲着她一龇牙,小姑娘们笑着跑了。    这帮小丫头真善变……那时候明明被吓得都快哭了,现在居然都敢调戏老子了……    撤退了,郑恩地没好气地坐在化妆椅上一动不动:“所有权宣告完了?爽了?”    唐谨言笑道:“我可一句话都没说,所有权好像是大家送过来的。”    “哼……”郑恩地噘嘴道:“娜恩比我漂亮吧?”    “娜恩?”唐谨言摸着下巴想了一阵,恍然:“哦,就刚才说要对你好点的那个啊,据说是你们团的门面?不错,挺漂亮的,确实比你漂亮……”    郑恩地鼓着腮帮子转过头不理他。    唐谨言站在椅子后面,蹲下身子挨着她的脑袋:“这是吃醋?”    “谁吃你的醋!怕娜恩也和我一样倒霉而已!”    “呵……”唐谨言也不辩解,伸手解下她扎斜马尾的发带,又捋了捋她的长发:“你没在姐妹面前遮遮掩掩,我很高兴。”    郑恩地看着镜子里的他,两人的脸凑得很近,在镜子里看上去,意外觉得挺配的。郑恩地无奈道:“现在谁都觉得我们在交往,怎么办?”    唐谨言道:“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什么怎么办?”    郑恩地并不意外,只是道:“智孝欧尼呢?”    唐谨言认真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智孝的缘故,你真会愿意?”    郑恩地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智孝欧尼一定和你说什么了对不对?她……想和我一起?”    唐谨言低声道:“也许你很难理解,但实话说,有几个女人对我而言真的不算什么事。在认识智孝之前,我几乎天天都和不同的女人滚在一起。如今别的女人我可以不碰,但智孝我真不能失去。”    郑恩地依然看着镜子,低声道:“我既然没办法反抗你,是强占还是交往又有什么区别呢?无非是心里舒服点罢了。我从来都不可能像对真正的男朋友一样,要求你为我做这个做那个,为我戒烟戒酒,对我专心一意,归根结底我只是被你霸占了的小idol、只不过是你的女人之一而已呀……反正就这么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郑恩地挺烦的,还是滚蛋的好。那时候我就解放啦~”    唐谨言沉默。    看着他沉默的模样,郑恩地忽然笑了一下:“你纵有千般不是,有一点倒是挺好的。”    唐谨言木然开口:“哪一点?”    “占有就是占有,不会说两个都是真爱不分大小这种恶心吧唧的话。”    唐谨言再次沉默,良久才道:“你也说错了一点。”    郑恩地也道:“哪一点?”    “你可以要求我做这个做那个,虽然有些我做不到,但有些可以。”    “比如?”    “戒烟戒酒。”    郑恩地终于转头看着他的侧脸。    唐谨言很认真地说着:“还记得在我办公室里说的话吗?”。    郑恩地想了想:“是说如果我公司管理之类的人追求我?”    “嗯。”唐谨言认真道:“我现在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人,而且要比他们强点。虽然你想要的别做坏事我办不到,可至少在面上能对任何人交代过去了。我觉得至少我们已经具备了交往的前提条件,不再是之前那样格格不入的两重天地。如果你们喜欢,我甚至可以办个娱乐相关的公司,各方面都和你们有更多的交集。”    他这属于第二次表白了呀……郑恩地颇觉有趣,心里倒有点想试试再拒绝一次的话他的脸色会不会变成猪肝。不过这念头只是想想而已,终究没做出来,只是咧嘴一笑:“唐谨言……”    “嗯。”    “如果真的是交往,最需要交代的那个人,我们永远都交代不过去。”    “谁?”    郑恩地笑得眼睛弯弯的:“我爸爸。”    唐谨言目瞪口呆。就像一个鼓囊囊的气囊被戳了一下,呼啦一声,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