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九章 太师秦淮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老先生所言极是,不过。”

    说到这里,凌枫停顿了一下,似在犹豫。

    “不过什么?”

    凌枫道:“不过,一个小小的城门守卫,岂敢如此,他也是听命于别人,老先生若是真有心,何不追其根源?”

    此话的意思很明显,想要杜绝城门受贿之事,首先要惩治下达这个命令的人!

    “是啊。”

    老者点点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可事到临头,他就是没反应过来,眼前的凌枫虽相貌平平,但心思却如此缜密,实在难得。

    老者袖袍一甩,突然施了一礼:“老夫秦淮,不知足下是?”。

    凌枫神色微惊,赶紧还礼:“老先生不要客气,小子凌枫,祖籍川谷,小小人物,不足为道。”

    秦淮!

    凌枫这时才反应过来,难道眼前的老者是朝廷太师?

    “你哪里是什么小小人物,我看你比那些自命清高、沽名钓誉之徒强上百倍!”

    秦淮神色炳然,话语间似有一丝怒气,但又有一丝欢喜,十分怪异。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凌枫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多谢秦老先生谬赞,小人愧不敢当。”

    凌枫拱手回道。

    一旁,小安子瘪了瘪嘴,他不明白凌枫为什么要对眼前的老者如此客气,而且还把自己的姿态放的那么低,不就是个过路的老头么,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小安子摸了摸肚皮:“少爷,我们是不是该进城了,我肚子早饿了。”

    “你先在一旁等着,我还有几句话要请教老先生。”

    “哦。”

    小安子无奈,摇了摇头走到一旁的石梯上坐下。

    听到凌枫说有事请教,秦淮颇有些意外,两人素不相识,会有什么事呢?

    小安子走后,凌枫看向眼前的老者:“秦老先生,小子想给你打听个去处,不知能否赐教?”

    “去处?你要去哪?”

    秦淮皱眉。

    凌枫道:“听闻朝廷已经废除了之前的推荐科考制度,改为捐官,小人不才,也想为国出力,我观老先生雍容华贵,定不是普通人,肯定知道在何处捐官,不如。”

    “哼!”

    凌枫话未说完,秦淮便是冷哼了起来,面容微寒,颇有些愤怒:“又是捐官!你不许去!”

    秦淮反应相当激烈,凌枫有些崔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老先生,您这是?”

    “如果能用钱买到官,那朝廷还是朝廷吗。”

    秦淮冷眼以对:“以你的才智,完全可以通过科考晋升,何故要走那歪路?”

    从他的反应可以看出,他是绝不赞成捐官之举的,但这道命令是皇帝所下,无人能反驳,包括他也不能,所以,秦淮虽然恼怒,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凌枫想了想,道:“秦老先生,律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当官之人行得正、坐得端,又有何不可?靠当官中饱私囊、取财自肥者毕竟是少数,我就敢拍着胸脯说,绝不会因为钱财而祸及百姓,至于这官是怎么来的,秦老先生觉得,有必要分的那么清么?”

    凌枫所言虽然有些偏激,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可花钱买官而又不贪者,又能有多少呢,正如前几日在酒馆中谈起的那一席话,但凡买官之人,都是些世家大族、财阀、地主,这些人眼中无不看重金钱,他们岂会放过这发财的好机会?

    “好,就凭你这些话,就比那些用钱买官之人强!”

    秦淮袖袍一甩,朝城内走去,临走前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进行科考。”

    科考?

    凌枫赶紧追上:“老先生,科考不是已经被废除了么?”

    小安子也在这时起身,拿着行李跟在两人身后。不过见秦淮那昂首挺胸的模样,他心里极其不岔。

    “你可知老夫是何人?”

    秦淮突然问道。

    凌枫试言道:“朝廷太师?”

    “算你小子有见识,能遇到我,是你的造化。”

    秦淮道:“朝廷的科考是废除了,可我军中由我做主,你想不想到我军中效力?”

    凌枫心底大喜,他当然想啊,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没想到在路边随便碰到个老头,都成了贵人,天下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么?

    “我想,当然想啊。”

    “你别高兴的太早,想到我军中效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需经过重重考核,不比科考难度低。”

    凌枫微笑着摇头,考核难度高低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那个军中职位,乱世马上就要到了,手握兵权才能在乱世站稳脚跟,秦淮身为朝廷太师,总管天下兵马,若是能在秦淮手下当差,那可比当什么县令强太多了。

    “太师请放心,凌枫全力以赴!”

    时至正午,烈阳高照。

    凌枫两人跟着秦淮来到一处府衙前,这座府衙磅礴气派,上书‘太师府’三个大字,直到此刻,小安子才反应过来,原来所谓的路边老头,竟然是朝廷太师!天啊,小安子面色惊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得罪这尊真神:“还是少爷有远见啊。”小安子心里如是想到。

    太师府乃皇帝所赐,期内宽大无比,阁楼花园、小桥流水、应有尽有,两人在秦淮的带领下,先是去了大堂用膳,之后被安排在厢房居住,准备克日前往军营进行考核。

    此时在后院中,秦淮手握木剑挥舞着,心里想着明日该如何考核凌枫,按照规矩,军中考核是要以武艺定胜负,可秦淮并不看重武艺,他要的是那种反应敏捷、心思缜密之人。

    他看重凌枫,这也是他将凌枫带到这里的原因,还有一点,秦淮不愿意看到有人买官卖官,平时没看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就必须要阻止!

    这就是个难题了,看重归看重,可军中任职必须要经过考核,否则,就算秦淮以太师的身份直接任命凌枫为将,那营中士兵也不会服气,如此反而不美。

    一句话,秦淮担心凌枫过不了考核!

    “爹爹,听说府里来客人了,在哪里啊?”

    一声清脆悦耳,如黄鹂般的声音传来,秦淮回身看去,面色瞬间缓和:“鹊儿,你怎么来了。”

    来人十三四岁,是个妙龄少女,眉如远黛,目若秋水,高挺小巧的琼鼻白脂圆润,红扑扑的俏脸显出一丝红晕,一双黑溜溜的双眼似一汪春水,清澈无比。

    若是凌枫在这里,定会看得眼睛发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