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三十九章 秦鹊赠宝(2)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这就是了,凌枫心里暗道,秦淮总是在女儿面前提及自己的名字,其用意何在?难道只是随便说说么?

    凌枫摇了摇头,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也许

    “凌枫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思绪被打断,凌枫回过神来,看向秦鹊道:“没想什么啊。”

    “鹊儿,我们这是去哪?”

    凌枫岔开话题,问道。

    秦鹊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去后院,给你看样好东西。”

    “哦,那快走吧,等下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说完,凌枫不觉加快了脚步。

    “呵呵,你也有怕的啊。”

    秦鹊快步跟了上去,说道:“你放心吧,就算爹爹看到我们在一起,也不会说什么的。”

    闻听此话,凌枫脚步愕然而止:“你说什么?”

    秦鹊道:“我看得出来,爹爹是很看重你的,怎么可能因为此事而责怪你呢,现在战事逼紧,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北征事宜上,才没时间管我们呢。”

    凌枫点了点头,也许秦鹊说得在理,但也不完全对,首先秦淮身为朝廷太师,帐下猛将如云拥兵五六十万,实力强大如斯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北征之事根本就不用忧心,一切正常进行即可,还不至于因为战事而忽略了自己女儿的事。

    “鹊儿,此次出征,我也要随行,故此。”

    “你也要去啊。”

    秦鹊默然神伤,他原本听说秦淮要率军出征,还很高兴的,因为那就意味着她自由了,可若是凌枫也要去,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沉寂数息,秦鹊眼眸不断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多时,她突然轻笑了起来:“凌枫哥哥,你想去就去吧,我在此等你,不过你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回来哦。”

    “那是当然,我现在的秦家枪已经练得极其纯熟,谁能伤的了我。”

    凌枫笑了笑。

    秦鹊没有说什么,她已经想好了,等凌枫出征后,自己就悄悄的跟去,这还能难的住人么。只需扮成军中士卒即可,没人会发现的。

    不知从何时起,也许连秦鹊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开始对凌枫产生了依恋,这种感觉很微妙,但却真真实实存在。

    两人一路无话,很快来到后院之中,这里小桥亭阁,极尽奢华,真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凌枫随便找了个石凳坐下,看向秦鹊道:“你不是说有样好东西给我吗,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

    “你就知道看好东西,也不问问我这断时间怎么样了。”

    “这还用问吗,你是太师的掌上明珠,身份如此尊崇,还有什么不好的呢。”

    凌枫道。

    秦鹊鲁了鲁嘴,对凌枫此话视若罔闻,她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后,蹲下身子从一旁的草丛中拿出了一个包裹,此包裹长约三尺,宽约五寸,更像是一柄藏在纱布之中的利剑。

    秦鹊能一下子从荆棘之中取出此物,可见这是她早就埋藏在这里的。

    凌枫皱眉道:“鹊儿,这包裹之中,可是宝剑?”

    “你真聪明,呵呵。”

    秦鹊将包裹打开,紧接着撤去皮面的一层纱巾,霎那间,她手上出现了一把青光闪烁的宝剑,此剑栩栩生辉,颇有肃杀之气,可见是难得一遇的宝物。

    凌枫站起身来,眼冒精光,他见过的兵器也有不少,可像这样华丽的还是第一次。

    “这剑不错,你哪来的啊?”

    将长剑接过,凌枫不断的抚摸着,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秦鹊道:“此剑名叫葬月,是前朝大将军之物,大将军自归降朝廷以来,一直恪尽职守,可不知为何三年前突然反叛,爹爹奉命围剿,最终将其击败,这葬月剑便是在那时被爹爹收藏起来的。”

    “既然是太师之物,我怎么好用啊,要是被发现了。”

    凌枫眉头深皱,他也很喜欢这葬月剑,可拿来也没用啊,没有秦淮发话,他怎么好明目张胆的使用,要是被发现了,那连命都没了。

    秦鹊也是聪明之人,他当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见凌枫一脸担忧,突的笑道:“你就放心吧,葬月剑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它质朴无华,锈迹斑斑,这皮面上的青色光华是被我涂上了一层粉饰,旁人根本看不出来。”

    “再说了,爹爹收藏的宝剑何止数百,这只是其中的一柄而已,他不会在意的。”

    闻言,凌枫大喜:“如此说来,此剑用得?”

    “用得,用得,当然用得!”

    秦鹊笑道:“你挥一剑试试,看锋利否。”

    “好。”

    凌枫抽出葬月剑,运足内力猛地挥向一旁的大青石,顿时,只听咔嚓一声,大青石应声而断,而再看剑锋,无丝毫无损!

    若是普通剑羽,即使能用强大的内力将青石劈开,其剑锋也会残缺,可此剑无丝毫破损,剑锋辉光闪烁,真可谓锋利之极,只怕连铁器都能削开。

    “好一把葬月剑,竟如此厉害!”

    凌枫面色惊喜,有此剑在,战场厮杀将更加如虎添翼了!

    看向秦鹊,凌枫感激之情无以言表:“鹊儿,你先是教我秦家枪,后又赠兵法,此时又将如此宝物给我,凌枫此生欠你太多,只怕下辈子也还不清了。”

    “呵呵,没事的,你就慢慢还呗。”

    秦鹊掩嘴轻笑,眉宇间十分得意,她要的就是凌枫心生愧疚,只有这样,两人的关系才能维持的更加长远

    不对,我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思呢?

    秦鹊面色一红,对自己突生的想法感到羞涩,她也是名门闺秀,从未与陌生男子交谈过,更别谈生有这样的心思了,这还是第一次,感觉怪怪的。

    “鹊儿,你又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啊。”

    秦鹊小脸红的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颇有些遮掩的意思。不过她也十分的聪明机智,下一秒便转移了话题:“咦,凌枫哥哥,爹爹大堂聚将呢,你还不快去,等下真要责罚你了。”

    “哎呀,你差点误了我大事!”

    凌枫突然想起来,今日他来太师府是为了商议出征事宜的,现在恐怕所有的将军都进入府中了,说不定已经开始商议,这要是误了大事,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和你说了,得赶快去大堂。”

    凌枫将葬月剑收起,神色冲冲快速离开,也不管秦鹊是什么状态了,还是军机大事要紧!

    “唉你。”

    待秦鹊反应过来,只见凌枫已经远去,她只能跺了跺脚,满脸气恨。

    “好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你就是这样一个人,得了便宜就开逃,可恶。”

    此时秦鹊似乎已经忘记了,让凌枫去大堂正是她提及的啊,干凌枫何事,陷入爱情的人,总是会迟钝半分,这话一点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