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四十三章 要回葬月剑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那可不行。”

    秦淮想了想,道:“你先将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如果他不给,则说明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也就没有必要再和他交往下去了,此后也不许再见他!”

    “至于葬月剑嘛,我有的是办法取回。”

    秦鹊:“。”

    她没有反驳,其实她也很想知道,自己在凌枫心里到底留有多少位置,他会不会放弃葬月剑以获得和自己交往的机会?或者保留葬月剑而不要自己了?

    “爹爹,女儿这就去问他。”

    “嗯嗯,去吧。”

    次日。

    精锐营。

    凌枫宴请韩子玉喝酒,从昨晚开始,这里便灯火通明、热闹非凡,除了韩子玉以外,还有众多校尉、副将们,连亲兵侍卫小安子也不例外。

    一夜下来,中军帐内一片狼藉,酒气熏天,遍地都是酒瓶子,真像刚经历大战后的场地一般,十分凌乱。

    天刚蒙蒙亮,醒来的将领们纷纷离去,帐中就只剩下韩子玉、凌枫、小安子三人。

    随着煦阳高升,精锐营的士兵们又开始了一天的严酷训练,场中鼓音大噪,吼声震天,这一动静将韩子玉三人瞬间惊醒,凌枫半坐起身来,用手轻柔蓬松的双眼。

    这是他数月以来第一次喝酒,而且还喝的宁酊大醉,仔细想想,真是不该,若是在临敌之时喝醉,可是要误大事的。

    看了看同样坐起来的韩子玉,凌枫笑道:“子玉,昨晚可喝过瘾了?我精锐营的美酒如何啊?”

    “哈哈,过瘾,过瘾!”

    韩子玉哈哈大笑,摇摇拽拽的站起身来。

    但由于头脑迷糊,脚下轻浮,这一起身当即向一个方向倒去,小安子见状,急忙上前搀扶:“先生当心。”

    “没事没事,我还站得住。”

    韩子玉摆了摆手。

    对他来说,要的就是这种感觉,飘飘欲仙,好似行走在云端一般。

    不过喝太多了也不行,人都麻木了,就记不住那种感觉了。

    凌枫笑了笑,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土。

    算算时间,距离出征的日子还有两天,也就是后日凌晨就要出发,余下的日子不多了,在出征前,他已经计划好了几件必须要做的事,以便于能更好的上战场迎敌。

    诚如韩子玉所言,要想伤其敌,必先利其器;精锐营虽号称是二十万新兵中最精锐的部队,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凌枫对此深以为然。

    “小安子,去把吕雯、吕畅找来。”

    “诺。”

    约过了盏茶功夫,帐帘被掀开,但进来的却不是吕雯、吕畅,而是一个身着戎装的士兵,见到这个士兵,韩子玉和凌枫同时整了整衣衫,面容整肃。

    “什么事?”

    凌枫问道。

    士兵道:“禀将军,营外来了个女子,声称是将军的好朋友,要见您。”

    女子?

    凌枫瞬间想到了秦鹊,除了她,帝都城内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他认识的女子了,而且这个女子还能到军营里来。

    “她怎么到军营来了。”

    凌枫嘀咕一句,随即看向士兵,说道:“让她进来吧。”

    “诺。”

    “凌兄,没想到你也好这口啊嘿嘿。”

    “别瞎说,她是太师的千金,你我都属下臣啊!”

    太师之女?

    韩子玉想了想,突问道:“你说的可是秦鹊?”

    “咦,你怎么知道的?”

    凌枫面色惊异。

    韩子玉道:“我见过这丫头,她可是个名人,写得一手好字,就连子玉我也是自愧不如啊。”

    “她这么有名吗?”

    凌枫问道。

    韩子玉道:“有没有名不好说,但去年在帝郊湖畔参加一个诗会时,我曾见过她,她的字堪称是世间绝品,很多世家子弟,儒生大贤都比不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原来如此。”

    凌枫恍然大悟,世家弟子间经常会聚在一起谈论诗词歌赋等等,这倒不足为奇。

    秦鹊的字凌枫见过,说是出类拔萃都有些贬低了,能被韩子玉如此称赞,实在情理之中。

    两人正谈着话,一个靓丽的女孩在士兵的带领下走进大帐,而于此同时,凌枫朝韩子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退到一旁,可韩子玉偏偏不领这个情,非要凑上去打招呼,让凌枫实在无语。

    “秦小姐,可还认识子玉?”

    “子玉?你是?”

    秦鹊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想不起来,她现在的心思全都在凌枫身上,哪里还记得那么久远的事,再则,她和韩子玉也就只见过那么一面,虽说在韩子玉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反之,在秦鹊心里,却是如清风拂面般,早就忘却了。

    “厄。”

    被秦鹊如此一说,韩子玉脸上顿觉有些尴尬,无奈之下,他只能退到一边。

    凌枫哈哈大笑,他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秦鹊何许人也?那可是太师之女,身份尊崇,见过的世家子弟多如牛毛,岂会记得一介清贫的韩子玉。

    凌枫笑道:“子玉啊,你还是先出去吧,我和秦小姐有话要说。”

    “好吧。”

    韩子玉点了点头。

    待他走后,帐中就只剩下凌枫、秦鹊两人。

    凌枫看向秦鹊,问道:“你怎么来了?”

    秦鹊的目光一直盯着凌枫腰间的葬月剑,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口,东西既然已经送出去了,怎么能再往回要呢,这也太难为情了,也不是她的风格。

    可是,若不要回葬月剑,爹爹那里又不好交代,真让人为难啊。

    凌枫走上前去,说道:“你先坐下吧,有什么事坐下说。”

    秦鹊犹豫了很久,最终道:“枫哥哥,我来是想问问你,你你对我怎么看?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说出这句话,秦鹊满脸通红,她也不想这么直接,但事已至此,必须要把事情问清楚,然后才好按照计划拿回葬月剑,也可借机查探凌枫的心意。

    此时,凌枫被惊呆了,他没想到对会方如此直接,全然不顾女子的羞涩。

    人家一介女流都能说出这等话来,那自己作为一个七尺男儿,又如何能拒绝呢,其实他对秦鹊早就有点那个意思了,这不仅仅是为了秦家的权势,更看重的是秦鹊本人。

    凌枫认真道:“鹊儿,这还用问么?我对你的心意,是天地可鉴啊。”

    “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

    秦鹊面色一喜,他终于得到了凌枫的肯定,凌枫对她果真是有情的。

    不过刚高兴了一会,她又发愁了起来,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若是因为接下来的考核而破坏了现在的平衡,那真是太可惜了。

    刚建立的感情是十分脆弱的,稍不注意就会支离破碎,凌枫到底能否经得住葬月剑的诱惑,她真的不敢打保票。

    而凌枫此时也有些疑惑,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从秦鹊进入大帐以来,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葬月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说她不想送葬月剑了,有些后悔?

    凌枫摇了摇头,这不像是秦鹊的风格啊,秦鹊连秦家枪都可以传授给自己,和那比起来,一柄剑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僵持了很久,最终还是凌枫先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鹊儿,你是舍不得这葬月剑吗?”

    说着,他将剑握在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