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五十三章 阵前对骂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魏宁皱起了眉头,说道:“反正我们小心点吧,老老实实的守城,不管他们如何挑衅,我们就是不出城,他能奈我何?”

    秦梁翻了个白眼,对魏宁投去个鄙视的眼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半个时辰后

    咚咚咚

    城下战鼓敲响,庞毅的大军摆开架势,严阵以待。

    在大军前方,可以清楚的看见有蒋义元、庞毅、段云等人,都是反贼兵团中的重要人物。

    庞毅手握长剑站在最前方,红色披风高高扬起,配上坐下的那匹红鬃马,整个人威风赫赫,好不神骏,颇有当年带兵出战彝族之风。

    “军师,可以开始了吧?”

    庞毅侧身看向一旁的蒋义元。

    蒋义元道:“不用急,饭要一口一口吃,先让我出去骂他一骂,然后主公再让人和秦梁斗将,不论成败,午后开始攻城,入夜败退。”

    “好吧。”

    庞毅点了点头,朝右边的臧林使了个眼色,臧林手握长枪护送蒋义元来到泗水关城墙下。

    看到蒋义元和臧林走来,秦梁鼻息哼哼,牙根紧咬。

    魏宁笑了笑:“秦将军,不要愤怒,愤怒只会让你丧失理智,好好看着吧,蒋义元此来定是想激你出战,等下你不管听到什么,都只当是一只狗在下面叫就行了,不用当真。”

    说完此话,魏宁朝城墙下方喊道:“来者何人啊,此关只为人开放,畜类请走两峡山林。”

    蒋义元没有生气,笑声回道:“将军此话差矣,你可见过有如此凶悍的畜类?我主自淮郡起兵,两月时间攻占八十余县,其威势可比日月,其冰锋直穿苍穹,今带甲百万挥师东进,尔等只知龟缩城中,到底谁是畜类,我想天下人自有评论。”

    “魏宁,你早先跟随我主,如今又反叛,是为不忠、不义;不顾一家老小的安危执意于我为敌是不孝;似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义之人,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

    蒋义元的这番话掷地有声,换做任何一个人听了,都会勃然大怒,可魏宁天生脸皮后,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眼皮翻了翻,却不作任何应答。

    一旁的秦梁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魏宁,问道:“魏将军,这你都能忍?”

    “我早说了,你就当下面是一条狗在乱叫,不用当真。”

    魏宁笑道:“看我戏他。”

    “蒋义元,你也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你父蒋宇、祖父蒋腾、曾祖蒋乐,都是效忠朝廷的忠臣,可到了你这,怎么就变成反贼了?”

    “你所说的百万大军何在?是你身后的那些士兵吗?有胆就来攻城,魏宁在此恭候!”

    不得不说,魏宁能言善辩,面对蒋义元的毒舌丝毫不惧,而且还能予以还击,这一点是秦梁所不能比拟的,此战之后,只怕他就要名扬天下了。

    “没想到天下间还有你这等不识时务之人。”

    蒋义元还击道:“天数有变,神器更易,有德之君替换无德之人,乃自然之理也,自文帝以来,皇室横征暴敛,天下皆愤,四疆盗贼蜂起,社稷犹累卵之危,万灵犹倒悬之急;我主奉天举义,乃上天之师,何来反贼一说?”

    “你要真有见识,就该以礼来降,但似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义之徒,我主也不会要你,你只配潜身缩首,苟图衣食,躲于暗角阴沟,行鼠窃谄谀之事,岂敢在大军面前吠言舌燥!”

    “你!”魏宁脸庞不断抽搐,任他脸皮再厚,此时也有些挂不住了。

    秦梁白眼直翻,要是蒋义元敢这样说他,他早就冲出去大战一场了,魏宁能坚持到现在,他已是十分的佩服。

    “魏将军,不要愤怒,愤怒会让你丧失理智哈哈,我跟你说,对付反贼,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们真刀真枪的干,耍嘴皮子可打不跑他们。”

    秦梁朗声窃笑,颇有些看笑话的意思。

    “我当然不会愤怒!”

    魏宁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城墙下方的蒋义元道:“姓蒋的,你能把造反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也算你有本事,咱废话少说,你要真有能耐就来攻城,没能耐就滚回去,别在那丢人现眼。”

    “好!”

    蒋义元道:“不愧是厚颜无耻之人,我告诉你,不论是斗兵、斗将、斗阵法、守城战、攻城战,我都不惧你,看见我身旁这位小将了吗,他就是臧林,你们要是有人能把他击败我即刻退军,如果不能,就继续当缩头乌龟吧。”

    说完,蒋义元单骑返回军阵,而臧林,手握长枪留在原地,一脸傲然的看着城墙上方,尤其是对秦梁,他右手不断下落,发出挑衅的手语。

    “臧林?”

    秦梁拳头一紧,怒道:“这小子害我差点丢了性命,可恶之极,魏将军在此稍后,待我下去取他头颅来!”

    “秦将军且慢!”

    魏宁道:“你是我军主将,如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臧林不过一小将尔,哪里需要您亲自动手,如果秦将军非要斩他,可派偏将前往,对付臧林足够了。”

    “你啊,总是这么小心。”

    秦梁十分无语的叹了口气:“好吧,就听你的。”

    魏宁点了点头,他就怕秦梁不合作,本来按照他的意思,是绝不会出战的,可秦梁执意要杀臧林,如不派人去,秦梁定会亲自动手,与其那样,还不如差人迎战,就算战败了,也不影响大局。

    此时在城下远处,庞毅有些担心的看向蒋义元,说道:“军师,这秦梁可是号称高手中的高手,他要是出战,臧林肯定不是对手,我担心。”

    “主公不必忧虑,臧将军不敌,我们还有段将军、陈将军,难道一起上还打不过他吗?但依我看,秦梁根本就不会出来,等着吧,看我如何引诱他。”

    蒋义元道。

    陈放和段云早就破拳擦掌了,两人很早就听说秦梁悍勇,如能亲手斩杀秦梁,那只需一战,两人就天下闻名了,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闻听蒋义元的话,两人相视一笑,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手中的武器。

    “杀!”

    远处城门大开,随着一声震天的吼叫,一个彪形大汉骑着战马奔驰了出来,那人手持一柄巨斧,面带恶相,十分凶悍,若不是臧林早有心里准备,恐怕就这一声吼就将他吓住了。

    “来得好!”

    臧林一声冷哼,长枪一提,枪身应声而起,整个人如同一阵疾风朝大汉快速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