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五十四章 秦梁之威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十丈

    七丈

    四丈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球都汇聚到此,秦梁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城下出战的那个将领是他的副将,虽然脑子愚笨点,动作缓慢点,但力气奇大,一般百十来斤的巨石都能一斧劈飞。

    秦梁相信,对付臧林搓搓有余,一定能斩杀了对方!

    虽然没机会亲手斩杀臧林,但只要臧林死了,也算报了仇,为大局着想,秦梁认了。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直接陷入疯狂!

    只见战场上,当壮汉和臧林距离三丈远的距离时,臧林的长枪突然高高扬起,之后脱手而出,直取壮汉前胸,下一秒,壮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飞来的长枪叉出一丈有余。

    噗!

    壮汉前胸出现了一个大洞,腥红的鲜血喷洒而出,他临死前连惨叫声都未来得急发出,可见死的干脆,比起前些日子的鞠远,壮汉的死真的不算什么。

    其实要论武艺力量,臧林并非壮汉的对手,可临敌对战,要的不仅仅是武艺,还有谋略;壮汉长得五大三粗的,体形极其庞大,臧林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对方速度肯定不行,要是来个突然袭击,一定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果然,长枪离手,一击毙命!

    这时,军阵后方响起震天般的吼叫声,数万大军齐齐为臧林助威,战鼓喧天,声势巨震;而反观泗水关上的守军们,却是不断的唉声叹气,连魏宁都皱起了眉头。

    原本只要斩了臧林,就不用派兵出战了,只顾守城便是,可现在只打了一个照面,派出去的人就死于非命,秦梁岂肯甘愿。

    “愚笨,愚不可及!这都躲不开,气煞我也!”

    秦梁转身看向一旁的亲兵,喝道:“取我铁锤来,本将要亲自下去斩了那厮!”

    “诺。”

    亲兵离去。

    魏宁咬了咬牙,叫来了自己麾下的一个将领,吩咐道:“余旭,令你出战臧林,务必斩其首级!”

    “得令!”

    余旭,魏宁麾下一战将,原本是开原边境驻军将军,自魏宁领兵后,改效忠魏宁,这些日子以来两人关系不错,所以此刻才有资格上城观战。

    魏宁之所以这么急于让麾下将领参战,其用意再明显不过,就是怕秦梁一冲动然后跑出去,要是秦梁有个什么闪失,那泗水关驻军就犹如失去了大纛一般,士气尽失,其后果不堪设想,虽说秦梁勇猛,可魏宁不觉得他在蒋义元面前能讨得了好。

    “魏将军,要是余旭不胜,你可不能再拦着我了,我非斩了臧林不可,等斩杀了他,本将即刻回城,绝不逗留,如何?”

    秦梁道。

    魏宁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到时我定为秦将军掠阵助威!”

    “好!”

    半个时辰后。

    “噗!”

    随着战场上划过一道血痕,余旭被臧林斩杀,头颅猛然飞起,鲜血狂洒,惨烈异常。

    “哼,看我斩他!”

    城关上,秦梁一声冷哼,提着两柄铁锤快速下楼。

    魏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跟在秦梁身后下楼,一起来到城关下。

    秦梁下楼后,骑上自己的坐骑,“驾!”猛喝一声,冲驰而出。

    魏宁叹了口气,他叫来了随行的四五个将领,以及百余骁刀手,尾随而出,待出了城门后,他立即命人将吊桥半拉着,随时准备接应秦梁。

    吊桥半拉着,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如果秦梁遇险,他可以出兵救援。

    庞毅军阵处,见到秦梁冲出城关,蒋义元当即喝道:“段云、陈放听令!”

    “末将在。”

    “末将在。”

    两人同时拱手回道。

    蒋义元道:“令你二人出战,协同臧林,击败秦梁,不得有误!”

    “诺得令!”

    陈放、段云猛喝一声,一夹马腹冲入战场。

    两人皆是武艺高强之辈,早就想和秦梁一较高下了,不要说三个人一起出战,就算单独迎战,也没什么可怕的,所以,从二人脸上看不到任何惧色。

    臧林斩杀余旭后,原本正在得意,可看到秦梁冲出城关,他面色大惊,臧林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绝非秦梁的对手,所以,他不打算和其交战。

    “臧林狗贼,哪里走,受死!”

    秦梁高举铁锤,疾驰而来,马蹄四扬间激起大片灰尘。

    从他的气势来看,是非取臧林首级不可,顿时间也将臧林吓的不轻,不过他刚跑回去数丈,就看到了正朝这里赶来的段云和陈放。

    臧林咧嘴一笑,也许段云武艺不怎么样,但陈放可是个猛将,有陈放在,臧林胆子壮大了不少;他故意放慢了脚步,手中长枪捏的吱吱作响,随时准备回身掩杀。

    秦梁可不管这些,他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臧林的脖子,就等着距离近了然后一锤扫过去。

    “将军快看,敌人军阵中又冲出来两将!”城关下,有个将领指着远处说道。

    魏宁眉头紧锁,他最害怕的就是敌人使用车轮战,或者是人海战;秦梁再勇也只一个人,如何敌得过对方不断的武艺高强之人轮番上阵。

    魏宁急道:“快,鸣金收兵,速召秦将军回城!”

    “诺。”

    “呜呜呜。”

    身后传来撤军的命令,可秦梁现在只距离臧林不过三丈,他如何肯撤退,他感觉,只要自己再往前一点,就能斩杀对方,而至于正在朝这里赶来的陈放和段云,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而事实上他从军二十余年,还真没遇到过对手,以前和秦淮打过那么几次,虽然败在了秦淮手上,但他有信心,如果是现在和秦淮交战,他一定能赢。

    “去死!”

    呼

    臧林忽听背后传来急喝,还有伴随着气势汹汹的风声,他知道,一定是秦梁出招了,来不及回身观看,臧林身子一扬,紧贴着马背躺了下去,而他的长枪,横放着搭在胸前。

    滋滋滋

    千钧一发之际,秦梁的铁锤从臧林马背上飞过,紧插着他胸前的长枪发出刺耳的声音,由于用力过大,兵器胶着间擦出长长的火花。

    臧林暗道了一声好险,就差那么一点,就要被打中了。

    陈放和段云猛冲而来,正好遇上绕过臧林的秦梁,而秦梁也没有回身,举起铁锤向两人击来。

    “死!”

    铛铛!!

    两柄铁锤如泰山压顶般俯冲而下,两人面色一狠,同时举枪相迎,只听铛铛两声巨响,段云长枪掉落,陈放长枪虽然还握着,可手上满是鲜血。

    嘶

    “好雄浑的力量!”

    段云面色大惊,怪叫一声后迅速闪到一边,前去拾回自己的长枪;而陈放,马头一扬向前疾驰,瞬间来到臧林身旁。

    就这短短一个回合的交锋,段云、陈放败阵!

    庞毅和蒋义曲等人大惊,谁也没想到,秦梁竟是如此的勇猛,看这架势,不要说三个人对战一个人了,只怕十个人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天下间竟有这等猛将,若非亲眼所见,实难让人相信。

    “军师,情况有些不妙啊,段云等人绝非秦梁的对手,再打下去只怕一个也活不了,要不先召回他们,至于破敌,可从长计议。”

    庞毅在一旁担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