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五十九章 神一般的谋士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你这不废话么,赶紧说。”

    凌枫道。

    韩子玉道:“其实也没什么,泗水关马上就要失守了,我们得早做准备啊,你负责粮草的押运,而蒋义元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断敌人粮道。”

    “你等等。”

    韩子玉话未说完,便被凌枫打断:“谁和你说泗水关要失守了?你这话要是传出去,你知道是什么罪么?”

    “呵呵,你不用吓我,我才不怕呢。”

    韩子玉道:“等庞毅攻下泗水关,你们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心情来治我的罪。”

    凌枫皱着眉,他感觉韩子玉像是知道了什么,也许已经洞悉了蒋义元的计策,怀着激动的心情,他再次问道:“你怎么知道泗水关即将丢失?是看出了什么么?还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那我要是告诉了你这其中的原因,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

    凌枫道:“你除了喜欢喝酒,也没别的嗜好,你想要什么?”

    “嗜好啊我想想。”韩子玉歪着脑袋,不知不觉间他又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秦鹊,他灵机一动,看向凌枫道:“凌将军啊,我最近腿乏的厉害,你要是能让这位小亲兵再给我锤锤,那。”

    闻听此言,秦鹊唰的摘下面罩,怒声道:“你休想!”

    “那没办法了,我腿乏的厉害,说不出话来。”韩子玉抱着酒壶,仰躺在座位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看到这情形,凌枫嘴角微微抽搐,他下定决心,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治治这傲慢的家伙。

    凌枫道:“给你捶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以后她要找你麻烦,我可不救你了,你自己想清楚。”

    “嘿嘿,我和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

    韩子玉突然坐了起来,笑说道。

    “那你还不快说。”

    韩子玉拿出了一份地图。

    一说起正事,他也变得一本正经了,韩子玉说道:

    “此乃泗水郡全貌图,这个位置是正在大战的泗水关,你看看这周围的地形,如果你是攻城士兵的将军,你会怎么用兵?”

    韩子玉道。

    这个问题凌枫早就想过了,他脱口而出道:“除了诱敌没别的计策。”

    “是啊,连你都能想到,蒋义元会想不到么?”

    韩子玉肯定道:“蒋义元的计策就是诱敌,然后用伏兵杀之,之后夺取泗水关!”

    凌枫点了点头,但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啊,前线传来战报,蒋义元几乎每天都在诱敌,但并未成功,而且还折损了六万多兵马。”

    “你也许还不知道吧,太师已经将天子剑交给了魏宁,以后泗水关就是魏宁说了算,以我这几天对魏宁的了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城追敌的,所以,蒋义元的计策注定很难成功。”

    韩子玉哈哈大笑了起来:“天真!可笑!魏宁算什么?我跟你说,就算秦淮亲临泗水,也难以挽回败局,如我所料不差,不出五日,泗水关必失!”

    “你就如此肯定?”

    凌枫道:“我刚才去了一趟秦淮营帐,前线传来战报说,秦梁刚经历一场大败,死了一万多兵马,我相信经此役后,不要说魏宁,就算秦梁也不敢轻易出兵了。”

    其实凌枫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套韩子玉的话而已,因为他虽然能通过父亲的梦境得知最终的败局,但却不知道泗水关是怎么败的,还有蒋义元用的到底是什么计策。

    韩子玉也没有再墨迹,他道:“正是因为有了一次又一次的诱敌失败,有了秦梁之败,接下来泗水关驻军才会中计;你刚才说到蒋义元每天都在使用诱敌之计,可我告诉你,这诱敌之计也有大小之分,之前的都是些骗骗秦梁这种笨蛋的小计策,而这最后的大诱敌之计,才是高明之致!”

    说到这里,他不由佩服道:“蒋义元果不愧是深知兵法啊,他前前后后一共用了三道计策,第一道诈降计,看似高明,但却很难成功;第二道,苦肉计,他用无数士兵的性命来降低敌人的警惕性,也为第三道计策做好了铺垫,这道计策看似愚笨,但却很有效果,秦梁不就因此而折损了一万多兵马么。”

    “至于第三道。”

    韩子玉道:“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他接下来肯定会这样用兵集中麾下所有新兵、弱旅,不计生死全力攻城,等到这些新兵和弱旅都死完了,泗水关下肯定是浮尸累累,血流成河,也许尸体堆起来都能有数丈高,这个时候,他会突然撤军!”

    “如我所料不差,他会在姜云将军抵达泗水关时,后撤数十里,你想想,这个时候魏宁、姜云、秦梁等人会怎么想?”

    韩子玉问道。

    凌枫思虑良久,试言道:“他们会想,庞毅大军连续十天十夜的攻城,已经兵困马乏了,所以退军修整。”

    韩子玉撅了撅嘴,说道:“你这说的都是次要的,再想想。”

    “哎呀,你就直接告诉我不就完了。”

    凌枫无语到极点,颇有些不耐烦道。

    “好吧。”

    他道:“魏宁等人看到城关下堆起数丈高的尸体,肯定会立即差人前往清点死亡的人数,到时他就会发现,庞毅死伤了十几万兵马,而且那其中还有身穿精锐重甲的士兵,还有庞毅的亲兵等等;于是他们就会想,敌人乏力了,精锐部队全部战死,只能退军休整;而这个时候,姜云正好来了,他手上有五万精锐重骑,而反观庞毅呢,只有疲惫不堪的十几万残军,你说,魏宁等人会怎么做?”

    凌枫恍然大悟,他总算是知道泗水关是怎么丢失的了,按照韩子玉刚才所言,那魏宁等人是必上当不可啊!

    魏宁之所以一直主张不出城与敌人野战,并不是他惧敌,也不是不想立功,而是他觉得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可能。

    如果有一个机会,能彻底的消灭敌人,那他为何不采用?

    五万精锐重骑,要是论野战的话,消灭二十万精锐步兵都搓搓有余,何况是十几万残军,再说姜云一向狂妄自大,有这么好的立功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可众人哪里知道,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残军,而是自开战以来从未投入战斗的生力军,并且早就布好了阵势,埋伏好了就等着魏宁等人上当。

    凌枫深吸了一口气,突朝韩子玉拜道:“多谢先生教诲,我这就前往中军帐,将此事告知太师。”

    他神色冲忙,朝韩子玉施了一份大礼后,大步走出营帐。

    韩子玉没有说什么,他将地图收起,然后默不作声的来到座位上坐下,继续喝酒。

    此时秦鹊有些按耐不住了,突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这都能推算出来,泗水关真的要丢失了么?”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韩子玉道。

    秦鹊想了想,道:“不对啊,你现在已经识破了敌人的计策,而枫哥哥马上就要去告诉我爹爹了,到时只要通知了泗水关驻军,不就不会中计了?”

    韩子玉嗯了一声,说道:“说的在理,不过时间上来不及。姜云在五日前已经前往泗水关,按照正常的速度,他要十日才能抵达,可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就赶赴前线,所以,他肯定会日夜不停的奔袭,最迟在明日傍晚,就会抵达,而那个时候,蒋义元等人已经开始撤军,姜云一到立即就会趁夜袭营,之后一败涂地。”

    “你。”

    秦鹊恼怒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你是故意的吧?”

    “我看就该把你抓起来,然后狠狠的暴打一顿,可恶。”

    韩子玉十分无辜的摊了摊手:“我的大小姐啊,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这件事的,我现在告诉了凌枫,不也来不及么,这可不能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