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七十四章 护粮之战(1)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哒哒哒

    新兵营前方,地面发出轻微的颤抖,皮表轻草摇摇晃晃,如果是在现代,人们一定会理解为地震来了;可是在这冷兵器时代,尤其是在出兵打仗之时,士兵们会理性的认为,远处一定正有一支骑兵向这里冲来!

    凌枫的精锐营是时刻提高警惕,但黄傕义的前营却是无比的松懈,本来大营就没有设置围栏、拒马什么的,而现在连站岗的士兵都很少,巡视的也不多,所以如遇敌军,一定会措手不及。

    这也怪黄傕义,以他的智商,哪里能想到敌人会绕过先锋营和中军营,直接袭击他;他以为,蒋义元即使要偷营,也只会偷袭先锋营,因为那样不容易暴露踪迹,也好撤退。

    反之,若是攻击后营,不论你是胜了,还是败了,都很难撤退,因为在回去的路上有四十万大军挡着,如何撤的掉。

    可蒋义元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他不攻击先锋营,也不攻击中军,就朝黄傕义而来,因为他坚信,越是危险之地,机会也就越大。

    战斗开始了!

    “杀活捉黄傕义!”

    “杀啊!”

    轰隆隆!

    马蹄滚滚,铁蹄飞扬,好似有无数只猛兽正在朝这里跑来一般;这一刻,站岗的士兵们皆惊,闻听这声音,全都朝营内跑去。

    士兵们面色惊恐,纷纷大喊。

    “敌袭!”

    “敌袭,敌袭!”

    他们一边喊着一边朝营内狂跑,因为他们身边的士兵不多,而对方又是精骑,不跑只有等死。

    一刹那,庞毅骑兵就如同突起的海潮一般,席卷整个新兵前营,所过之处但凡有敌人从营帐内跑出来,他们都挥动手中长枪,猛然刺下去。

    虽说这是二十万大军的营寨,但没有任何防备,又都是新兵,在凶威赫赫的铁骑面前,只能处于弱势,恐怕连黄傕义也没有料到,他幸幸苦苦训练了几个月的士兵,竟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约在盏茶后,身处中军的黄傕义终于得到了消息,他的反应也不慢,当即命人前往左右两营召集兵马;因为前营已经混乱了,且正在交战之中,所以无法让士兵们聚集,只有从两翼调兵,方能后发制人。

    至于后营,黄傕义却是没有动用,因为那是凌枫的营寨,身兼守护粮草之重任,不可轻易撤走。

    事实上后营的兵马并不多,除去凌枫的精锐营以及刘海所部,剩下的都是负责押运粮草的弱旅,约万人上下,所以,后营的实际兵马数量在三万上下。

    前、左、右、中,各四万兵马,全部相加正好二十万。

    黄傕义虽然下令左右两营迅速支援前营,但毕竟速度太慢,所以,为了快速且有效的挡住贼军,他冲出营帐后便在中军原地召集人马,由于此时士兵们早已被惊醒,他很快的就聚集了一万长枪壮士。

    黄傕义猛然大喝:“将士们,随我杀,击退反贼!”

    “杀啊。”

    他带着士兵朝前营而去

    战鼓喧天,营中火光遍地,如此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身处后营的凌枫,以及韩子玉等人。

    不多时,吕雯、吕畅、韩子玉全都来到了中军帐,但凌枫担心敌人会在这时袭击后营,所以他让吕雯、吕畅两人回去,严阵以待,不必参加会议。

    凌枫手下除了两吕之外,还有其余三个校尉,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此时正值用人之际,所以都聚集在中军帐,听候调遣。

    韩子玉道:“将军做的对,这个时候,敌人是极有可能来袭营的,我们要更加防范才是,万不可大意。”

    “先生,敌人在攻击前营,并没有来后营啊。”

    有个校尉说道。

    韩子玉看向那个校尉,毫不客气道:“所以啊,你这辈子就只能当个校尉,目光短浅且不自知!”

    “前营的敌军只是佯攻,连这都看不出来?我猜最多半个时辰,敌人便会向我后营发动攻击!”

    如果是在平时,韩子玉还会摆点臭架子,即使是看出了敌人的用意,也不会立马说出来,因为这才能显示出他独具慧眼;但今晚不同,敌人随时都有可能杀来,稍有迟疑,恐性命堪忧,所以他不得不说。

    其实凌枫的想法也和韩子玉一样,当前营传来震天的战鼓时,他便看穿一切了。

    蒋义元袭营的目的无非是为了粮草,若非如此,他根本就没有袭营的必要;而要达到焚烧粮草的目的,就要先把前、左、右、中的十几万人马牵制住,否则大军援救过来,偷袭后营的兵马就算再多也只能功亏一篑。

    这就叫调虎离山,等前面的士兵都调走了,蒋义元兵马才好明目张胆的袭击后营,然后焚烧粮草撤退。

    凌枫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让吕雯、吕畅两人各归各位,带着士兵严加防范、加强警戒。

    凌枫道:“子玉,等下大战将起,我恐无法照料到你,所以你就和鹊儿留在此营帐中吧,我会给你们留下五百骁刀手,以保护你们的安危。”

    闻言,韩子玉连连摆手:“不必不必,将军只管带领士兵迎战,我会保护好鹊小姐的。”

    “什么?你保护我?”

    秦鹊瞪大了双眼,道:“臭子玉,是我保护你才对吧。”

    “行了行了,大战在即,你们也不要斗嘴了,都听我的。”凌枫想了想,留下五百人保护两人,确实是有点多了,再说现在也兵员紧缺。

    凌枫道:“那就给你们留下一百人,我会嘱咐士兵,守住这座营帐,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说来也奇怪,以秦鹊的性格,她这时候是正该反驳的,可她没有说一句话,而是站在凌枫身后啄了啄嘴巴,神色间似乎有些不愿意,但又不想在这时候提出来。

    她知道,大战将起,绝不是斗嘴的时候,孰重孰轻,心如明镜。

    凌枫看向那三个校尉,道:“你们三个,立即把本部士兵召集起来,在粮草营前方待命,武器全部换成长枪、竹竿,待我令下,即投入战斗。”

    三人同时拱手,大声道:“诺。”

    哒哒哒

    约一个时辰后,后营地面也如前营一般,传来轻微的颤抖。

    马蹄声很轻柔,好似被裹上了什么东西一样。然而无数的战马一起奔跑,场面壮观,使得地面一阵颤动。

    轻微的颤动从远处传过来,虽然夜色浓厚,看不清楚远处的情景,但凌枫、吕雯、吕畅等人的神经却是紧绷了起来。

    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战,众人在此之前从未上过战场,包括凌枫也一样。

    如果是如秦淮、庞毅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将的话,他们肯定会趴在地面去细听敌人士兵的数量,而且一听一个准,足足五千人!

    这对一个老将而言不算什么,但凌枫等人却是不行,他们没这个本事,只能待在原地静静的等着、防备着。

    凌枫手提长枪,跨坐在一匹黑鬃战马上,腰间悬挂一柄横刀,背负箭囊,马腹前挂着长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远处,一动不动。

    因为夜色太黑的缘故,所以他命人点燃了篝火,虽然这样会提前暴露目标,但凌枫认为,敌人既然跑了数百里偷袭,肯定不会就此离去,就算看见营中有防备,也会继续进攻,故此他不怕敌人看见。

    篝火和火把一点燃,营中轰然明亮了起来,但也只能看见二十米的距离,奔袭而来的骑兵远在二十米之外,所以只能听见战马奔腾的声音,却无法看见在哪一个确切的位置。

    “轰隆隆。”

    随着距离的拉近,马蹄声越来越重,一股冲天的气势从远处蔓延开来,凌枫骑在战马上,感觉到一阵惊悚。

    “将军快看!”

    忽然,身处一旁的吕畅手指远处说道。

    凌枫抬眼看去,只见一大群黑压压的骑兵出现在视线当中,越来越清晰,气势越来越恐怖。

    骑兵中,一杆黑色的旌旗随着战马奔驰,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旌旗之上绣着一个‘鱼’字,凌枫皱着眉,这是哪一路将领?他早已经将庞毅麾下的将领都查清楚了,并没有姓鱼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