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七十五章 护粮之战(2)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没错,这次负责偷袭凌枫后营的领兵之人,正是鱼跃!

    他原本是不想来的,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可他最终还是没能挡住蒋义元的威逼利诱,尤其是那个利诱,如果顺利的焚烧了六十万大军的粮草,庞毅就会升任他为上将军,允许扩军至五万,身份一下子从地下跑到了天上,和段云相同,连陈放、臧林都要矮上三分。

    其实段云也曾多次请战,但未得蒋义元批准。

    由此可见,蒋义元也知道偷袭之举难以成功且十分危险,所以他不愿意让心腹将领前往,假如失败了,也不至于伤及元气。

    “杀!”

    远处,鱼跃手中长枪高高举起,大喝一声后长枪落下,他身后的数千轻骑在这时轰然回应,纷纷扬起手中的武器。

    “杀!”

    五千骑兵快速奔驰,所有的骑兵都不是使用横刀的,而是手持长枪,最前排的骑兵长枪斜刺而下,形成一道密集的枪林,后方的骑兵长枪竖立,快速奔驰。

    转瞬间,敌人距离凌枫的大军只有五丈远了,两军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竹竿兵上前,杀!”

    凌枫在这时大声喊道。

    刹那间,凌枫前方出现了大量手拿竹竿的士兵,这些士兵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专门对付敌人的骑兵。

    骑兵之厉首在那股冲劲,一旦全力奔跑起来,可以摧毁一切,而这竹竿,便是阻挡骑兵前进脚步的最好东西。

    “杀!”

    噗噗噗!!!

    鱼跃带着骑兵猛扑而上,然而当他看见那些手持竹竿的士兵出现时,他神色大惊,慌忙勒住战马:“弟兄们当心。”

    可他喊的有些晚了,刚刚喊出声,前排的五十余骑便是全部撞在了竹竿上,虽然仗着冲劲向前推进了一丈多,但那五十余骑却被当场刺死。

    竹竿长两丈,尖头锐利无比,这一幕太吓人了,简直就像是个绞杀器,战马一撞上去,必死无疑。因为这不是一根竹竿或者两根竹竿,而是几百上千支,密集如林、厚如墙。

    也只有这样,才能在不伤及己方士兵性命的情况下,挡住敌人的骑兵!

    随着不断响起的噗噗声,以及战马的惨叫声,鱼跃蹬着双眼不敢向前,他现在才知道,小看这些守粮兵了;其实他早就看出来敌人早有准备,但任然前进。

    这都要怪蒋义元了,因为蒋义元曾和他说过,袭营之时,前营的战斗一打响,二十万新兵营应该有一大半的兵马都被牵制住了,所以后营士兵并不多。

    就算有士兵也不要紧,因为前营一开战,后营必定松懈,充其量也就是摆开阵势列阵迎敌,但这对于拥有骑兵五千的鱼跃来说,绝对能战胜,只要焚烧其粮草,便可迅速后退。

    鱼跃也仔细想过,似乎可行;但此时他后悔了,这哪里是简简单单的敌人,一上来就吃了个哑巴亏,而且最重要的是骑兵优势最大的冲击力没有了,接下来战斗力也将随之下降。

    鱼跃转身看向身后跑来的士兵,喝道:“军士们休慌,速速绕行,不要挤在一起!”

    现在的阵形是,凌枫率三千士兵挡在粮草营前方,往左是大营出口,往右是大营深处,也就是韩子玉和秦鹊所在的位置;此时鱼跃下令绕过竹竿阵,便是想继续向前,因为只有凌枫身后才堆放得有粮草。

    随着他一声令下,无数的骑兵分别朝左右而去

    而这一幕如何逃得过凌枫的双眼,他看向一旁的吕畅,道:“吕将军,令你率本部骑兵迎击从右边来的敌军,不许放一人通过。”

    “得令!”

    吕畅拱手道。

    他麾下的一千人全是装备最精良的重骑,可不怕对面冲来的敌人,等这个机会他也是等了很久了,所以当凌枫说出此话时,他当即应承了下来。

    吕畅拍马向后,前去召集自己的兵马,他的兵马在所有士兵之后,原本是想最后发起攻击的,但现在事情有变,所以不得不提早拉出来。

    而借着吕畅调兵的这个空档,凌枫接到了两个斥候传来的消息。

    第一,在粮草大营北侧,发现了刘海的士兵,约一万人上下,全部严阵以待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第二,在粮草大营西侧,即是鱼跃身后,竟然影藏了大量的敌兵,约五千人上下,这些人也都是精骑,统兵将领不详。

    得到这两个消息,凌枫并没有惊慌,刘海的举动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而影藏在外的那些士兵,也在情理之中!

    何为情理?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大队人马在后接应,鱼跃岂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偷营,而这也是蒋义元的惯用伎俩,喜欢出人意料。

    战斗任在继续

    凌枫看向身旁的一个校尉,吩咐道:“你速去刘海军营,告诉他大营西侧出现了敌军,让他率兵前往截击。”

    “诺。”

    此时,吕畅已经带着一千重甲骑绕过粮草营来到北侧,此处正可截击敌人右路来犯之敌,而且距离敌人还有那么一段距离,吕畅嘿嘿一笑,率领士兵发起了冲锋。

    “杀!”

    两军相距十余丈,一方是队形絮乱的轻骑,另一方是全力冲锋的重骑,虽未开战,却高下立判!

    吕畅长枪紧紧的握在手中,待距离敌方只有三丈距离时,他猛然大喝:“弟兄们,标枪投射!”

    他一声大喝,身后早就准备好的标枪如同离弦之箭,投射了出去。

    “咻咻咻。”

    标枪射出,一阵枪雨落下,标枪上裹挟的巨大力量使得敌军更加的混乱起来,刹那间又有数十骑栽倒在地。

    “弟兄们,杀!”吕畅一马当先,长枪挥舞着冲向敌阵。

    迎面向他冲来的是两个同样手持长枪的骑兵,他举枪一扫,两个敌人便同时摔落了下去。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一刻,吕畅在心里笃定,对面的敌人绝不是精锐,甚至可以说全是新兵!

    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因为他发现,很多敌兵都不敢侧身躲避攻击,也不敢将身体仰躺下去,更不敢左右摇摆,为什么?因为这些士兵骑马的技术不高,不敢做这些高难度动作。

    连骑马都不会,如何能称之为精锐?

    吕畅忍不住哈哈一笑,相比之下,他手下的这一千人可比对面的敌人厉害多了。

    看来此战必胜啊。他在心里如此想到。

    “弟兄们,杀啊!”

    吕畅再次大吼。

    “杀!”

    “杀!”

    两军彻底交战在了一起,零距离厮杀!

    不管是吕畅士兵,亦或是敌军士兵,都大声呐喊着,神色狰狞。

    战场之上没有侥幸,生死全在一瞬间,没有人会在此时放松精神,全都紧绷着神经想要一举杀掉挡在自己身前的敌人,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继续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