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七十七章 护粮之战(4)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粮草大营。

    这个位置选得特别的好,是在山脚下的一个死角处,凌枫如果兵力够多的话,他只要守住前方,任何人都进不来,可他兵力实在太少,而要堵住的地盘又太大,所以鱼跃还是有少量的骑兵冲了过来。

    可没有人会慌张,连凌枫都是看都没看一眼,因为吕雯埋伏在那里呢,有什么可担心的。

    草垛中。

    吕雯早就呆的不耐烦了,他的一千伏兵全部藏于粮仓之后,或草垛之中,见到有敌人冲过防线跑来,吕雯当即吩咐士兵准备好。

    一百步

    八十步

    五十步!

    忽然,吕雯猛的起身,手握弓箭朝前射去,大喊:“弟兄们,放箭!”

    拉弓如满月,箭去似流星!

    这一刹那,无数草垛被掀开,士兵们一人拿了一柄弓箭,朝飞奔而来的敌骑射去。

    嗖嗖嗖

    “啊我的腿。”一个敌兵的左腿被射穿,生生钉在了战马的马腹上,士兵连同战马同时发出惨叫声。

    这种情况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还有些手臂中箭,有些头部中箭,但中箭最多的部位,几乎全是胸膛。

    “啊!”

    噗噗!!

    一连射了三轮箭雨,骑兵阵形一片混乱。

    这一千人是凌枫军中最善射的士兵,从精锐营组建以来便没有停止过弓箭射击训练,所以,说是百步穿杨可能有点夸张,但五十步穿扬绝对没问题。

    当三轮箭雨过后,原本数百敌骑已所剩无几,还站着并继续向前冲锋的,只有百余人,且都面露惧色,胆颤心惊;不过骑兵的速度快,这百余人一下子就冲过了埋伏地点,进入粮草大营之中。

    不过不要惊慌,进去了也没事,因为里面还有负责运粮的万余弱旅;这一万人是真真正正的弱旅,若论野战,恐怕他们连八百精骑都打不过,但对付眼前的百余人,却是搓搓有余,至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粮草被烧。

    所以当看到敌人冲过防线后,吕雯连追都没追,带领士兵继续驻守原地。

    大营外。

    黑夜中,无数匹战马人影竖立在此,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上来看,不同于先前鱼跃带进去的那些士兵,鱼跃的士兵铠甲是黑色的,而这伙人却是蓝色的,而且帽巾呈血红色。

    如果魏宁在此,他一定认得出来,这就是庞毅麾下最精锐的部队,虎贲军!

    虎贲,释意身体非常壮硕的人,也可称之为勇士,而在这里,可以理解为精锐之中的精锐,故而以虎贲军命名。

    他的组成,其实是非常杂乱的;那是数月以前的事了。

    庞毅因为被削去兵权,所以手上没有兵马,当他聚集各路人马后,便听从了蒋义元的建议,从各位将军军中各挑选数百上千人不等,一则是为了培养自己的核心实力,二则也是为了庞毅的自身安全。

    当然,要促成此事,还是要费点功夫的,谁又愿意把自己手上最精锐的士兵交给别人呢;不过有蒋义元在,没有办不成的事。

    最终,将领们答应十抽一,也就是说一万人里抽走一千人,这一千人由庞毅亲自挑选,选到谁就是谁了,所以庞毅选的全是精锐,这些士兵不论是马术、箭术、还是单兵作战厮杀能力,都是一流,是实实在在的精锐,再加上这数月以来的训练,可谓战斗力强悍。

    虎贲军共有一万五千人,当然今晚没有来那么多,只五千人而已;可不要小看这五千人,数量虽不多,但若是真的大战起来,恐怕消灭个两三万精锐士兵都不在话下。

    队伍最前方,有个瘦弱的将领仰躺在马背上,他半眯着双眼,胸前抱着挺长枪,好似熟睡了一般,一动不动。

    不过听着远处传来的喊杀声,他却是眉头深皱。

    “陈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啊?”

    有个校尉在身旁拱了拱手。

    那半眯着双眼的将领忽然坐了起来,看向远处的战场,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还不是时候,主公说了,没把握就不要出战。”

    其实虎贲军今日的行动是秘密进行的,除了蒋义元和庞毅无人得知,连鱼跃也不知道。

    虎贲军来此,其目的当然是为了相助鱼跃,焚烧敌人粮草,不过性质却不同于鱼跃,这五千人不会轻易出手,也就是说不打无把握的仗;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必须胜!

    至于领兵将领,相信都看出来了,就是陈放!

    闻听陈放所言,校尉道:“如再不出手,鱼将军的部下可就要全死完了。”

    陈放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抬手指着营门深处,道:“你看那个方向,漆黑如墨连营帐都没有,肯定布下了伏兵,鱼跃攻击不顺利,我们再进去也没用,继续等,宁可无功而返也不要冒险。”

    “诺。”

    校尉拱了拱手,但随即他又疑惑了起来,说道:“不对啊,我们的行踪应该是早已暴露,如果那里有伏兵,早就应该杀出来了啊。”

    陈放点点头,道:“嗯,说的不错。”

    时间一晃,又过了半个时辰,此时天已经快亮了。

    再看营中的大战,正处于白热化状态。

    鱼跃所带五千兵马已损失殆尽,只有千余人从正面和凌枫的长枪阵交锋,左路、右路骑兵皆被消灭,就连冲进粮草大营的那百十余人也死于乱箭之下,无一生还。

    鱼跃一方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而反观凌枫的精锐营,虽也有伤亡,但却没有这么惨重。

    吕畅麾下骑兵伤亡约两百人,这两百人中有一大半都只是受了伤,生命并无大碍,只要安心治伤,不出一月,便又可投入战斗。

    说到这里,有人会问,吕畅的兵马为什么损失这么少呢?要知道他们可是消灭了鱼跃千余精骑。

    答:吕畅所部铠甲、马镫、马鞍皆是上等,是敌人所不具备的,这就大大提升了他们的作战能力,己方杀敌气势如虹,而敌人杀过来却是连铠甲都破不开,这一盛一衰,悬殊自然就大了。再则,就算抛开那些装备不谈,就比士兵们的精锐程度和身体素质,吕畅士兵也高于敌军,在这种情况下,大胜也就不稀奇了。

    接下来是吕雯,他埋伏的弓箭手零伤亡!

    凌枫所率两千九百人,损失就有点大了,早先手拿竹竿的士兵死去了一大半,剩余四百人;而后的长枪兵伤亡过半,剩余一千人;总的来说还不错,到现在为止还能继续战斗的,有一千四百人,即四百竹竿兵,一千长枪兵。

    从战斗打响到现在,算算时间已经两个时辰。

    陈放越来越焦急,他担心着三个问题。

    第一,鱼跃军伤亡太大,如果没有后续援军,极有可能会败退,而到那时袭营之举也就功亏一篑了;第二,在大营深处寂静的可怕,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伏兵,如果有,为什么又不杀出来帮忙呢,就算营中战斗处于上风,也应该攻击这里的敌军吧,以求剪除潜在的威胁,可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第三,前方牵制敌人的攻营士兵并不多,黄傕义乃成名悍将,恐怕现在已经控制了局势,说不定开始反败为胜了,接下来极有可能会往这里增援,如果他再不下手,那等下想下手都晚了。

    所以陈放在犹豫,攻也不是,不攻也不是,现在的粮草大营就如同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叫人为难。

    在沉寂少许之后,他看向身旁的那个校尉,说道:“我若是给你一千军,你敢不敢冲过去迎战?”

    校尉想了想,大声道:“有何不敢,上将军请下令,末将这就前往杀敌!”

    “好,果然有胆识!”

    陈放赞赏了一句,随即道:“那本将就令你率兵一千,前往驰援鱼跃。”

    “得令!”

    盏茶后。

    凌枫正在指挥士兵作战,忽听远处传来喊杀声,他不由得抬眼看去:“终于来了。”

    “吕畅。”

    “末将在此。”

    凌枫道:“截住那伙骑兵!”

    “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