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八十三章 护粮之战(10)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杀!”

    此时在大营右侧,刘海的兵马赶到,在刘海的带领下,九千多士兵投入战斗。

    不得不说他的脑子好用,才当了几个月将军,考虑问题的角度就和以前不一样了,竟然还知道全身而退这个词。

    周猛的反叛最多也就是管教不严之过,毕竟刘海没有亲自参与反叛而他此时若能率军击退陈放,则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只怕没过错,反而有功呢。

    功过只在一念之间,就看人们怎么选择了刘海的选择无疑是对的,他没有和周猛一样去作死。

    铛!

    吕畅和周猛战斗到一起。

    当两人的兵器相撞时,吕畅面色发苦,长枪不断下沉,可见他在这一刻承受了多大的力量。

    周猛是受伤了,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一只手,全力攻击之下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至少有之前的七层力,连凌枫抵挡起来都有些相形见拙,何况是他。

    “吕畅小心驾!”

    万急时刻,凌枫冲了上去。

    他要再不出手,恐怕接下来就该收尸了。

    长枪上扬,强大的力量击打在周猛的长刀之上,此时吕畅的枪尖正和周猛的长刀摩擦在一起,凌枫的长枪一到,周猛的长刀瞬间被弹飞。

    只听铛的一声,周猛全身一震,差点摔下马来,还好他马术不错,及时稳住了身形,但长刀却是被弹飞了,落在了一丈之外。

    “小心,驾!”

    陈放大惊,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在这时冲驰了出去,挥枪刺向凌枫。

    “铛铛!”

    凌枫和陈放瞬间比斗了十几招,陈放渐渐不敌,但他没有慌张,而是叫来了周围所有的士兵做盾牌,随即自己专了个空子来到周猛身旁。

    看着已经被凌枫刺落下马的周猛,陈放过去将其拉上马背。

    “将军,敌人的援兵到了。”

    “我早看到了,撤退!”

    陈放转身看向刘海杀来的方向,随即又看向凌枫,说道:“凌将军,你武艺不错,陈某他日再来讨教。”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带着士兵冲出营寨。

    “随时恭候!”

    凌枫道。

    他没有追上去,而是拱了拱手,目送陈放离开。

    此时陈放带着虎贲军撤退,真如一阵疾般,快速远去,来得快去的也快,这就是骑兵的优势,即使打不赢,逃命也没人追得上。

    很多士兵都在这时追了上去,不过凌枫喝止住了他们,下令精锐营全部原地待命。虽然很多士兵都不理解,但还是严格执行凌枫的命令。

    盏茶后,虎贲军全部撤离战场,大营内外就只剩下精锐营和刘海的兵马。

    凌枫回头看去,数了数还站在场地上的精锐营士兵,已经不足千人堂堂五千精锐营,如今不足千人,可想而知精锐营的损失有多大,战斗有多么惨烈。

    “将军,周猛那厮不见了。”

    吕畅从远处跑来。

    凌枫看着营外,道:“不用找了,他被陈放带走了。”

    “陈放?他救周猛做什么?”

    凌枫道:“不清楚,不过肯定有他的目的周猛是刘海的人,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你不用管。”

    “哦对了,你立即带领所有还站着的士兵,把受伤的兄弟们抬入营帐,进行诊治务必救活,我留有大用。”

    吕畅拱手:“诺。”

    刘海从远处走来,神色极其不悦,就像是吃了炸弹一样,盯着凌枫恨不得一口一口嚼碎,待来到凌枫身前,他怒吼了起来:“凌大将军,我是来帮你退敌的,你什么意思,你的精锐营竟然把我们当做敌人,砍杀了我几十个兄弟,这笔帐怎么算?”

    “你要算账是么?”

    凌枫冷笑:“等见了黄傕义将军,我再慢慢跟你算,你最好先想想怎么解释周猛的事吧,至于被我们砍杀的那几十个弟兄,我只能说都是你害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们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闪开,别挡路。”

    凌枫一把推开刘海,大步离去。

    后营中军帐。

    凌枫走进帐内,韩子玉和秦鹊正焦急万分的走来走去,但见凌枫走了进来,韩子玉却是停下了脚步,来到一旁坐下,脸上的神情也由担心转变成放心。

    秦鹊跑了过来:“枫哥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不用担心。”

    凌枫来到韩子玉面前,坐下道:“子玉,想知道战斗结果么?”

    韩子玉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肯定是赢了呗,要不然你怎么会毫发无伤的来到这我现在关心的可不是你打没打赢,而是我们的赌约,到底是谁赢了?”

    “我要说我赢了,你信不?”

    “呵呵,不信。”

    韩子玉笑道:“凌将军,天下间可没有不透的墙,你还是老实交代吧,免得被我查出来,你脸上不好看。”

    凌枫道:“好吧,那我告诉你,咱俩谁都没赢。”

    “什么意思?”

    凌枫道:“这个刘海啊,十分的狡猾,他让周猛袭击我,然后他自己却不动手,躲在远处观望,等战斗都要结束了,他才跑出来虚晃一枪,还反咬我一口,说他的士兵遭到了我精锐营的误杀如此一来,他岂非没有过错,反而成了打跑陈放的功臣了,岂有此理。”

    “真没想到,他还有这等心机,以前都没看出来,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个莽夫。”

    韩子玉仰躺在座位上,说道:“莽夫也罢,聪明人也行,但这场赌约应该是我赢了啊,凌将军可不许反悔。”

    “咦,怎么是你赢了?你没听清楚么,刘海没有袭击我,他不但没袭击我,反而出兵助我击退强敌,这也叫你赢啊,你要不要脸?”

    凌枫道。

    秦鹊咯咯笑道:“就是就是,臭子玉不许耍赖。”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啊,没听你枫哥哥怎么说的么,刘海派麾下将领参战了,所以是我赢了。”韩子玉道。

    秦鹊连连摇头:“不对不对,你说的不对,枫哥哥还说了,刘海还帮他了呢,我看啊,应该是枫哥哥赢了,不但赢了,还是大赢,你是大败,输的极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