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八十四章 精锐营损失惨重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你住嘴吧你。”

    韩子玉翻了个白眼,看向凌枫道:“行了,我认倒霉,咱就算不输不赢吧,你也不用给我天合阵法,我也不用当你的参军,咱扯平。”

    “这就对了,还是你聪明。”凌枫笑道:“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赌,这一次就到此为止吧。”

    韩子玉点了点头,不过他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问道:“哦对了,小安子呢,我怎么好几天都没见他了?”

    小安子,凌枫的贴身侍从,按照道理而言,像今晚这么危险的时候,他正该寸步不离的跟着凌枫,可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就算再忙也不可能连面都不露吧。

    秦鹊也有些疑惑,两人皆看向凌枫。

    “他啊我派他出去办事去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凌枫似乎不想谈这个,说到这里他又岔开了话题,道:“子玉啊,你先别喝酒了,等下肯定还有庆功宴,可不能少了你。”

    “真的啊?”

    “真的。”

    凌枫起身道:“你们先在这待着吧,不要到处跑,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

    说完,他大步离开营帐。

    新兵营遭到敌人袭击之事,在五更天左右就传到了秦淮军营,而秦淮也做出了反应,下令三万轻骑来援,但三万轻骑刚到达新兵前营,仗就打完了,黄傕义已经击退了来犯之敌。

    原本天亮就应该要继续行军的,但由于敌人劫营,致使新兵营损伤惨重,秦淮传令,大军在此停留两日,待整备军力后,再行前进。

    傍晚时分。

    吕畅拿着一份卷宗送来,将卷宗递给凌枫,他有气无力道:“将军,这是我方阵亡将士的名单以及斩获,你看一下吧。”

    凌枫接过卷宗,将其打开。

    吕畅在一旁道:“我们辛辛苦苦训练了好几个月的精锐营,就此一战,损失殆尽,唉。”

    卷宗上写道:

    此战,阵亡了三千八百人,其中重骑营就占了九百,吕雯所部全军覆没,原本有五个校尉,但现在除了吕雯、吕畅以外,都没有了,三个校尉全部阵亡。

    除了这些以外,最让人心痛的是,重骑营那一千战马没有了,不是受伤就是被杀死,完全不能用,不过倒好,今晚有肉吃了。

    将卷宗看完,凌枫道:“不要悲伤,他们击退了敌人,保住了六十万大军的粮草,是英雄!我们应该尊重他们,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身为军人,不正是该马革裹尸还吗?”

    吕畅道:“将军所言极是,剩下的这些士兵们都有了质的突变,眼神中无不透露着一股无谓的精神,如果再发生战事,末将保证,他们一定能像出窍的利剑,锐不可挡!”

    “这就对了,这就是我们此战的收获。”

    顿了顿,凌枫道:“我们现在还剩八百人,这八百人由你和吕雯共同执掌,先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至于战马的事,也先放一放,从现在起没有重骑营了,全部改成步兵建制。”

    “哦对了,所有的伤员一定要照顾好,尤其是那些重伤员。”

    吕畅道:“末将明白。”

    凌枫看了看大帐门口,随即压低声线,颇有些神秘的说道:“吕畅,你去帮我办一件事怎么样?”

    “将军请吩咐,末将万死不辞。”

    “说什么死不死的,没那么严重。”

    凌枫拿出了一份地图,指着地图上的一座小县城,说道:“这座县城名叫川谷,距此八十里,你连夜把所有的重伤员都送到这,交给凌府就行。”

    吕畅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诺。”

    “不过将军,那些敌人的伤员怎么办,也要送走吗?”

    凌枫道:“当然,敌军伤员不论轻重,全部送走,我军轻伤员可以留下。”

    “好了,你去办吧。”

    “诺。”

    吕畅拱了拱手:“末将告退。”

    其实他有很多地方都不明白,但他没有问凌枫;比如,在下午的时候,凌枫竟然要他把所有敌人的伤员都救下来,而现在,又要把这些伤员送走,一起送走的还有己方士兵若干,这是做什么呢?

    “等等。”

    凌枫突然起身,来到吕畅身旁道:“这件事情就不要告诉其他人了,要秘密进行,懂了吗?”

    “末将明白。”

    “好,去吧。”

    “诺。”

    吕畅刚走,凌枫便接到了秦淮中军传令的命令,所有将领前往议事。

    凌枫骑上自己的战马,独自一人前往,约在一个时辰后来到中军。

    此时所有人都到了,他是最后一个。

    走进大帐,凌枫向秦淮见礼:“末将凌枫,拜见太师。”

    “凌将军来了,请入座吧。”

    秦淮摆手道。

    凌枫转身看了看,大帐**有一百多个座位,每一个座位前都放有一张案桌,其上放有很多的酒肉,很显然,这是一场简简单单的庆功宴。

    来到黄傕义身旁,凌枫坐下。

    “黄将军,今天这是哪一出啊?”

    “你不知道?”

    “我上哪知道去,你就直接说吧。”

    黄傕义故作神秘道:“等下你就知道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凌枫瘪了瘪嘴,没有再多问,不过关于刘海的事,他却是要了解清楚,凌枫道:“黄将军,那个刘海。”

    “凌老弟啊,不是我不帮你,人家刘海也没什么过错啊,不就是没及时的支援你吗,但关键时刻,人家出兵打跑了陈放,这是有功的啊;总不能你说办谁就办谁,那要是这样的话,新兵营岂不成了你说了算了。”

    凌枫道:“那周猛的事呢?他怎么狡辩的?”

    黄傕义道:“他没有狡辩啊,当时周猛非要袭击你,是刘海一再阻拦,可他没拦住;这件事成百上千号子人都可以作证,周猛去意已决,他也没有办法。”

    “我已经责备了他,刘海管教下属不严,官降一级留用,不过他打跑了陈放,却是大功一件,所以我又给他官复原职了。”

    凌枫翻了个白眼,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做么。

    黄傕义知道凌枫的心思,劝说道:“凌老弟啊,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刘海说了,他当时率军支援你时,你的精锐营敌我不分,砍杀了他几十个士兵,这要是追查到底,你也不好受啊,我看还是算了,这件事就这样吧。”

    “我那是事出有因的,要不是因为。”

    说到这里,凌枫突然叹了口气,摆手道:“算了,我不想解释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他一回。”

    “这就对了,这是最好的结果。”

    黄傕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