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八十五章 凌枫升官了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两人的谈话很是小声,所以没人听见,宴会正常举行着。

    秦淮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精神状态极佳,毕竟是练武之人,多少年风风雨雨磕磕绊绊都过去了,泗水关那件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他已经想清楚了,要接受现实,重整旗鼓,夺回泗水关!

    秦淮看向大帐中的每一个人,尤其是看了看凌枫所在的方向,说道:“此战,新兵营损失惨重,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到敌人猛烈攻击,他们能击退反贼,功不可没。”

    “黄将军,你作为此战的主将,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秦淮在这时看向黄傕义,眼神中似乎有不善之光。

    黄傕义闻言,当即起身:“末将疏于防范,致使我军损伤惨重,望太师责罚。”

    “你当然该罚!”秦淮道:“敌人才来了区区三万,而你能调动除了后营以外的所有兵马,即十七万人当然,仗是打赢了,可你损失了你自己说,你损失了多少!”最后的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有多么生气。

    黄傕义也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道:“六六万。”

    当说出这个数字时,凌枫神色震惊,天啊,死了六万人,这是打仗还是自杀?

    说实话,他原以为黄傕义手下兵多,肯定损伤不会超过一万的,可没想到,数字这么吓人,这仗是怎么打的?

    只见秦淮怒吼了起来:“六万!就这么小小的一战,你就损失了六万,那以后的仗还怎么打?”

    “太师,我。”

    “站到一边去。”

    “诺。”

    黄傕义老脸一红,退至凌枫身后。

    这是他第一次受罚,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感觉得到,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在看他的笑话,真是颜面尽失。

    秦淮顿了顿,继续道:“这一战表现最好的,就是后营,尤其是凌枫的精锐营,表现最为出色!”

    说到这里,他看向其他人,问道:“你们知道庞毅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叫什么吗?”

    “好像听说叫什么虎贲军。”

    有人道。

    秦淮道:“不错,就是虎贲军!”

    “此次袭击后营的,除了五千普通铁骑以外,还有五千精锐虎贲军,由敌军上将陈放率领,而凌枫,麾下只有五千人;诸位可以想象一下,五千人在保护粮草不被烧毁的情况下,与一万敌人展开殊死搏斗,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凌枫起身,谦虚道:“那都是末将该做的,太师言重了。”

    当他起身的这一刻,人们的眼球瞬间从黄傕义身上转移了过来,有嫉妒、有佩服、有憎恨等等;其实刘海也很想站出来的,他想告诉大家,陈放是他打跑的,可一想到周猛的事,他的底气又瞬间没了,只能忍气吞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有时候沉默是金,秦淮既然没有提刘海的事,则是说明他不想提,既如此,刘海又何必讨骂。

    而这些秦淮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凌枫身上,只见他微笑道:“凌将军,我听斥候们回报,说陈放在攻击你的大营时遭到了你的伏击,有这回事吗?”

    “哦太师,是这样的,末将这几日一直在演练伏击,没想到练着练着敌人就来了,这都要托太师的鸿福啊。”

    凌枫笑道。

    这就是凌枫的高明之处了,明明立了功,却又不说出来,甚至是否认自己的功劳,看似有点傻,其实乃大智!

    秦淮是何等人啊?纵横半生的老狐狸,岂会连战况都搞不清楚,那还开什么会。

    凌枫知道,这个会议之所以这么晚开,秦淮一定是了解战况去了。所以,对昨晚发生的事,秦淮一定是了如指掌,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

    果然,当凌枫一说完,秦淮便是笑了起来。

    “呵呵,托我的洪福?我可没那么多鸿福给你托,这都是你自己的功劳,不用谦虚。”

    秦淮拿起了一份卷宗,将其打开后,看向众人念道:“对于昨晚的战斗,本太师做出以下奖惩。”

    “大将军黄傕义,带兵不利,致使我军将士损失大部,虽有功,但不足以抵其过,降三级留用,罚俸一年!”

    “精锐营凌枫,虽属黄将军管辖,但昨晚一战,保住了我六十万大军的粮草,功劳甚大,本太师特升任他为‘参议将军’,调入中军听用。”

    参议将军?

    所有人都在这时皱起了眉头,这是个什么职衔?

    “禀太师,我征北军中无此官职啊。”有个将领说道。

    秦淮放下了卷宗,道:“以前是没有,但从现在起就有了,此官职直属中军管辖,只有本太师能调遣,允许扩军至两万,参谋军事。”

    “诸位有什么异议?”

    凌枫脸上不喜不悲,但他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就秦淮刚才所说的那个官职,其重要性简直超过了六十万大军中所有的普通将军,而且能左右秦淮的军事决议,文官、武将全被他一个人当了。

    说是军师也行,说是秦淮的亲兵护卫将军也行,而且手上还有两万人的部队,只有秦淮才能调动。这岂不就是说,以后没人能管凌枫了。

    “太师,这个奖励是不是太丰厚了一点,凌枫虽然有功劳,也不至于给他这么大权利吧?”

    说话的人名叫姜林,就是前些日子死去的姜云的哥哥。

    他此时任然担当先锋重任。

    此话一说完,大帐中很多将领都随声附和,谁也不愿意看到原本职位和他们相等或者还不如他们的人,一下子爬到他们头上,这已经触碰了到他们的底线,尤其是新兵营将领,反对声一片。

    凌枫看了看四周,神色平静道:“禀太师,经此一战,末将手下士兵损失殆尽,恐无法升任此官职,而此官职又如此重要,还望太师另择贤能;至于奖赏,完全没有必要,这都是末将应该做的,多少将士战死沙场都无功,我何以受奖?”

    “说得好。”

    秦淮自语了一句,但他没有理会凌枫,而是将目光投向姜林,道:“姜将军,升任凌枫为参议将军这件事,其实我早就想说了。”

    “蒋义元攻下泗水关,所有人都以为是守将大意,但殊不知其根本原因出在蒋义元身上,他布下了个大局,以十万大军的生死为诱饵,引诱魏宁等人上当,不要说魏宁了,只怕我去了,也得上当。”

    “而这条计谋谁都没有看出来,唯有凌枫,他在泗水关被攻陷的前一天,来向我戳穿此计谋,可见他能力不凡,见识卓越,担任军师一职不为过吧?你们能做到吗?”

    “而昨晚的事,更让我见识到,他不但有谋,而且还有勇,你们说,这参议将军一职,舍他其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