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八十六章 北方局势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姜林神色微愣,他早就听说秦淮看重凌枫,今日一见,何止是看重,简直是重用了。

    不过秦淮已经打定了注意,他也不好多说,只能随口搪塞道:“既然太师已然决议,那末将也支持凌将军升任参议将军。”

    他转身看向凌枫,拱手笑道:“凌参议,以后还请你多多提携了。”

    “好说。”

    凌枫拱手回礼。

    这次他不再拒绝了,不但没拒绝,反而一脸的微笑。

    刘海看到这里,脸色铁青,他真想现在就冲上去揍凌枫一顿,这都什么人啊,明明想要这个职位,又故作韬晦假惺惺的拒绝,可恶。

    而刘海的心思也恰恰代表了众人,顿时有很多人都朝凌枫投去鄙视的眼神。而凌枫对此毫无所谓,只是耸了耸肩对众人报以微笑。

    “好了,两位将军请入席。”

    秦淮起身,说道:“接下来我们说说第二件事。”

    待凌枫和姜林入座(黄傕义依旧站着),秦淮道:“昨晚共有四万铁骑袭击我大营,战斗结束后,他们已经逃到了东面,距此两百里以外的一座叫裕阳城的小县城。”

    “我本想调当地官兵剿除他们,但又怕当地官兵不是他们的对手,故此,必须要立即遣一上将前往,协助当地官兵,歼灭这伙反贼,永除后患。”

    “不知诸位谁愿意去?”

    黄傕义出列,道:“太师,请让我出战吧,末将一定剿灭反贼,戴罪立功!”

    其实在这个时候,坐在黄傕义下手方的刘海也起身了,他也正准备请战,但是起身刚起到一半,便被黄傕义抢了先,无奈,他又只能缩了回去。

    这一幕没人看见。

    秦淮道:“黄将军,你是统领二十万大军的主将,岂能屈身去征讨小贼啊,你不能去,还是坐下吧。”

    “太师。”

    秦淮摆了摆手:“不用说了,坐下吧。”

    “诺。”

    黄傕义叹了口气,缓缓入座。

    这时,刘海慌忙站了出来,抱拳道:“太师,末将请战。”

    看着站出来的这个人,秦淮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就是刘海吧?”

    “回太师,正是末将。”

    秦淮道:“听说你昨晚率部打跑了陈放,真是功不可没啊,我应该好好奖赏你才是。”

    明明是一句赞赏的话,可落在刘海耳朵里,却是极其的刺耳,并且他能感觉的到,脖子上传来了丝丝凉意。这种感觉很奇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瞬间又消失了。

    刘海颇有些忐忑道:“太师,这这都是末将该做的,末将不敢居功。”

    “嗯,谦虚点是好事。”

    秦淮心思难明,他盯着刘海看了数息,随即道:“既然你想请战,那。”

    秦淮话未说完,凌枫便是站了出来:“太师,刘将军勇气可嘉,堪为众将楷模,不过我担心他兵少,不是陈放等人的对手,末将的建议,为大局计,还是再换一位将领吧。”

    刘海皱眉:“凌参议,您怎么就知道我不是陈放的对手?我对他颇有些了解,只要我出战,就一定能将他拿下。”

    说完此话,他看向秦淮,保证道:“太师,末将愿立下军令状,一定活捉贼将!”

    “行了不用说了。”

    秦淮看向凌枫,道:“凌参议,我觉得刘海能担当此任,就这么定了。”

    刘海一喜,大声道:“多谢太师!”

    他正等着秦淮答应呢,去剿灭陈放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跳出火坑,再也不要留在大军中。

    也许有人不懂,但刘海心里十分清楚,凌枫升官了,比他现在的官职大的多,随时想要报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可不想整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

    而凌枫也正是看透了刘海的心思才出来阻止,正如刘海所想的那样,以他现在的官职地位,想要除掉刘海,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可秦淮这么一插手,反而不好办了。

    “诺。”

    凌枫回到座位。

    他在心里暗道‘老东西就知道捣乱’。

    如果秦淮能听到此话,肯定鼻子都得气歪;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凌枫啊,因为他知道两人的关系,此时将刘海调走,不正是为凌枫清除敌人么?

    还有一点,马上就要抵达泗水关了,他可不想大军中再出现个像周猛那样的叛徒,所以,既然不能定刘海的罪,那就将其弄走,眼不见心不烦,以免误事。

    宴会持续进行

    菜过三巡,酒过五味。

    约盏茶后,秦淮起身走到身后挂着的地图旁,说道:“忘记给大家说一件事了,蒋义元在攻下泗水关后,亲自镇守此卡,他让庞毅率大军返回淮郡,看来是想攻打羌郡、楚郡、清凉郡,以求早日平定后方。”

    走到大帐正中,秦淮皱着眉:“现在我们已经连丢了两郡,如果这三郡再失陷,北疆就彻底完了,蒋义元何许人也,只要有钱粮在手,他立刻就能变出百万大军来,我们不得不防啊。”

    姜林冷哼,不屑道:“恕末将直言,太师您也太涨他人志气了吧,北方三郡兵马虽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攻陷的,而我大军立刻就会抵达泗水关,我看蒋义元的好日子到头了。”

    凌枫暗自摇头,这姜林想的也太简单了吧,如果蒋义元那么好对付,也不至于丢失泗水关了。看来又是个莽撞之徒,和弟弟姜云有得一拼,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样的人往往命不长久。

    凌枫心里如此想到。

    秦淮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道:“连淮郡和泗水郡都守不住,就更别提这三郡了,我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不过在他们拿下这三郡之前,我要先攻下泗水郡,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不妨提出来,等抵达泗水关后,即可实施。”

    就在众人苦思对策之时,凌枫却是大大咧咧的站了出来,道:“太师,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我看不如等到了阵前再说吧,此时也商议不出什么结果。”

    凌枫此话颇为无礼,秦淮说商议,而他却说不商议,往轻了说是无礼,往重了说就是僭越!

    他看向凌枫,如果刚才这话是别人说的,秦淮一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将说话之人赶出大帐,治个扰乱军心之罪;不过凌枫这样说,他却是发怒不起来。

    因为他知道,凌枫一向谦恭有礼,绝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这样说,肯定有其道理。

    “好吧,那此事就暂且缓议。”

    秦淮举樽,道:“不管怎么说,昨晚能击退反贼,也算大涨了我征北军的威风,谨以此尊,敬各位将军。”说完,他微笑着一饮而尽。

    “来,大家尽情的喝!”

    “喝!”

    宴会到此时,才算进入正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