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终结者 第九十六章 前朝余孽---白枯
作者:情缘凌枫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白枯看向灰狐狸,说道:“山下那伙官兵应该快到了,我已经下令任何人不许出战,料想守住寨门没问题;不过此事不可拖延,得让那个儒生早点配制出解药,然后放他出山,以免误了我们的大事。”

    灰狐狸道:“三弟就是莽撞,连官兵都敢抓,这下我们有麻烦了。”

    越是聪明的人,想的事情就越是多,此刻的灰狐狸就是这样,他所考虑的,不仅仅是放不放韩子玉的问题,而是放了之后对方会不会来寻仇,因为山寨毕竟杀了一个官兵,这可是死罪。

    但白枯的想法就要简单多了,他道:“二弟多虑了,我们只是杀了一个官兵而已,朝廷还要征讨蒋义元,应该不会大费周章的与我们为敌,只要我们能将那个儒生安全的送回,便无碍了。”

    “但愿如此吧。”

    灰狐狸叹了口气,心里极其不安。

    “你啊,就是整天想得太多了。”白枯笑了笑,随即转身指着面前正在训练的八百余人说道:“还是好好看看我们的士兵吧,不出半月,我就能让他们形成战斗力,到时。”

    “大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觉得现在不是时机。”

    灰狐狸打断了他的话,面色沉重道:“秦淮欲攻打泗水关,距离此地不过两百里,如果我们有什么异动,他两三天内就能杀到,这对我们很不利啊。”

    白枯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灰狐狸道:“很好办,还和以前一样,练兵备战,等待时机。”

    “等待?呵呵,我等了足足二十年,我不想再等了!”

    白枯的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眼神中透着无限杀机。

    灰狐狸叹了口气,他知道白枯的心思,但此时确实不是起事的时机,这一点他相信白枯也明白,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罢了。

    这时,只见白枯自顾自的说道:“我的爷爷是前朝大将军白英,是被狗皇帝给杀死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最让我悲痛的是,我父亲从来就没想过要谋反,却被朝廷疑为乱党,抓住后乱箭穿心而死,当时我才九岁,这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从那时起我便发誓,有朝一日,定要将那狗皇帝碎尸万段!”

    说到最后,他牙缸紧咬,体内散发出无穷的恨意,似要将四周的空气都搅碎。

    灰狐狸沉默无语,他知道白枯的性子,也知道白枯的痛楚,身为人子,却不能为父报仇,天下间只怕没有比这更让人痛苦的事了。

    他看向灰狐狸,突道:“二弟,我已经决定好了,等秦淮的大军一撤走,我们就起事。”

    “先占据八十里外的涪城,然后招兵买马,搅他个天翻地覆!”

    “天翻地覆!”他又重复了一下这四个字。

    灰狐狸:“。”

    “大哥,如果你非要现在起事,不妨多联络几路人马,仅凭我们的力量,怕是不行。”

    灰狐狸妥协了。

    “你的意思是?”白枯问道。

    灰狐狸道:“前朝旧将的后代幸存者不可能只有大哥一人吧?我们可以四方打探联络,约定好时间一起起事,这样朝廷就会疲于应对,我们的压力也会小很多;还有其他山贼流寇,只要是朝廷的敌人,就是我们的盟友。”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就照你说的办!”

    白枯面带笑意。

    其实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没来得及说而已。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从远处跑来一个小厮,半跪道:“大当家的,官兵到了,他们正在寨门前挑战。”

    白枯摆手道:“不用管他们,紧闭寨门。”

    “诺。”

    小厮正待离去,却被灰狐狸叫了回来。

    他看向白枯,道:“大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见一见,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他们答应不来寻仇,就把那个儒生还给他们吧,以免节外生枝。”

    “你倒想得周全,好吧,那就去见一见。”

    白枯一甩袖袍,叫来了几个头目。

    他吩咐了一下接下来的训练事宜,随即和灰狐狸一起前往寨门。

    寨门前,凌枫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吕雯一直在前挑战,可对方始终关闭寨门,不管他怎么骂,都无济于事。

    这就说明山贼们想免战,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凌枫想了想,将吕雯叫了回来。

    吕雯拍马而回,颇有些气愤:“这帮贼寇,怎么骂都不出来。”

    “别白费心思了。”

    凌枫面色阴冷道:“等我们准备好了云梯再来吧,到时候一个不留!”

    其实像攻打山寨这种事根本就用不到什么云梯,尤其是眼前的山寨,实在太简陋了,如果调来军中的投石机的话,只需一块投石,就能将山寨大门砸的粉碎。

    可凌枫不想麻烦秦淮,更不想让秦淮知道韩子玉的事,所以他只能靠自己了。

    云梯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攻寨器械,但对于简陋的山寨来说,却是极其致命的。

    “咦,将军快看,寨墙上好像来了两个领头的。”吕雯突然指着山寨的方向说道。

    凌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当即夹了夹马腹,朝前行进了十几米,此时他才看清楚,寨墙上出现了一个威武的汉子,以及一个瘦弱的身穿儒袍的人。

    凌枫瞬间想到,这两人肯定就是大当家白枯,和二当家灰狐狸了,因为周围的人都对这两人毕恭毕敬的,由此可见二人在山寨中的身份极其尊崇。

    凌枫喊道:“两位当家的听着,本将奉命征讨,尔等若是识趣,就速速献降,否则半日之内,本将就可荡平这里,届时老少不留!”

    寨墙上,白枯看向灰狐狸,轻笑道:“这小子好大口气,待我下去戏耍他一番。”

    “大哥不可,还是以和为上策,莫要节外生枝啊。”

    “没事,你没听过那么一句话吗,叫不打不相识。待我下去和他谈。”白枯嘴角含笑,从一旁亲卫兵的手上接过横刀,随即朝内走去。

    他的武器是一把大型的横刀,尤其是刀柄,足有一尺,单手可握,双守亦可握,整个形状类似于陌刀,只有力气特别大的人才可以使用。

    看着白枯走下寨墙,灰狐狸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暗自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愿一切顺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