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9 墨大BOSS这是要虐死单身汪的节奏吗
作者:鑫鑫麻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059 墨大boss这是要虐死单身汪的节奏吗  简晓晨被他逗得十分开心,墨北衍不板着脸的时候,也是很可爱的嘛。

    随后,墨北衍将简晓晨揽入怀中,简晓晨也有些恶搞地做出一副被总裁包养的样子,随着他钻进车里。

    只是到了傍晚,简晓晨才明白墨北衍今天为什么这么地帮她,她小心翼翼这么久,竟还是被他下了套!

    “六千万的报酬。”某人压在简晓晨身上,笑得有些邪气。

    “六千万是做慈善啊!做慈善你还想要报酬?”简晓晨迎着墨北衍浴火暗含的眸子瞪回去,希望今天能用自己的机智争取好好睡一觉。

    “嗯?”墨北衍眉头轻挑,简晓晨已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我已经跟你说过谢谢了!”简晓晨再做一次无谓的挣扎。

    “不够。”轻轻吐出这两个字后,墨北衍早已按耐不住,双唇直接覆上简晓晨的嘴唇——他的嘴巴可不是用来说废话的。

    知道今天逃不过了,简晓晨索性迎合着他,享受其中。

    夜色浓郁,一场风月。

    第二天简晓晨一睁眼,就看到墨北衍正用手支着头,眼睛一眨不眨、满含柔情地望着自己。

    看简晓晨睁开了眼睛,墨北衍在她嘴巴上亲了一口,而后才满意地下床更衣。

    简晓晨洗漱完后墨北衍将一个包装精致的方形大盒子递给她,眼睛里都带着笑,“换上。”

    “今天有什么活动吗?”简晓晨发现墨北衍今天的穿着十分精致,整个人更添几分优雅与神采。

    “换上就知道了。”

    简晓晨摇头轻轻笑了,墨北衍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了?

    她乖乖走到梳妆台前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件华美的礼服,简晓晨拿出礼服走到镜子前,在身上笔画了一下,这件礼服竟有几分婚纱的浪漫典雅。

    她不记得墨北衍之前有说过什么重要的舞会,今天到底要去哪里呢?

    虽然心有疑惑,她还是乖乖把衣服换上了,墨北衍已等在门外,她一开门就看到他满脸的欣喜。

    “今天到底有什么活动?不是很重要的话我还是不去了,公司还有事情呢。”简晓晨在他含情脉脉的目光下别扭地说。

    “不用去公司,我早上帮你请过假了。”墨北衍淡淡道。

    “帮我请假了?”简晓晨惊讶不已。

    “萧梓杭是吧?你的助理,我早上给他打电话说你今天不去公司了,他说他懂,还说了两遍,所以,我应该算成功帮你请到假了。”墨北衍一本正经地道。

    “什么?”半天才反应过来的简晓晨脸上立刻挂上两抹红晕,她昨晚坐墨北衍的车走的,今天墨北衍又用她的手机给萧梓杭打的电话……说不清了说不清了……

    正自懊恼的简晓晨抬眼看见墨北衍狡猾的神色,立刻反应过来——他是故意的!

    她怒气冲冲地看着墨北衍,墨北衍急忙恢复了正经,“今天的确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对我都很重要,所以我们都必须要出席。”

    简晓晨实在想不到有什么重要的活动萧梓杭会不事先通知自己,便狐疑地望着墨北衍,威胁道:“最好真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可要跟你算这笔账!”

    “夫人打算要怎么算?”墨北衍故意凑到简晓晨耳朵边悄悄地问,热气哈在简晓晨耳根上,尽是无限的暧昧。

    简晓晨刚想认输,就被墨北衍拉进怀中,深情地吻上她的樱唇,亲了个够。

    待他意犹未尽地放开自己时,简晓晨立刻打住道:“好了好了,不是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吗,快点走吧。”

    墨北衍嘴角噙着笑,满意地看着面前穿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服的女人,眼里是无尽的宠溺,这一瞬间的小浪漫令简晓晨有些不太适应。

    直到发现简晓晨有些羞了,墨北衍才收起目光,拉着她的手往楼下走去。

    唐亦然已经将车开到了大门外等候着两人,墨北衍为简晓晨打开后座车门,等她坐定之后才关上车门,自己再绕到车的另一侧坐进去。

    虽然墨北衍平时对她也常有这样绅士的举动,但今天,简晓晨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是他的服装吗?还是……神态?

    对了,他今天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

    唐亦然驱车从墨宅出发,简晓晨和墨北衍坐在后座上,一路上,他拉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就像攥着一件十分宝贵的东西一样,而且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也许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简晓晨心里对将要到来的浪漫似乎有一些预兆。

    豪车往简晓晨平时不曾去过的道路上行驶,渐渐驶出市区,道路两旁风景极佳,看起来十分舒爽惬意。

    若是平时偶尔也能像现在这样出来玩一玩,肯定会十分享受。

    唐亦然开着车越往前风影就越好,天空也越蓝,简晓晨忍不住欣喜地问墨北衍,“我们今天该不会是要一起郊游的吧?”

    虽然觉得这不是墨北衍的风格,但是偶尔这样一次也不错。

    墨北衍摇了摇头,神秘道:“是比这更重要的事。”

    简晓晨撇了撇嘴,卖什么关子嘛。

    墨北衍神秘地抿着嘴,将她的小女儿家神态尽收眼底,而后溢出满满地宠溺。

    唐亦然虽然没有回头去看自家boss的神情,但明显感觉到,车里弥漫着一种粉色的氛围。

    真是,也不考虑一下他这个单身汪的感受,是要虐死他吗。

    看来爱情的力量真是十分伟大,若在几年前,墨北衍可就是粉色的反义词,他就算喝醉了,也是一座醉冰山而已。

    温柔?这个词根本不在墨大boss的字典里。

    黑色宾利在一片庄园前停下,举目望去,庄园的面积十分庞大,到处被五颜六色的花海覆盖着。

    这些花海被雕刻精致的围栏围起来,栅栏中间是一扇欧式风格雕刻的铁门。

    简晓晨被周围风景迷住了,忍不住左右张望,表情沉醉。

    看到她的反应,墨北衍嘴角笑意更深,相当地满足。

    庄园虽然是古典的风格,但他们二人在门前站立片刻后,庄园大门便自动向里打开了。

    简晓晨知道这庄园并未废弃,如今也有人在精心维护着它的典雅古朴和姹紫嫣红。

    墨北衍牵着简晓晨的手向庄园中走去,走到庄园正中间时,看到面前一座陈旧的古堡式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