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0 婚礼进行曲
作者:鑫鑫麻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060 婚礼进行曲  墨北衍牵着简晓晨的手向庄园中走去,走到庄园正中间时,看到面前一座陈旧的古堡式教堂。

    教堂外观的整体样貌是哥特式风格,教堂顶端尖塔高耸,下方有四根立柱在正前方支撑着,左右两侧各有一扇大大的镶嵌着彩色玻璃的长窗,正中间是一扇精细雕刻的两开大木门。

    她从来没有想过江城还有这么精致古典的教堂,一时间看呆了眼。

    墨北衍微笑道:“这座教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江城最早一批建立起来的教堂,但是因为规模较小,知道的人并不多。”

    简晓晨点点头,幸好知道的人不多,不然它也不可能还保留着这古典的风貌。

    “进去吧。”墨北衍道。

    简晓晨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时近中午,太阳十分热情,院中花朵在阳光照耀下也都显得十分精神,氤氲的香气在园中盈盈环绕着,微风轻拂,花海翻涌,这一切,都好似天上人间一般。

    墨北衍牵起简晓晨的手,二人步调一致地缓缓走进教堂中,进了教堂,简晓晨才发觉刚才所见到的,并非墨北衍给她的全部惊喜。

    装修严谨的教堂左侧坐着墨北川和恭叔,右侧坐着她已有几年没见的闺蜜程子萱!

    “橙子?”简晓晨惊讶地小声喊了出来。

    程子萱齐刘海下精致的脸上挂着笑容,起身朝简晓晨走了过去,拿起手上的长头纱,为好友戴上,然后对简晓晨笑道:“恭喜你,晓晨。”

    简晓晨整个过程都有点懵,现在是什么情况呀?

    她转头朝左侧望去,恭叔和墨北川也是一脸欢喜的笑容,好像今天要发生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

    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唐亦然将准备好的花束递给简晓晨,然后走到座位处,坐在恭叔和墨北川之后,一位牧师走到教堂正前方站定。

    这时候,《婚礼进行曲》的缓调变奏曲在教堂中回荡起来,墨北衍牵起简晓晨的手向着教堂前方走去。

    她没想到墨北衍会准备这样一个虽然简单却无比温馨的小型婚礼,之前她说要隐婚,他们只是扯了证她便搬进了墨家,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点点小遗憾。

    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穿着婚纱走向自己爱的男人呢。

    她手捧鲜花,在神圣的教堂中缓步向前,和墨北衍在浪漫的音乐中,共同走向永恒的承诺。

    “墨北衍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简晓晨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体谅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牧师带着沙哑的嗓音显得威严而不失和蔼。

    教堂柔和的光线洒落在墨北衍棱角分明的脸上,他的眼中只剩下温柔,望着站在他对面的女人。

    他温柔而坚定地开口道:“我愿意。”

    说出这三个字后,便是向上帝许下承诺,从此以后如果有违此誓,终生不幸。

    牧师接着对简晓晨道:“简晓晨小姐,你是否愿意嫁墨北衍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谅解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墨北衍望着简晓晨的眼神中有隐隐的期待,期待她说出那三个字,期待她立下和自己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同时,他又有一丝的不安,即便他们已经结婚。

    他害怕她不愿做出这份承诺,不愿和他一起携手共度余生。他从来没有这样没有把握,这样自卑过。

    简晓晨抬起眼眸,看着墨北衍的眼睛,而后微微一笑,薄唇轻启道:“我愿意。”

    那一瞬间,墨北衍的心被幸福感击中,而后溢满,膨胀。

    看着这对幸福的新人,牧师眼中满是慈爱。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早已离席准备好一切的唐亦然从一旁走到牧师身侧,端着两枚戒指,站在简晓晨和墨北衍中间。

    墨北衍拿起戒指,并温柔地牵起简晓晨的手来。

    “这是你们给彼此的承诺,从此以后互相尊重,爱护。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都承诺对彼此永远忠诚。”

    钻石在指尖光芒闪烁,就像爱情盛开时一般绚烂。

    而后两人相拥而吻,把自己的一生一世都承诺给了对方。

    从此以后,在上帝和彼此的生命中承诺,互相尊重、爱护、体谅、信任,互相扶持着走完余生。

    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在新人亲密接触的脸上映下斑驳的光和影,一切显得都是那样的神圣,在座除墨北川外都忍不住站起身来,轻轻拍掌,庆贺这对找到缘分的新人。

    那一吻绵长深刻,好像吻了一个世纪,好像吻到天荒地老。

    许久后,两人才不舍的分开,四目对忘着,依恋和感激以及其他百种情绪在其中交融双手紧握。

    牧师和众人已经十分默契地悄悄退出教堂,这一刻,他们的世界中只有彼此。

    简晓晨看着墨北衍,这一刻她才有一种她是真的嫁给墨北衍的自觉,这种感觉即使在夜夜缠绵时也没有过。

    怪不得需要结婚不光要在法律上扯结婚证,还需要结婚仪式,因为在亲朋好友见证下的仪式才更让人有真实感。

    教堂后的草地上,整齐地摆放着四个宴会餐桌,每个餐桌上都放着各色的西式美食,偏中间一些的餐桌上,放着一个三层的大蛋糕。

    程子萱站在蛋糕前不住地咽着口水,在国外这几年为了保持身材,她都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吃过甜食了。

    这一次她本来是不能这么轻易回国的,多亏晓晨找了个厉害的老公,三两下就轻松的搞定了三个老教授,给她特批了一次为期一周的假期。

    这一次婚礼这么特殊她又来得这么不容易,不大吃一顿实在不合适。

    程子萱心里想着,面上也忍不住郑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