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仙医在都市 第二十章好奇心
作者:掠痕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古帆的手伸入到褥子之下,再出现的时候,一张不过硬币大小的薄薄的黄纸出现在手中。(..)    这黄纸上画着诡异的线条,像是传说当中的鬼画符一般。    然后古帆如法制炮的从病床的其它三个角,也都找出了一张类似的小黄纸。    王成龙看呆了,一股怒气不可抑止的升腾上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黄纸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这些东西,堂而皇之的就出现在了这里,背后搞鬼之人,这到底心狠到了何种程度啊!    同时,王成龙也有着深深的自责。    让别人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之下把这些黄纸放在病床上……自己简直罪不可赦。    “烧了它!”古帆把四张小黄纸递给王成龙。    这是符箓,虽然在古帆来讲只能算最低等的符箓,但却有着聚集阴气的效果,并且对方布置的非常巧妙,阴气的中心点就在王老爷子身上,甚至让外人根本察觉不到有丝毫异常。    而等这些阴气在王老爷子体内聚集的多了,自然就会引爆王老爷子的心肌梗塞,从未瞬间爆发,让王老爷子毙命。    王成龙二话不说,直接拿出火机把这四张小黄纸烧掉了。    而就在这些黄纸被烧掉的瞬间,在一栋别墅的房间内正在跟三个女人赤膊大战的一个中年汉子眉头一皱。    挥手让三个女人让开,这个中年汉子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吕大师!”电话中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    “阵法被破了!”    “怎么可能!我完全按照大师的要求布置的。”    “昨天我就感觉不对劲,被我施展了阴气入体之人,怎么可能还能抢救的回来?看来昨天就有人拆台了。今天应该还是那个人。”    “大师,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要么,你就马上跑路,放弃一切,一旦暴露,你根本不可能斗的过王成龙。要么你就马上找人灭了那个跟我做对的人。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大师帮我!”    “我自然会出手,连续坏我两次好事,我断然不能轻饶了他!你来我这里,马上来,我们商议一下!”    “好,大师等我!”    挂了电话,这个吕姓中年汉子喃喃自语的说道:“到底是谁?但甭管是谁,阻我发财之路,都要死!”    第一医院,王老爷子的病房。    古帆再一次出手,用自身的灵力,把入侵到王老爷子体内的阴气消除掉了。    只是,连续被阴气入体破坏,王老爷子的身体机能下降的更快了。    其实,按照王老爷子的身体条件,哪怕这些阴气不引发心肌梗塞的爆发,也足以夺走他的生命。    “古先生,怎么样?”王成龙轻声问道。    “阴气算是清理了干净,剩下的就是疾病本身了!”古帆说道:“我需要回家拿一些东西。你也追查一下到底是谁在搞鬼。”    古帆可以马上用刺激的手法让王老爷子苏醒,然后拿玉片走人,那个背后搞鬼的人是不是再出手,也跟古帆没什么关系。    这样就能脱离出这个旋窝,会少很多麻烦。    但古帆不能这么做,也做不出来这样的选择。    在古帆看来,玉片的价值不可估量。自己随意拿走,何以心安?    还王老爷子一个健康,这样才算等值。    修真者,求的是一个念头上的通达,如果心中感觉别扭,这会对以后的修炼带来诸多的隐患,严重点说,甚至会引发心魔。    “我让司机送你!”王成龙说道。    “好!”古帆点点头,对陈佳欣说道:“你在这里等我还是跟我去?”    “跟你!”陈佳欣不想呆在这病房中,全是陌生人。并且她现在有太多话想要问古帆了,可以说她现在有着满肚子的疑惑跟不解。    “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古帆走了后,王雨烟实在忍不住了。    “成龙,说说看,我们怎么稀里糊涂的?”林雪堂跟朱胜寿也是满心好奇。    “林伯伯、朱伯伯,小妹,是这样的……”王成龙把古帆告诉他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阴气?阴煞?”林雪堂、朱胜寿跟王雨烟都是满脸诧异,貌似知道真相后,他们的疑惑更多了。    什么是阴气?什么是阴煞?它们是怎么入体的?怎么能够引发顽疾?这是什么原理?    “我也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听上去像是封建迷信。但是,现在我不得不信!”王成龙苦笑了一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跟接触这些东西,这种颠覆性的貌似超出了科学范畴之外的东西,让王成龙的心神也是震动的厉害。    “古老的一些东西,神鬼莫测!”林雪堂沉声的说道:“我倒是稍稍知晓一些在正常世界之外的一些东西,但也只是仅有耳闻!”    “看来这个古帆,很是了得。不仅仅只是医术高超的问题!”朱胜寿沉吟说道。    “古帆怎么样,这无关紧要!”王雨烟满脸煞气的看着王成龙说道:“哥,马上查,查一下到底是谁在做手脚。”    “嗯!”王成龙没说什么狠话,但满脸的煞气比王雨烟更甚。    林雪堂跟朱胜寿对望一眼,两人都很无奈……    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手脚,但从全局上来分析的话,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王氏内部之人,亲眼目睹这祸起萧墙之事,哪怕两人见过了无数风雨,也不由得内心唏嘘。    一辆车在前开路,一辆车在后跟随,古帆跟陈佳欣坐在中间的车内。    王成龙安排的很周到,也很谨慎,他明白古帆现在的安全到底有多重要。    虽然古帆认为自己不用如此保护,但却也没拒绝王成龙的如此安排。    但是,王成龙也许没想到,他的这种谨慎重视的安排,却恰恰把信号给传递给了一些人。    “老板,王成龙的人出了医院,护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离开了!”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对!老板,我们要怎么做?”    “查清楚了吗,刚才进入病房的,还有什么人?”    “就这一男一女!”    “这么说,目标基本上确定了?”    “嗯,应该就是这两个人,老板,做不做?”    “做!有杀过,没错过。你们找机会动手,如果出现意外,你放心,我会妥善安排好一切!”    “谢谢老板!”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清秀男子放下了手机,恭敬的说道:“吕大师,人员基本上确定了,我的人会出手,您不用出手了吧?”    “你的人有把握吗?”    “都是见过血的,一旦曝光就吃枪子的亡命之徒。他们做事,我还是很放心的!”    “哼,你可知道能够破掉我术法的人,根本就超出了普通人能理解的范围?一旦失手,你可知道会有多严重?”吕大师冷声说道:“找个人带我过去,他们得手也就罢了,一旦失败,我会亲自出手!”    清秀男子连忙说道:“那就劳烦大师您了。”    ——    “你到底是谁?”车子内,陈佳欣在盯了古帆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是古帆啊,东海大学的准大学生,因为要凑够开学时候的学费而到处找工作的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古帆早知道陈佳欣会询问,已经想好了应答策略。    “平凡的普通人?你能说的再离谱点吗?”陈佳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本小姐是三岁的小孩子啊。    “好吧好吧,告诉你,其实,我是个神仙!”古帆一本正经的说道。    各种传说中的神仙,原型其实都是修真者。    古帆现在虽然不算是多么厉害的修真者,但毕竟也是个修真者,跟神仙划上等号,这还是很合理的。    “我去……”陈佳欣信古帆才怪,神仙,能把牛皮吹的更大一些吗?    古帆耸耸肩膀,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现如今,说实话往往反而让人不相信。    “你今年多大?”陈佳欣看古帆闭嘴不谈,知道古帆不可能主动告诉自己什么,她只能主动询问。    要不然,陈佳欣感觉自己会被好奇心给折磨死。    她也第一次明白,原来好奇心太过强盛的时候,会让人那么难受。简直就是百爪挠心。    “比你大!”古帆笑眯眯说道。    “到底多大啊!”陈佳欣狠狠跺脚。    “你查户口啊!”古帆笑着说道:“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魅力非常非常大的人,当你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断去了解我的时候,你会不可救药的喜欢上我的。所以,你还是什么都不要问了!”    “我喜欢你?我发现你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自恋!”陈佳欣无语了,腼腆,不要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古帆呢?    “谢谢你的夸奖!”古帆笑着说道。    陈佳欣忍不住又翻了翻白眼,有点无语了。    “你是准大学生,这么说的话,年龄肯定不大,也就十八或者十九岁的样子。”陈佳欣看着古帆自己来分析。    古帆不置可否,笑而不语。    “年龄这么小,却有那么多本事!你到底是怎么学的?”开锁、一个能打一群,还会医术,貌似更有着一些近乎不可思议的能力,对了,学习还那么好。    只是如此想想,陈佳欣就感觉自己有点晕乎乎的。    对比一下,陈佳欣发现自己哪里是什么天才啊。像古帆这样的才算真正的天才。    陈佳欣被打击的不轻。    古帆暗笑,心想:“这样应该能更吃定这个小妮子了吧?其实她骨子中非常骄傲。粉碎她的这种骄傲,她还不乖乖配合?嘿嘿,陈姐,你就等着给我涨工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