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仙医在都市 第七十一章 最坏打算
作者:掠痕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昌城第一医院。(..):efefd    刘封阴沉着脸,眼神冰寒。    检查室的门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走了出来。    看到端坐着的刘封,老医生微微叹气,走近了说道:“你是刘成的父亲”    “对,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刘封满脸期盼的问道。    “跟我到办公室吧”老医生微微叹气。    刘封心中一沉。    “医生,你说吧,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在办公室,刘封深吸一口气的说道。    “刘先生,我相信你把人送来检查的时候,应该已经有了一个心理准备。你儿子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脑死亡”老医生叹气的说道:“对不起,对这样的病症,我们现在还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    “医生,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了吗”刘封脸色黯淡,是,这个结果他早有心理准备,但同时他还怀着那么一点的希望啊。现在这么点希望也被无情的扑灭了。    “对不起”老医生神色黯然。    刘封紧握拳头,恨不得一巴掌直接把这个医生给拍死人都救不回来,你还当医生干啥    “那在那个方面”刘封克制着自己,继续询问。    “恐怕这个也让刘先生失望了脑死亡会影响到全身各项功能。这传宗接代的能力,也已经丧失掉了”老医生叹气说道。    刘封面色灰白,一点念想也没了。    抱着刘成到了医院外的车里,刘封脸色阴沉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三长老”    “我现在需要知道,到底有结果了没有”刘封沉声的问道。    “那个,三长老,我们现在还在寻找线索。这个人好像凭空蒸发了一般,任何有关这个车子的记录,我们都追查不到”    “蠢货愚蠢至极”刘封怒不可赦的训斥:“多长时间了你告诉我,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为什么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对不起三长老,我们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寻找,可是”    “我不想听什么可是,一点也不想听。我要的是结果,结果你懂吗如果你不能给我结果。那我就结果了你”刘封气冲冲的挂断了手机,脸色铁青,气喘吁吁    “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刘封咬牙切齿的低吼。    “义,你看看这个情报”米高兰递给秦鹏义一张纸。    “义武门三长老刘封他找古帆做什么”秦鹏义皱眉的问道。    “刘封的儿子刘成,成了活死人”    “古帆做的”    “应该是”    “你帮着隐藏下来了”秦鹏义眉头更是紧皱。    “嗯,暂时应该找不到古帆的下落。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咱们女儿这个关键时刻的治疗”米高兰点点头。    “你做的没错”秦鹏义沉声的说道:“这个古帆,做事怎么如此的拖泥带水既然有了冲突,该杀也就杀了。不杀,反而后患无穷”    “不如我们帮他清理掉这个麻烦”米高兰说道。    虽然现在秦沐雨的安危还是个未知数,但现在所拥有的希望全都是古帆带来的。这种恩情,在秦鹏义跟米高兰这边,真的比什么都厚重。帮古帆清理掉这些麻烦,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用”秦鹏义说道:“他自己招惹来的麻烦,他自己解决只要今天不来打扰就行”    “你是说”米高兰皱眉。    “虽然那位反出了义武门,义武门也因为他而实力大降。(..)但谁都不能否认那位跟义武门藕断丝连的关系。我们没必要在一开始就把一切都吸引到我们身上来他如果能救了雨儿,我们感激他。但不会把我们整个秦家都拉到他的战车上”秦鹏义沉声的说道:“兰,我是秦家家主,我们必须要从家族的利益上去考虑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    “可我们这样是不是”    “兰,他来自于仙医门”秦鹏义笑着说道:“圈子中,谁不知道仙医门的特殊就算闹到那位出面的程度,他敢对仙医门如何”    “这个可说不好”米高兰还是有点忧心忡忡,那位的性格可不是一般的冲动外加无法无天。    “说不好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吧最起码现在的小猫小虾根本对古帆造不成什么威胁。大不了在惊动那位后,让爷爷和叔爷他们出面也还不晚。但是这必须要建立在雨儿能续命的基础上”秦鹏义看向别墅的方向,眼神中满是担忧。    米高兰仔细想了想,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她现在其实已经帮古帆了。    “还有一个情况”米高兰有点苦笑。    “也是有关古帆的”秦鹏义问道。    “对,这次是东海特勤局红组的人,他们也在寻找古帆”秦家有着庞大的情报网络,而现在,在秦沐雨生命是不是能够得到延续的关键时刻,这个情报网络的力量也是稍稍做了一些倾斜。    所以米高兰现在可以拿到昌城附近一切有关古帆、秦家的情报信息。    “古帆跟他们有过节”秦鹏义皱眉。    “不像有过节的样子,好像在拉拢”米高兰说道。    “哼东海特勤局膨胀的很厉害啊拉拢古帆哈哈哈,不用拦着,但必须在事后”秦鹏义笑着说道:“我倒是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在古帆跟前碰壁的”    “你就不能点明吗这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米高兰无奈的说道:“小心古帆知晓这一切记恨你”    “记恨我干啥,这又不是什么仇恨,连这个都需要我出面再说了,你啊,关心则乱,你怎么知道古帆就一定乐意我们出面帮忙呢别到时候热心反倒是没引来好结果”秦鹏义说道:“别管这些了,岳父那边还是联系不上吗”    “一直没信号”米高兰脸色黯然的摇摇头。    “放心吧,岳父大人一定没事的”秦鹏义把米高兰搂在怀里轻声的说道。    “我总担心,昆仑山那边神秘莫测”米高兰轻声说道。    “我以秦家家主的名义跟昆仑派联系一下吧。看看他们能不能提供一些线索”秦鹏义轻声说道。    “嗯,你快联系”米高兰眼睛一亮,催促的说道。    “好”秦鹏义也不废话,马上拿出了手机。    现代社会,手机已经是所有人都必不可少的通讯工具了,哪怕修真者,也是如此。    “真是岂有此理”昌城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一个中年男子脸色阴沉的来回渡步。    “队长,怎么就牵扯到秦家了”而在这套房内,还站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俊朗男子,此时的他眉头紧皱,很有点想不明白。    “你问我,我问谁去”段敬源很不爽的说道。    “好了好了,队长,稍安勿躁,秦家那边不是说了吗这只是暂时的而已,我们忍忍也就过去了”狄文峰笑眯眯的说道,只是眼睛中却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不忍还能有什么办法人家秦家在特勤局红组总部手握大权如果他们要跟我们竞争,我们哪里有半点优势原本想着组长让我们一个队长、一个副队长联袂前来已经够重视的了。没想到”段敬源很是无奈。    “队长,我不认为秦家是在招揽古帆”狄文峰笑着说道。    “何出此言”段敬源眼睛一亮的问道。    “很简单,因为古帆还不值得秦鹏义亲自过来”狄文峰笑着说道:“秦鹏义什么身份秦家家主,四大家族之一这样的存在,一个古帆还吸引不来的吧这其内肯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秘存在。”    “说的好像有道理”段敬源说道。    “我的好队长,这不是好像有道理,而是个事实好不好”狄文峰无奈的说道。    “好,好,是个事实就好。只要秦家不跟我们抢,古帆就跑不了”段敬源笑着说道。    “这个,可不好说”狄文峰摇头苦笑。    “怎么不好说,我们堂堂一大队两大队长亲自出马,还搞不定一个古帆”段敬源瞪大眼睛。    “那个,队长,我们搞不定的人多了。很多年了吧,我们很难再吸收到来源于门派中的高手。新人都源自于我们自身的培养。这还不能让人心生警惕吗这个古帆凭空出现,你认为是散修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狄文峰认真问道。    “这个你说的也不对,并不是所有出身门派的弟子都不选择加入的”段敬源喃喃的说道,但听这声音就知道他的底气到底有多么的不足了。    “这还不都是冲着我们的资源来的现在小门派很难生存,没有这个前提条件,他们能加入我们吗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狄文峰眼神中有着一抹黯然。    如果,如果整个中华神州的修真者都能团结在特勤局麾下,国外还有什么力量敢来国内嚣张到时候,将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安定局面    可惜,几千年来,没人能改变这一点。    连浩劫战争时期有些修真者都敢不管不问,更何况是现在跟他们讲什么国家道义,根本就讲不通    “我们带着诚意而来,他不答应,是他的损失”段敬源嘀咕着说道:“不说了,不说了,等秦家通知,真郁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