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仙医在都市 第一百零二章找上门
作者:掠痕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阴老确实在纠结!    因为他现在不能确定古帆的身份!    是门派中人还是特勤局的人?    这两者之间的差别,那可就太大了。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如果是前者,阴老就不用有现在这般的担心,哪怕出身名门大派,阴老也敢动一动,阴煞门也不是吃素的。说不惧怕任何宗门,这话阴老也敢说。    但如果是后者,这麻烦就太大了。    那么,现在还要不要继续的前往昌城呢?阴老满脸的阴晴不定。    “去!”阴老很快就下定了决心,然后通知了凌东云一些,让凌东云停止其它的动作。    “我只是凌寒的保镖而已……”阴老喃喃自语,桀桀的笑了一声。    很快,轮到阴老登机了。他施施然的上了飞机。    不到一个小时,阴老就出现在了昌城机场,然后搭乘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往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位于接近郊区的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慢慢渡步走了过去。    走到简陋的也没挂什么匾牌的大门前,马上就有人闪了出现,看着阴老问道:“什么人,来此何事?”    “阴煞门长老阴冲前来拜会陆局长!”阴老自报家门,笑容可掬。    “稍等!”来人脸色慎重。    阴煞门啊,能成为阴煞门的长老,据说必须要达到筑基期?    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这可是身份尊贵的大人物,万万不能有半点的怠慢。    所以,在有人去通报后,也有人马上带阴老去了一处地方等候,最起码要有个坐着的,能喝茶的地方不是?    陆志为得到消息后,先是一阵吃惊,接着也就一片的恍然。(..)    先前的那些眼睛已经消失了。    而阴冲现在却来这里了!    阴煞门,不正是活跃在西省的吗?看来,应该跟古帆有着一些纠葛呢。就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个阴冲,又打算如何?他难道还不知道古帆的身份?    嗯,肯定是了。    阴煞门虽然强大,传承也悠久,据说,据说实力非常非常的强大。但貌似还不敢得罪仙医门的吧?不说仙医门积累下来的底蕴,单单站出来为仙医门护道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    阴煞门,完全不够看!    “阴长老,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陆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陆志为笑着抱拳,一脸的歉意。    陆志为不到筑基期,不,严格的来讲,应该说他不到先天。因为陆志为并不是一个修真者,而是一个古武者。    相比修真者,还是古武者的数量更多一些。毕竟修真需要什么道根,那东西,并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不过,虽然陆志为实力没阴冲强,但陆志为却有百分之一千的信心,任凭什么情况下,阴冲也不敢在他的地盘上动手!    谁敢挑衅特勤局的底线,都必定不会有好下场。    “陆局长,久闻大名!”阴冲倒是第一次见陆志为,他也不敢怠慢,客气的说道。    “阴长老客气了!贵宗貌似也有一些弟子在局内当差的吧?说起来咱们还都是自己人。”陆志为笑着说道:“里面请!”    “请!”阴冲满脸笑容,陆志为的客套让他也很是受用。    到了真正的会客厅,双方纷纷落座,并且有人送上茶水后,陆志为这才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阴长老这次前来我西省分局可有什么要事?”    “谈不上什么要事,并且也跟阴煞门没什么关联,纯粹是我个人的一些私事儿!”阴冲笑着说道。(..)    “阴长老请讲,有用的着我陆志为的地方,可千万别跟我客气!”陆志为笑着说道。    “嗯,是这样的,陆局长是不是安排了几个人,有个女孩叫黄乐乐的?”阴冲问道。    陆志为心道果然如此。    看来古帆躲避的就是这么个人了。    不过陆志为真有点想不通,古帆为什么要躲?他可是仙医门门主啊,他的护道者呢?仙医门每一代可都是公认的无敌于天下的至强者啊!敢动仙医门虎须的,还真的很少很少。    “对,受朋友委托暂时照看一番。我那朋友说遇到了困难,莫非……”陆志为问道。    “哎,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些私人恩怨而已。我前来打探,也不是说对那些普通人动手。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哪里而已!”阴冲很直接,真真假假中的坦白跟坦诚,这才不会让人怀疑。    这是一个人老成精的人物。    “人不在我这里。他的朋友倒是在!”陆志为沉吟片刻说道:“阴长老,我能照看他的朋友,这就说明这是我的朋友,并且,关系如何,阴长老也应该能够猜测的到。不知道你们之间,可有化解的可能性?”陆志为认真的问道。    “陆局长,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其实我只是想见一面那个小友,当面询问一些事情而已。”阴冲笑着说道。    “阴长老,没有和解的可能性吗?”陆志为脸色严肃,要选择的话,他自然选择站在古帆这边。    “也算不上恩怨而已!对了,这位可是你们特勤局的成员?”阴冲只要还是想确定这个。    “不是!”陆志为摇摇头,他在考虑要不要透露一下古帆的身份。    但仔细想了想,陆志为还是没这么做。    古帆那边很明显在准备着什么。万一阴冲得知到古帆的身份而逃走,他反倒是好心办坏事了。    如果阴冲在这里等古帆的话,在这里,阴冲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那就好!嗯,陆局长,我也不让你难做。我就在这里等他,并且绝对不会在这里动手,你看如何?”阴冲笑着说道。    陆志为沉吟一下认真的说道:“那人是我的朋友,如果阴长老执意要如何的话,我会很为难!”    “哈哈哈,说了没什么恩怨的。陆局长放心!”阴冲哈哈大笑。    “好,那我就安排阴长老住下!”陆志为爽快的说道。    “多谢陆局长了!”阴冲抱拳感谢。    让人把阴冲安排好之后,陆志为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联系一下古帆。    只是,等他联系古帆的时候,却被提示关机。    陆志为让人间隔一段时间就打一个,直到电话通了为止。    足足三个小时后,陆志为这才被告知古帆的手机开机了。    “陆局长,你找我?打那么多电话!”古帆一开机就被提醒,看到那么多未接来电,古帆也是不敢怠慢,生怕程淑梦她们出现了什么意外。    “古门主,你放心,你的朋友们都安置妥当,现在安全的很!”陆志为果然是一个心思玲珑的人物。    “那陆局长这是……”古帆纳闷了。    “是这样的,阴煞门的一位叫阴冲的长老前来,指名道姓的找你,现在就在我们这里等你呢!”陆志为说道。    “阴煞门?长老?”古帆一愣,接着问道:“可是从宁城而来?”    “正是!”陆志为点头。    “好胆!”古帆声音冰冷了下来。    “古门主可是跟他有仇?虽然阴煞门不好得罪,但我稍做安排,斩杀了此人,让阴煞门还说不出什么来,这倒是不困难的。”西省特勤局力量不算多强大这不假,但在自己的总部,陆志为还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灭杀阴冲的。    “陆局长好意我心领了。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古帆被陆志为吓了一大跳,这个人,真是,真是让古帆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了。为了攀上关系,这是什么事都敢做啊!    陆志为颇为遗憾。    “古门主,阴煞门,实力很强劲的。可比四大家族。并且也有不少优秀的弟子在特勤局当差。你亮明身份的话,一切事情都有商谈的余地!”陆志为说道:“我的意思是——饶阴冲一次?”    “这次之后,该知道的应该都能知道了吧?不用提前。我不日返回,还请陆局长在这段时间内多多照看一下我的朋友!”古帆没说阴冲跟凌寒那边的关系。在这方面,古帆不需要牵扯太多。    再说,没调查就没发言权,也许阴冲只是单纯的凌寒的保镖呢?这年头,只要有钱,请来筑基期的高手做保镖这也不是不能的。    “古门主放心,人在我这里,我保证绝对的安全!”陆志为严肃说道。    “劳烦陆局长了!”古帆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下,思考着特勤局、阴煞门、阴冲单独上门、陆志为接待如此种种,这让古帆看清楚了很多很多。    一句话,没什么特定的阵营啊!这各方面关系还真是复杂的很呢。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招惹到我,我管你们如何。但要招惹到我……我跟历代先祖都有点不同呢!”古帆冷笑了一下,然后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现在,古帆身在太城,他要回仙医门。    “又没钱了!”在太城了租了一辆车,古帆的口袋基本上完全空了。    对此,古帆实在是无奈的很。    他本就没什么钱,又是坐飞机又是租车的,把先前从陈婉清领到的不多的工资都花费进去了。    幸好现在车子已经到手,也不怎么需要钱。    至于回去的时候,再说吧,大不了厚着脸皮让陈佳欣帮订一张机票!    很快,古帆远离了太城,往东开了足足三百多公里,然后进入了太行山区。    然后,古帆把车子仔细的存放好,这才徒步行走,钻入到茫茫的太行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