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一章 必须是穿越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怎么回事?”肖明礼桌子上的水杯突然倾倒泼洒了出来,正常行驶中的运盛一号客货两用船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样,猛然一顿。“哪来的晃动?搁浅了?撞船了?”

    “不知道!外面太黑了,看不清楚。”一直看着窗外的刘大发略有些惊奇,不过很快他的脸上便浮满了惊慌,“怎么回事?天怎么变亮了?!”

    肖明礼也感觉到船舱中陡然一亮,刺眼的白光充满了整个舱室。这可绝对不是船舱中昏暗的灯光所能产生的效果,肖明礼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了嘈杂混乱的声音,船只有略微倾斜的感觉。

    很快,感觉到船舱再次恢复了正常,肖明礼睁开眼睛,一个箭步冲到了甲板上。外面依旧是一片黑暗,船已经停下,侧倾似乎也已经停止。左前方隐约传来喊话声,但航道上风声很大,急切间听不清楚。

    甲板上人越来越多,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间或夹杂着小孩的哭闹声。

    “请大家不要惊慌,我们的船只意外搁浅,目前正在联系海事部门施救,请大家有序回到船舱……”船上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一遍遍重复着。

    “情况怎么样?”运盛一号船长萧百浪一脸焦急地问道,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船舱没有进水,船体完好无损。”轮机长韩德智刚和人检查完船体及设备,就急急上来汇报。

    “有没有人受伤?快去各个客舱检查,有受伤的赶紧进行急救。”萧百浪挥了挥手,示意船医赶紧去处理,“导航设备还是没信号吗?”

    “嗯,不光这样,海事卫星电话也无法接通。而且……”大副王铁锤摸出了兜里的手机,一样没有信号。

    萧百浪无语了,良久,才问道:“那驳船怎么回事?也搁浅了?真是奇怪了,这航道走了这么多年,目前又是丰水期,怎么会搁浅呢。”

    没人能回答,刚才天空中发生的异象让每个人隐约都有不好的联想。

    船上的服务员进入了各个客舱,询问每个乘客的情况,以及需要什么帮助。在她们的努力下,乘客们暂时恢复了镇定,吵吵嚷嚷的声音慢慢变小。

    “这是海风!”王启年闻着腥湿的空气,断然道,“我在舟山群岛吹了整整三年,绝对不会弄错。”

    “海风?不会吧?我们可是在长江内河上航行。”某县级市委办主任马乾祖递了一支烟给王启年,疑惑道。

    “所以我很奇怪。而且你没发现吗?”王启年打开了他的强光手电筒,朝远处照了照,“我们搁浅的这条河宽度不过三十来米,水深顶多三四米。目前我们的位置应该是这条河的出海口,至少离出海口不远。”

    “别想太多了。”马乾祖将烟蒂扔进了河里,转眼朝船舱走去,“天亮就知道情况了。”

    服务员给乘客们分发了许多饼干,并给每个人端来了热水。乘客们的不满平息了不少,大多静静等待着救援人员的到来,有的人甚至宽心地回床铺睡觉去了。

    *********************************

    邵树德不满地嘟囔了几声,从床上爬了起来。太阳早已经升起,甲板上声音很嘈杂,像是很多人情绪激动地在吵架,也有人在哭。

    “怎么了?”邵树德轻轻拍了拍面前一人的肩膀,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和邵树德是老乡,在船上认识的,两人昨天聊得还挺不错。

    “邵哥!出大事了!”小伙子钱浩剧烈挥舞着手臂,激动道,“我们穿越了!这里不是长江!我们穿越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邵树德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不过联想到昨晚那诡异的情况,他又生生憋住了没说出来。

    “而且,邵哥,你看天空!”钱浩一脸激动地仰头看着太阳。

    “草!”这下邵树德也愣住了,现在差不多早上八点半,太阳已经老高了。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太阳居然挂在北边的天空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现在是在南半球!

    “还没有海事部门的人来救援?”邵树德这句话刚出口他就知道说错了,尼玛这都在南半球了还救个屁啊!

    “船上通讯设备全部失灵,从昨晚到现在就没能联系上别人!卫星导航也没信号!”钱浩一边说着,还一边顺手指着船长室,“你看,船长室的门口堵着一群人呢,都是在找说法的。”

    邵树德抬眼望去,果然,船长室门口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只不过声音太嘈杂,听不清楚他们在讲什么。

    “旅客朋友们……”萧百浪额头上全是汗,衣领子也被揪歪了,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具体的情况我们正在核实!请大家放心,我们已经派人上岸求助!”

    旅客们显然不满意这种说辞,又开始七嘴八舌地声讨起来,有些脾气暴躁的人甚至开始推搡起来,保安们赶紧上前,隔开人群。

    “咦!他们回来了!王铁锤他们回来了!”保安队长林有德突然大吼一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好像是他们几个啊!”

    “不对!后面有人在追他们!”

    “我勒个去!那是什么人?脸上涂得像个鬼样!”

    “啊!印第安人!这是拍电影么?”

    萧百浪一把冲开人群,趴到栏杆上,朝前方望去。果然是他的大副王铁锤!

    早上王铁锤带着两名保安乘救生艇上岸求助,这才过去两个多小时,怎么就回来了?而且还是被人撵回来?那后面是什么人?身上围着兽皮,头上插着鸟毛,叽里呱啦地不知道喊些什么。

    王铁锤三人连滚带爬地爬上救生艇,迅速发动机器向河中心驶去,幸好后面的追兵还有点距离,又没什么远程兵器,这才让他们顺利脱离了危险。

    “我的妈呀,可算是回来了!”王铁锤瘫坐在甲板上,喘着粗气。

    “有没有找到人?发生了什么事?追你的是什么人?”萧百浪一连串的疑惑砸向王铁锤,语气又快又急。

    “我们……我们找了半天也没遇到人。”王铁锤喘了口气,道:“这地方就跟荒郊野外似的,根本就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也不对,我们遇上了这些印第安人。nainai个熊,老远看见我们就挺着长矛大呼小叫冲过来,就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

    萧百浪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个保安,他们同时点了点头,证实王铁锤所言不虚。

    “轰!”人群一下子炸开了,王铁锤带回来的消息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听到的人或喜或悲,或茫然无措,或情绪激动,不一而足。

    “又来了好多印第安人!”突然有人大喊了起来。

    果然,只见刚才追着王铁锤的那几个“疑似印第安人”已经冲到了岸边,举着长矛在那里示威。在他们身后的树林边缘,又冒出了十几个和他们同样装束的人,正在快速往河岸边赶来。

    “他们在干什么?啊,我中箭了!”有个倒霉鬼忽然惨叫了起来。人群一下子如受惊的鹿群一般散开。船医第一时间拖着急救箱赶了过去,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家伙根本没中箭,只不过衣袖被箭矢she穿了。很快,又有几只箭零星地落在甲板上。前方搁浅的几条驳船和拖轮也受到了弓箭照顾,原本在探头探脑张望的几个人迅速躲进了船舱。

    “是骨箭!手艺很粗糙。”王启年猫着腰捡起了一枝散落的箭矢,“看刚才箭矢的力道,弓也强不到哪去,至少保养得不好。”

    “得想办法把他们赶走。”旁边有个二十仈jiu的黑脸汉子猫着腰靠了过来,“货舱里有很多高jing度狩猎弩,比他们这破弓箭强多了。只要she倒几个,那些野人多半就一哄而散了。”

    “这……这是犯法的吧?”马乾祖有些不确定。

    “屁个犯法!”一旁的萧百浪恶狠狠地吐出一句,“他们都用箭she我们了,就不兴我们给他们来几下?小林,你带几个人下货仓,拿几把狩猎弩上来。”

    保安队长林有德赶紧应声,带了几个保安匆匆下货仓去了。

    对面的“疑似印第安人”还在那大喊,甚至有几把木制标枪飞向了驳船和运盛一号,还好没造成任何伤亡。

    “船长,狩猎弩来了。”林有德和四个保安一人拖着个纸箱,赶了过来。

    黑脸汉子一言不发地组装起狩猎弩,然后装箭、上弦、瞄准。

    “噌!”8毫米无羽箭飞速窜了出去,河岸上一名“疑似印第安人”晃了晃,然后倒了下去。“噌!”“噌!”黑脸汉子又是上完两支箭she了出去,脸不红气不喘,两支箭均告命中。

    岸边的“印第安人”和船上的乘客同时看傻了。“印第安人”愣了一下,随即转身朝树林里跑去,船上的乘客则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黑脸汉子。

    “高jing度狩猎弩,带光学瞄准镜。8毫米无羽箭,箭矢初速150米/秒,有效she程125米,60米距离偏差在20毫米以内,这满打满算还不到20米,打不中就有鬼了。嗯,别看我了,我平时打猎的时候常用这玩意儿。”黑脸汉子难得脸红了一下。

    “这几个印第安人都死了吧?这……这虽然是自卫,但是也是防卫过当吧?”船医王辽有些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

    “嗤!老王,现代社会还有这造型的印第安人吗?再说了,昨晚到现在发生那么多事,你咋还没明白过来呢?依我看哪,我们肯定穿越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是在哪,什么年代。”林有德耻笑着船医老王,说着说着表情竟然还有些向往,敢情这小子早盼着穿越呢。

    萧百浪缓缓站起了身,叹了口气,神se复杂道:“看来我们要召开个全体大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