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章 库艾特的到来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时间进入4月,穿越众播种的1000亩大豆进入了关键的灌浆期。金科拉带着农业局的人几乎整天吃住在田间。由于连续二十来天没有下雨,执委会甚至动员了大批人手进行人工灌溉,以确保产量。毕竟这凝聚着穿越众半年多来的心血,容不得半点马虎。

    4月21ri清晨,凉爽的南大西洋季风带来了穿越众盼望已久的湿气,同时也带来了阔别半年之久的一位老朋友,库艾特船长带着他的盖伦船橙se河流号驶进了港口。

    运盛一号上的王启年最初以为是敌袭。当彭志成带着两个班的jing备队员们赶过来增援的时候,发现库艾特船长已经乘坐小船登上了码头。

    消息很快传播了开来,许多没有上工的穿越众也赶来了码头。

    “亲爱的高,我回来了!”库艾特船长穿着一身考究的礼服,脸se也相当不错,显然这家伙在下船前换了衣服。

    “很高兴见到您,我的船长先生。”高摩作为外交委员,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

    “我也同样很高兴见到你,高。这座港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彪悍的军人、美丽的瓷器、还有这条令人惊叹的船。”库艾特回头看了看运盛一号,“说实话,你们真的很让我惊奇。这才几个月不见,你们就建起了这么一座坚固的码头。”说道坚固这个词的时候,库艾特还使劲跺了跺码头的水泥地面。

    “今后你会习惯这一切的。”高摩笑道,“不说说给我们带了哪些礼物吗?”

    “哈哈,当然。”库艾特咧着嘴笑道,“库艾特船长的信誉一贯良好,我可是严格按照约定带来了你们需要的东西。牛、马、羊、种子、铜、铅、硝石、硫磺、石墨、帆布、武器等等一切你们需要的东西,当然了,还有一船瑞士加尔文派移民,和一些德意志、尼德兰和英格兰工匠。”

    伴随着库艾特船长的话语,他身后的橙se河流号上水手们放下了跳板,一群穿着破旧衣衫的欧洲男女沉默地开始上岸。这群人大多是青壮年,其中甚至还有小孩。有的人有一些简单的行李,更多的人则一无所有。

    17世纪的欧洲正在闹大范围的饥荒,这从他们飞涨的粮食价格上就可以看出端倪。瑞士地处山区,在这个寒冷的小冰河时期,农业生产周期本已大幅缩短,雪上加霜的是阿尔卑斯冰川的扩大,导致耕地不断减少,造成了连年的饥荒。再加上信奉传统天主教的教徒对新教加尔文派教徒的宗教迫害,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促成了这些瑞士移民到新大陆来碰碰运气的想法。

    这次库艾特带来的移民一共183人,除去15名各国工匠外,剩下的都是瑞士移民。其中青壮年男子109人,妇女和小孩59人,大多数是德裔,少数是法裔。这些人茫然无措的站在码头上,看着陆续赶来的“鞑坦人”,略微有些紧张。

    得到执委会紧急授权的司法委员白斯文向这些新移民们宣布,他们已经正式成为东岸公司的雇佣工人。他们将为东岸公司至少工作5年,以偿付他们来到美洲的船票费用。这和来之前库艾特船长宣传的一样,他们基本能够接受,唯一的担心就是他们是否会承担极为繁重的劳役。

    人口之外就是物资了。由于和穿越众的约定,库艾特船长带来了大量穿越众急需的物资:铜20吨、铅10吨;新式苏尔火绳枪50枝、各型火炮10门(配火药、弹丸若干);帆布、帐篷、硝石、硫磺、索具、石墨、黄铜、渔网、布匹、药品、种子若干;4只荷斯坦牛、4只西门塔尔牛、8匹安达卢西亚马、绵羊山羊猪12只(头)、鸡鸭鹅若干。

    这些物资到来后,穿越众的生活、生产水平必将得到一个飞跃。金科拉带着人一脸喜se地牵着这些家畜、家禽往农业局安置,至于武器则由彭志成和王启年接收,邵树德则负责将剩下的物资堆进仓库,并造册统计。

    新移民们被安置进了穿越众之前居住的简易木屋内。现在穿越众已经建起了几十套砖瓦房子,不少人已经搬过去住了,正好腾出了空房。有家庭的按照家庭单独住一间,没家庭的就分男女四人一间。新移民中有造船匠5人、枪匠2人、铸炮匠2人、铁匠1人、木匠1人、制绳匠1人、制帆匠1人、酿酒师1人、牧师(兼医生兼化学家兼画家…)1人。

    穿越众原本只是让库艾特找一些造船和制作枪炮方面的人才,没想到他一股脑儿找来了这么多。不过都是对穿越众有用的人才,高摩自然是求之不得。执委会给这些工匠们待遇不错,不但可以享受到单间,而且可以经常享用一些酒、肉之类的食物。

    关于新移民的政治地位问题,在穿越众内部引起了很大争议,就连执委会思想也没有完全统一。不得已,当晚由马乾祖提议,穿越众召开了第二次全体大会。

    这次大会着重讨论穿越众团体的政治地位和新移民地政治地位问题。第一个议题还好说,穿越众目前内部组织是有了,但是还缺乏一个对外的统一称呼,说白了就是到底是以国家的名义还是以别的什么名义与人打交道。

    很多年轻的穿越众表示应该立刻建国,一些老成持重的则认为国家的名义较为敏感,应该以诸如东岸公司之类的名义继续低调发展,等时机成熟了再打出国家的旗号。

    目前这批穿越众还是以年轻人为主,而且这些人通过前段时间的劳动形成了一个个稳固的小集体,人数的优势能够让他们有很大可能通过任何一项提案。不过在建立国家这种重大事项上需要三分之二以上人员同意,结果以肖明礼为首的一帮小年轻提出的建立“华夏东岸共和国”的提案只获得了61%的赞成票,功败垂成。最后会议作出决定,还是以东岸公司的名义继续与外界交往。

    第二个提案是关于新移民地政治地位问题。这个问题说白了就是新移民能否取得和穿越众平等的政治地位。目前这批移民都还只是东岸公司的契约奴,他们需要为东岸公司工作满5年才能获得ziyou民的身份。

    “可以授予ziyou民土地,但是不能给予他们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肖明礼的话得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拥护,“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全体568人的,决不能让别人染指。”

    “我们不可能光靠自己打天下,总要吸收新鲜血液的。就靠我们这几百号人,能做什么事?不被人灭了就不错了。”顿时有人站起来反对肖明礼的发言。

    “我们可以授予他们土地,给他们工作机会,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会对我们感激涕零的。”

    “生活无忧后就会要求政治地位。以后移民越来越多,就凭我们500多人,怎么压制住别人的政治诉求?你就不担心他们会起来革命么?也许这一代不会,但下一代呢?”

    “我觉得吧,我们可以给他们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目前这片基业都是我们创下的,只要我们将这些产业和资本都牢牢掌握在手中,将来就可以通过资本的力量来影响政局,做个隐形的贵族,这样不是很好么?”

    “要想利用人家,就得和人平等相待。”

    “老子才不想把白手起家创下的基业送给白皮猪呢。”

    辩论越来越激烈。争锋相对的双方谁也没法说服谁,最后只能形成了一项互相妥协的提案。即:1、新移民在取得ziyou民身份且会熟练听、说汉语后,可以向外交委员辖下的移民局申请入籍,移民局批准后该移民即取得正式身份,拥有选举权,居住满15年后可获得被选举权。2、目前穿越众所拥有的所有工场、土地、基础设施等均划入东岸公司,由其代为经营,东岸公司的股份平均分配给568名穿越众。3、全体大会更名为全体代表大会,由3年一届改为6年一届,目前暂不进行全体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的重新选举。执委会全体委员任期自动延长为6年。

    这两项提案消耗了众人太多的jing力。接下来增选两名执委会委员的提案就显得波澜不惊了,教育委员由杜雯当选,民事委员由肖明礼当选。杜雯负责组建教育局,对执委会辖下的未成年人进行义务教育。另外还要组建夜间扫盲班,对移民进行汉语教学,争取让他们早ri掌握汉语。民事委员则负责一些诸如医疗卫生、宗教信仰、结婚登记、社会保障、政策咨询之类的琐细工作,目前半年多过去了,穿越众中已经有好几对男女向执委会提出了结婚申请,现在是时候将这些机构完善起来了。

    1631年4月22ri,这批来自瑞士的新移民们被分配到了各个单位,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

    库艾特船长运来的物资包括移民运费在内,穿越众一共需支付大约1600英镑,约合3600杜卡特。说实话这个价格并不太黑,毕竟其中8匹安达卢西马的价格就占接近一半。

    穿越众手头的现金不过2100杜卡特,幸好这一切并不需要现金交易,库艾特船长只要可爱的中国瓷器。为此,穿越众支付了60箱瓷器,除了冲抵货款外,库艾特船长还额外支付了大约价值17400杜卡特的各类金银币。至于库艾特船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现金,据说是他在阿姆斯特丹进行了巨额借贷。

    4月25ri,库艾特船长带着他的橙se河流号满意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