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三十一章 人心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5月5ri,晴。

    乌拉圭的秋天一直是金科拉最喜欢的天气,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收获。

    3000亩大豆已经到了收获的时节,以往这个时候,金科拉早就求爷爷告nainai地跑到执委会要求调拨人手,然后忍受着各部门负责人难看的脸se和各种风言风语,艰难地进行着粮食收获。

    而今年金科拉的运气比较不错,他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收割的人手。400名刚刚结束港口防波堤工程修建还没来得及被分配出去的移民被金科拉第一时间截了下来。其实,这也变相说明东岸公司如今的人力资源已经小有规模了。连建筑队都能轻易组织几百人,还不影响其他部门的正常运作,这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其实,现在人口对于执委会来说真的是一个挺矛盾的话题。

    一方面是穿越众对于人力的极度渴求,另一方面却是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般永远悬挂在穿越众头顶无法摆脱的粮食危机。穿越众的粮食储备永远是在低位徘徊的,每次刚收获了些粮食打底后,又很快被快速增长的人口数量所抵消。

    根据最新一轮统计,截止1632年5月5ri,穿越众辖下的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3169人。其中穿越众及ziyou民928人,战俘奴隶317人,契约奴移民1924人。这么多人口,每天需要消耗的粮食及鱼类就接近万斤。

    而目前东岸公司仓库里的粮食储备有多少呢?在4月份开拓大队第2和第3生产队各500亩土豆、第4生产队500亩小麦播种完毕后,仓库内存量粮食约为:土豆24万斤、各类鱼制品9万斤和小麦0.6万斤,算起来也就是35天左右的粮食储备,刚刚够撑到6月上旬第1生产队的1000亩土豆收获。

    还好这期间每天还有3000多斤的稳定渔获,使得大家的粮食储备不用绷得那么紧、那么悬乎。如今可以说是执委会极为脆弱的时刻,再来个几百移民就将彻底击溃东岸公司脆弱的粮食链条。了解了如今的粮库有多么的空虚,你就能充分理解如今这即将收获的3000亩大豆对于东岸公司的重大意义了。

    400名还没分配出去的芬兰人和捷克人被组织起来进行了抢收,三天时间这些勤恳的农夫们就将大豆收割、脱粒完成。入库时统计,3000亩大豆共收获了16.5万斤,稍稍超出了金科拉的预期。

    收割大豆的时候,航海学校和新成立的定远陆军军官学校的100多名学生也被拉过来帮忙,算是他们思想品德教育的一部分。这140名学生兵年龄最小的10岁,最大的不超过15岁,正是可塑xing极强的时候。执委会对于他们寄予了厚望,因为这是传递及维护穿越众核心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的重要尝试。

    除了定远陆军军官学校和航海学校以外,执委会还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建了三所普通小学,并强制要求所有适龄儿童入学就读。送孩子入学的父母除了可以让孩子享受免费的一ri三餐之外,还将得到每年两元钱的补助;而违反规定的父母,得到的则将是繁重的劳役惩罚。

    学校推行汉语教学,并且鼓励学生们回家也尽量说汉语。学校的课程都是教育委员杜雯亲自审定核发的,目前共有语文、数学、自然、社会、艺术等课程。还好穿越众这边教师多,这回他们总算能做回老本行了。

    除了对下一代展开同化教育外,穿越众对于现阶段占人口大多数的成年移民们也使用了各种方式争取凝聚力。

    按照执委会1631年规定,每位移民必须定期参加夜校学习汉语和各项规章制度。当然,夜校学习内容也不全是这两样,偶尔也会有一些变动,比如教授一些穿越众的价值观、思考问题的方式。不过这些手段对于思想已经成型的成年人来说效果如何就只有天知道了,对付他们还是经济手段和忆苦思甜更有效。

    “1626年,华伦斯坦在上匈牙利开征战争税,超过25000人破产;1627年,西里西亚2000名农夫遭到华伦斯坦军队抢劫谋杀;1628年,梅克伦堡被攻克,城内居民遭到华伦斯坦军队的洗劫,超过500人死于谋杀。”

    “1627年,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在卢特战败,仓皇撤退的丹麦人将周围洗劫一空;1629年丹麦与奥地利签署合约,为了支付赔款,在挪威、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地区大幅增税,大量农民破产,很多人死于疾病与饥饿。”

    “1631年,蒂利伯爵攻占马格德堡,一番洗劫杀戮后马格德堡人口减少了四分之一。”

    “1631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在波美拉尼亚大量征发男丁入伍。”

    “1631年,布拉格被萨克森人攻破,雇佣军在城内大肆抢劫,死亡人数不详。”

    ……

    这些三十年战争交战各方的黑材料由外交委员高摩编写整理,然后下发到北德意志地区移民集中的第1、第2和第3生产队,由教育部宣传科派出的工作组在夜校中广为宣传。由于这些材料都是基于事实,而这些事又大多发生在这些移民的身边,所以很能引起这些德意志移民的共鸣。

    宣传科然后又加了把火,将他们移民前后的生活做了对比。并由几个暗中被收买的移民上台现身说法,诉说自己之前在北德地区各邦国之间因为战争而颠沛流离、挣扎求生的生活,和移民到乌拉圭之后安定祥和的生活。由于这完全是移民们的本se出演,所以效果看起来相当不错。

    除此之外,民事委员肖明礼在自己的管辖权力内还新成立了一个宗教事务处。目前编制为5人:助理牧师叶永星、弗朗西斯牧师、裴德罗神父(就是在查鲁亚人村落里被抓获的那家伙)、注册道士王宝、于慈,处长由叶永星兼任。

    这些宗教人士或是穿越众,或是投靠过来的欧洲神棍,节cao什么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完全是浮云。

    宗教事务处的叶大处长将这些人分配到不同区域发展信徒,同时通过宗教这个切入点在各个场合向移民们宣扬夹带穿越众私货的言论。于潜移默化之中一点一滴地改造他们的思想。

    由于那些欧洲移民们大多已经有了稳固的信仰,所以王宝和于慈两人干脆把因为最近不断捕获,人数已经达到将近300的查鲁亚人作为传教对象。这些查鲁亚人都被判了五年劳役,目前被集中安置在大鱼河两岸,男人负责伐木,女人在农业部门的指导下种植蔬菜,小孩则被送到学校强制进行汉化教育。

    由于他们两人是穿越众,所以往宗教事务处和民政部门跑资金、跑政策非常容易。这不,为了提高传教成功率,王宝二人不但从宗教事务处叶永星那里跑来了50元的资金和一些物资的调配权,还从内务部获得了信仰道教可以获得减刑的承诺。

    这项逆天的政策使他俩的传教事业如同安上了火箭发动机般一飞冲天,不但查鲁亚人很多入了教,就连在石灰岩矿山苦逼地挖矿的那些欧洲战俘们都有不少表示愿意信仰太上老君真神。

    裴德罗神父看到这样的情况大为眼红。由于移民们大多是新教徒,裴德罗神父根本吃不开,再加上宗教事务处对他申请传教经费的事情拖拖拉拉,敷衍了事,这个没节cao的家伙干脆秘密跑到王宝面前表示愿意归信太上老君真神。

    哭笑不得的王宝将情况上报给了叶永星,叶永星对这个死皮赖脸却又利yu熏心的神父也很无语。最后,安慰了一番,并许诺以后会追加给他传教经费,让他安心去做执委会的招牌。

    1632年5月31ri,第一座道观在大鱼河南岸建成,百余名教徒参加了道观的落成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