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三十八章 意料之外的战斗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已经是1633年1月底了。正值盛夏的乌拉圭依然凉爽宜人,不超过25度的最高气温只能让人微微出汗。新建陆军第一营第一哨82名官兵成两列纵队行走在大鱼湖西南方广袤的丘陵地带上。在他们左右两侧与前方,是配属步兵第一哨哨长常开胜指挥的骑兵部队,后方则是一溜辎重部队。

    随着走私贸易的兴盛,穿越众的马匹保有量也飞快增加,目前在大鱼湖东侧新成立的牧场上就放养着超过120匹战马。为了训练未来骑兵部队的种子,陆军部报请执委会同意在原第一营侦查伍的基础上扩建了一哨骑兵。骑兵哨暂定下辖三个排,每排设排长1人,士兵10人,此外还有哨长、副哨长各一人,计有35人,配马35匹。每名士兵装备刚刚定型生产的1633型燧发手枪一枝、33-乙型燧发步枪一枝、三二年式军刀一把,可谓装备jing良。

    骑兵哨的哨长为徐宇,副哨长为列昂尼德·费奥多洛维奇,下面3个排的官兵除了军官和少数士官是穿越众以外,其余都是前乌克兰哥萨克。他们配属在常开胜的步兵第一哨下指挥,在大鱼湖沿岸各地捕捉查鲁亚人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除了骑兵哨之外,此次伴随出动的还有作为试点成立的辎重部队和工程兵部队。工程兵部队一个排,连排长在内16人,配1633型燧发手枪1枝、32-甲型燧发步枪8枝、工兵铲16把、伐木斧16把、拉锯8把、其他器械若干。辎重部队一个哨,配备大车10辆、挽马24匹、1633型燧发手枪1枝、32-甲型燧发步枪12枝,共有26人。

    除了正式部队以外,这支支队里还有定远陆军军官学校跟随实习的10名步、骑、工、辎各科学生兵。这些十几岁的学生并不参加战斗,只是在一旁观摩学习,同时绘制地图。

    全部加起来,常开胜指挥的这个支队人数达到了169人。配备了大量后勤部队后,常开胜支队的活动能力也大大加强。目前该部已经越过了大鱼湖,朝西南方的丘陵地带又挺进了两天的路程。只可惜运气不佳,一路上竟然没有发现任何查鲁亚的村落或聚居点。

    无边无际的丘陵让人看得倒胃口,兼做参谋角se的副哨长江志清扶了扶自己有些歪斜的军帽,又在自己的手绘地图上反复对比。他是一个谨慎的人,同时也很好面子,他可不想整支部队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在广阔的丘陵草原中迷路。

    常开胜也有些烦躁,他同样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前几天第三哨可是在深入大鱼湖西北一天的路程内捕获到了一个大型查鲁亚人村落。然后他们果决地发起攻击,仅以一人死亡、三人轻伤的代价攻占了这个村子,俘虏男女老少超过100人,在陆军部内都受到了赞誉。

    作为第一营唯一一个满编哨的哨长,在陆军里一向自认老子第一的常开胜可受不得这个刺激。这次他带着大队人马朝南边搜索,也不知道是运气差还是怎么的,这都出来两天多了,别说大部落,就连小鱼小虾都没捞着,这让常开胜的脸有些挂不住。

    “现在到什么位置了?”常开胜扯开了军服上的风纪扣,略有些烦躁地问道。

    江志清翻了翻手里的手绘地图,思索着道:“目前我们应该是在距离罗洽湖约10公里的丘陵与海岸线之间,向西南方向行军,可能距离海岸线不超过3公里。”

    “什么应该、可能?这是一个参谋应该说的话么?老江,你说你咋就是改不了那谨慎胆小的老毛病呢!”常开胜瞪了一眼江志清,江志清讪笑了下。

    “罗洽湖?走了这么远了。”常开胜没再管他,自顾自沉吟了一会,然后下令:“全军休息半小时,休息完了咱就撤。妈的,不和那帮野蛮人捉迷藏了。骑兵注意jing戒,这里是葡萄牙捕奴队和走私商人经常活动的区域,给我仔细着!”

    士兵们行军了几小时,此时也都有些累了。大家拿出腌牛肉、黄豆就着军用水壶里的凉开水,一边吃喝一边闲聊。辎重兵们也从大车上搬下了许多饮水和食品,供士兵们取用,学生兵们也在一旁帮忙。

    休息了二十来分钟。只听天边传来了一阵闷雷声,常开胜抬头望去,只见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正疑惑间,脑海中陡然一闪,擦,这哪里是雷声?该不会是炮声吧?!四下转头望去,却见副哨长江志清也正一脸惊疑地看着他。

    常开胜站起身来,只见前方打马奔过来几名骑兵,领先一人赫然是骑兵哨第一排排长、陆军少尉肖白图。

    肖白图在附近下马,然后快步走到常开胜面前,右脚马靴脚后跟磕左脚、双腿并拢立正敬礼,报告道:“报告!骑兵哨第二排在西南方海岸线附近发现一支葡萄牙捕奴队、两支走私商人商队正在与西班牙人交战,葡萄牙人战况不利,正在向我方方向溃退,预计离我十五分钟路程。此外海上尚有大帆船一艘,悬挂西班牙王国旗帜。以上!”

    常开胜一听急了,连还礼都没还,直接推了一把肖白兔,骂道:“徐宇呢?我草他祖宗,人家离我们只有十五分钟路程才发现,他干什么吃的?现在连撤都来不及撤!老子回去让陆军部扒了他的皮!少尉,我知道了,去找你们徐哨长,让骑兵哨收拢集合。其余人,全体都有,整队!既然躲不了,咱就迎上去!老子正想见识见识这西班牙人的威风呢。”

    十分钟后。当常开胜带着步兵第一哨的主力排成战斗队形从一片低矮的丘陵后出现在战场上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四散奔逃的葡萄牙人沿着丘陵跑得到处都是,西班牙人分散成小队在跟在后面追击。

    “下枪…装弹!”常开胜抽出了32式指挥刀,略有些紧张地看着前方命令道。

    “哗啦啦”一片下枪、装弹声,江志清看看常开胜,又看看前方,嘴角有些嗫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步兵第一哨以排为单位排成五行,士兵们已经装好弹药,摒气凝神地看着前方。32-乙型燧发步枪的击锤已经被扳到制动位置,处于随时可击发状态。

    西班牙人越逼越近,近到甚至都能看清他们五花八门的杂乱军服上的花纹。排长们频频转头去看常开胜,却见常开胜拄着指挥刀在那一动不动。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风中弥漫的硝烟味和血腥味。常开胜脸se凝重,汗珠顺着脸颊滑落,积聚在下巴上,然后一滴一滴落在深蓝se的军装上。

    这可是西班牙人!

    常开胜不是莽夫。虽然他平时的言行举止很给人一种粗豪的感觉,但其实他是很有分寸的一个人。他知道这个年代的西班牙虽然已经开始衰落,但痩死的骆驼比马大,执委会现阶段可是万万不敢主动挑衅这个庞然大物的。所以他只是让士兵列阵迎敌,却不敢主动下令开枪she击,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溃逃的葡萄牙人正准备从丘陵缓坡处通过,却猛然发现缓坡上突然出现了一群身穿蓝se军装、头戴黑檐大盖帽的士兵。这群士兵手持步枪,腰挎军刀,整齐而安静地排列着。整天在鞑坦港做生意的他们哪能不知道这是谁的部队,呼啦啦地让开正面,从两侧绕行通过。

    常开胜并没有阻止他们,只是下令第一排的官兵们把手中的步枪举了起来。他则仍旧拄着军刀,紧张地看着对面追击过来的一小股西班牙军队的一举一动。

    西班牙人正追杀得起劲,突然发现前方冒出了一支不明立场的军队。指挥官吃了一惊,正迟疑间,却听见旁边一声枪响,一个士兵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回事,竟然朝对面开枪了。

    排在最前方的第一排一名士兵应声而倒。一直紧张地看着对方的常开胜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五排齐she!预备…放!”

    “砰砰砰……”第一排十五枝32-乙型燧发步枪打出了一轮齐she,在他们原地装弹的时候,第二排官兵从间隙中闪出,举枪,she击……

    等到五排都打完一轮齐she,烟雾弥漫的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大约20多名西班牙士兵被击毙,倒在草地上。

    右前方丘陵边,骑兵哨看到这边已经开火,半天没露面的徐宇知道不能再犹豫,35名骑兵大吼一声“万胜”也开始了战斗,他们手握1633型燧发手枪打完一轮后,挥舞着雪亮的军刀冲进了一群二十多人的西班牙人军阵中。被骑兵冲乱阵型的西班牙人四散溃逃,不断呼叫战友援救。

    常开胜暗叹一声,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nainai个熊,老子打就打了,怕你个球!趁着西班牙人因为之前追击葡萄牙人分散了军力一时无法集结,常开胜和第一哨剩下的81名官兵排成整齐的队形,朝散落在战场上各个角落的西班牙人she击前进。

    “一排,左面半转弯,预备…放!”

    “二排,右上快跑,全排齐she,预备…放!”

    “三排,右转齐she,预备…放!”

    32-乙型燧发步枪傲人一等的xing能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重量轻、后坐力小、she速快、she程远,比起西班牙人的火绳枪优越了太多。遇到小股西班牙人,在火绳枪she程外远远地便是一排齐she,打得西班牙人根本站不住脚,只能转身逃跑。而逃跑的西班牙人又被骑兵哨的骑兵们一一砍倒在地。

    时间不过过去半个小时。原来存在在战场上的一百多名西班牙士兵便大部被杀死杀伤,剩下五十多人在退往海边的退路被骑兵封锁后,面对举枪yushe的第一哨主力部队,无奈之下只能宣布投降。

    海面上停泊着的那艘西班牙船只看到大势已去,可能害怕第一哨士兵乘坐登陆的西班牙士兵所用的小艇来夺船,匆忙拔锚起航,在朝岸上轰了几炮,制造了十几个弹坑后,终于不甘心地掉头而去。

    常开胜支队剩下的学兵、工程兵和辎重兵也很快赶到。常开胜让他们收缴了西班牙人的武器,然后拿绳索将总共56名俘虏一个个串着捆绑在一起。

    骑兵哨搜索jing戒了一阵后又很快赶了回来。刚才的战斗中他们有四人战死,都是哥萨克。而步兵第一哨这边前后共有三人阵亡,无人受伤。战场上倒毙着至少六十名西班牙士兵的尸体,除了第一批二十多人是在排枪攒she中被击毙以外,其余四十人都是在逃跑途中被击毙或被砍倒。

    常开胜、江志清和徐宇三人面面相觑,这次的事情似乎玩大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