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四十八章 火地岛之行(上)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正午时分。

    陆铭带着30名陆军士兵在大火地岛(火地岛群岛主岛)上行走了两天了,靠着还算jing确的手绘地图和指南针,众人总算没有走偏方向。3月下旬的火地岛上有些寒冷,每到夜晚宿营时,西风吹得更是呼呼作响。一行人穿着厚实的军大衣,踩着泥泞的草地和苔藓,艰难前行着。

    这两天居然没有碰到任何印第安人,这让绷紧了神经的大家都松了口气。今天傍晚前差不多就能抵达地图上的丘陵区,陆铭决定在那里休息一夜,然后第二天翻越丘陵区,抵达海边。麦哲伦海峡的海岸边多是悬崖峭壁,可以很方便地观察到海峡中的情形。

    “有人!”充当尖兵的一名士兵突然喊了起来,哗啦啦一阵下枪声,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们不用吩咐,纷纷从肩膀上把32-乙型燧发步枪摘了下来。

    陆铭手中握着一把1633型燧发手枪,跨步走到了队伍前,朝前方看去。那里是一片沼泽边缘,生长着一些矮树。树丛中隐隐约约藏着什么东西,还有一阵阵动物的低鸣。

    “法比安,汉斯,你们两个上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小心点。”陆铭命令道。

    法比安、汉斯两人一左一右,绕了个大圈,从远处开始接近那片小树丛。不一会儿,小树丛内传来高亢短促的喊叫声和轻微的打斗声,接着又归于平静。

    身材高大的法比安揪着一名披着兽皮的印第安人走了出来,这名印第安人还在不停挣扎,但在双臂犹如铁箍的法比安的照料下,根本毫无效果。汉斯则拖着一头黄褐se的野兽跟在后面,那头野兽已经奄奄一息,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陆铭稍稍一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这个印第安人估计在那边挖了个陷坑抓野兽,正好碰到自己一行人出现,出于谨慎原因便躲在了那里。结果很不幸被己方发现,应该不是有意躲在那里窥视大家。

    “放开他吧,法比安。在这个地方,尽量不要对印第安人动粗。”陆铭挥了挥手,示意法比安放开他的俘虏。

    重获ziyou的印第安人狠狠瞪了一眼法比安,然后走到汉斯身前,一把抢过了那头濒死的野兽,嘴里还在嚷嚷着什么。陆铭此时才看清,那头野兽真的很像传说中的“草泥马”,呃…准确地说应该是“草泥马”的近亲——骆马。

    被这么个小插曲一打岔,正好也中午了,陆铭干脆命令部队就地休息,也不管那个走到一边去的印第安人,开始招呼大家准备午餐。炊事兵们拿起工兵铲,找了块相对干燥的地方开始挖火塘,另外有人拿起架子开始架锅。在这个湿冷的天气里,没法吃上一口热食的话人是很难维持良好的身体状态的。

    那个印第安人拿着一把骨刀正在沼泽边笨拙得给野兽剥皮。法比安静静地靠近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蹲下身来,指了指那头野兽。印第安人可能以为他想抢夺他的猎物,jing惕地看着法比安。

    法比安也不多话,从怀中摸出了把锋利的剥皮小刀,开始熟练地给那头“草泥马”剥皮。印第安人看着法比安飞快的动作,眼睛几乎都瞪圆了。不过很快不远处逐渐飘来的肉香又吸引了印第安人的注意力,他频频回头朝大锅那边看,第一排的士兵们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有的人甚至吹起口哨来。

    “嘿,法比安!过来吃饭了,怎么,你交到新朋友了吗?”有人打趣道。

    法比安笑了笑,将剥下来的完整骆马皮递给印第安人,然后洗了洗手,围坐到大锅前开始吃饭。今天又是大锅炖菜,白菜、萝卜、土豆、牛肉、咸鱼炖了一大锅,炊事兵拿着马勺给每个人盛了一大碗,大家嘻嘻哈哈地坐在一起呼噜呼噜地开始吃喝。

    “法比安,你的新朋友好像过来了。”汉斯突然说道,右手同时抚上了腰间的刀柄。

    “别紧张,汉斯。”陆铭按着汉斯的右手,“他可能并没有恶意。马蒂亚斯,给他也盛一碗,也许他是饿了。”

    炊事兵马蒂亚斯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印第安人,拿了个木碗把饭盛满,然后有些迟疑地朝他递过去。那个印第安人果然立刻眉开眼笑地双手接过,开始喝起菜汤来,一边喝还一边拿手指到碗里捏起一块肉扔到嘴里大嚼。火地岛上的印第安人以捕猎有限的几种野兽为生,也许他从来没吃过眼前这些东西,或许是饭里面盐放得很足,总之这个家伙吃得非常开心,吃完后又眼巴巴地看着马蒂亚斯。

    马蒂亚斯看了看陆铭,得到允许后又给他盛了一碗。几分钟后,这一碗又进了他的肚子,不过这回他没有再要求添一碗。他飞快地跑到沼泽边,拿起那张完好的骆马皮,然后又跑了回来,将骆马皮递向了离他最远的陆铭。

    这小子倒是挺豪爽的,也有些眼力劲,知道这两碗饭到底吃的是谁的。陆铭暗笑,示意马蒂亚斯收下了那块完整的毛皮。

    印第安人送完东西后又回到沼泽边,用一大块兽皮将剩下的骆马肉包裹起来,然后抱在胸前。陆铭看他拿着辛苦,干脆送了个口袋给他,印第安人连连说着什么,估计是感谢的意思,可惜没人听得懂。

    收拾完东西后部队继续上路,那个奇怪的、神经大条的印第安人在后面跟了一会儿后就消失不见了,大家也不以为意,继续前行。陆铭一边走还要一边细化手中的地图,毕竟21世纪的地图只有个大概,具体到每一条河流、每一片沼泽什么的还是得自己补充。而且,这些工作并不是无用功,因为总有一天穿越众的势力会扩展到这里的。火地岛有石油天然气、有铁矿、有金矿、有煤炭、有良好的草场、有丰富的森林资源、有鲸鱼资源,战略位置在巴拿马运河开通前又极端重要,是穿越众必yu占之而后快的地盘。

    泥泞的草地、随处可见的苔藓和星罗棋布的沼泽,给大家的通行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一直到将近晚上七点,大家才到达了预定中的宿营地——海岸丘陵地带。晚上刮起了西风,陆铭估计得有五六级的样子,幸好没有下雨。大家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就扎下帐篷休息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天se有些yin沉。出发一个小时后,大风中开始夹带起了细碎的雨滴,众人连忙穿上油布雨衣。就在这时,前方山坡上隐隐约约传来呼喊声,而且看起来似乎很多人的样子。陆铭举起望远镜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山坡上密密麻麻站着约莫百十个印第安人。这些人大多披着兽皮,站在最前面的似乎就是昨天那个蹭饭的印第安人。

    “注意,有情况。各自检查武器,注意药锅不要被雨打湿了。还有,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陆铭说完后从腰间摘下了那把1633型燧发手枪,装好弹药,然后将击锤扳到待发she状态。不管那些印第安人有没有恶意,自己做好万全准备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风雨天气中保持火枪威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众人都有些紧张,不知道那些印第安人聚集在那里是什么意思。很快,昨天那个印第安人朝这边飞快奔跑了过来。他一过来就拽住了陆铭的手臂,惊得陆铭差点一枪崩了他,不过随后他克制住了。

    陆铭在印第安人的拉拽催促下慢慢前行,身后的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陆铭又没有给他们下达新的命令,只好稀里糊涂地跟在后面慢跑。

    离那帮印第安人不到百米了,陆铭挣脱了身边这个家伙的纠缠,朝对面努了努嘴,示意他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印第安人似乎悟xing不错,他很快弄明白了陆铭的意思,然后做了一番吃饭的动作,又指了指马蒂亚斯的腰间,然后眨巴眨巴眼睛。

    陆铭瞟了一眼,发现马蒂亚斯腰间挂着许多口袋,而口袋里装的是食盐,顿时明白了这帮印第安人来意。敢情是看上了哥几个的盐啊,早说清楚不就好了么,还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真是吓人一跳。嗯,不过还是不能大意,要是栽在这帮粗俗野蛮的印第安人手上,那找谁说理去。

    这次出门众人还真带了不少食盐,都是jing制的海盐,为的就是万一派上用场可以拿来送人或是交易。陆铭对着眼前的这个印第安人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交易食盐。这小子顿时一溜烟地跑回了对面,说了几句,那些印第安人顿时激动了,纷纷从脚下或者身边拿起很多东西冲了过来。

    陆铭一看顿时傻眼了,身后的士兵们也傻愣愣地待在原地,开枪也不是、不开枪也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这帮印第安人冲到了面前。

    完蛋了!陆铭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