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五十三章 追逐战(二)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王启年坐在港口一号炮台的地下掩体内看着文件,蜡烛的光芒有些昏暗,不过他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这是一位来自欧洲的造船匠向海军部提出的新的造舰方案,他在方案中提出了一种新式战列线炮舰的设计思想,令王启年对其刮目相看。

    “唔,看来可以让船厂那边向他倾斜一些资源,看看他能折腾出什么东西来。”王启年看着文件自言自语。也许是坐得久了,王启年站起正准备伸个懒腰,就听见远处海面上隐隐传来隆隆的炮声,惊得他差点闪了腰。

    “什么地方在打炮?”王启年第一时间爬上炮垒,找着了主炮台负责人李毅问道。李毅指了指远方海面上不时闪现的火光,说道:“海上在打炮。应该是西班牙人的船只和谁干起来了,可惜晚上看不清。”

    王启年就着海上微弱的火光观察了会,皱着眉道:“看情况是一艘船在和西班牙人几艘船对轰,这艘船体型不小啊,船甲板也高。看炮口火焰这炮的口径也不小,she速也不慢,而且火炮似乎多安装在船的两头。这…难道……”

    说到这里,王启年不由得和李毅面面相觑:“这不会是运盛一号吧?”

    他们猜得没错。运盛一号在五天前的那场海战中依靠高出一筹的航速摆脱了西班牙人的主力舰队,然后趁着茫茫夜se先是向东然后再折向北,秘密朝回驶去。

    5月15ri夜间,经过五天的航行,运盛一号抵达了大鱼河外海。此时西班牙人拉普拉塔舰队的几艘小吨位战舰仍停泊在外海,执行着对穿越众的封锁任务。由于穿越众仅有的两艘战舰已经出海打游击去了,那些拖船驳船什么的也都开进了大鱼河内隐藏,所以西班牙人显得很是松懈,四艘船只下了尾锚停泊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

    这样送上门的机会萧百浪、王铁锤等人怎会放弃,运盛一号借着夜se掩护驶近了最外围的一艘敌船,8门侧舷火炮轮番开火,在极近的距离上将敌船里里外外蹂躏了个遍。首先是装饰奢华的艉楼军官室和船长室、接着是甲板上停放着的四轮炮车、然后是艏楼的水手休息室……

    猛烈的炮火将这艘船的上层建筑完全打烂,死伤惨重的水手们在翻滚哀嚎、军官们跌跌撞撞地冲进船长室寻找他们的长官、搭载的陆军和见习水手在用火绳枪胡乱she击,场面一片混乱。运盛一号在倾泻了数十枚弹丸后,最后用两枚24磅重型铁弹将其水线甲板破开了两个大洞,在西班牙水手们惊恐的眼神中掉头而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其余三艘西班牙船只此时已经拔锚,水手们在慌慌张张地升帆,准备进行机动。不过他们的动作仍然稍显缓慢,运盛一号处理完最外围一艘船只后,紧接着左转舵,朝左前方的一艘西班牙船只露出了獠牙。西班牙军官们离开了底舱的牌桌和酒桌,纷纷涌到甲板上开始指挥作战。几门率先准备好的4磅、6磅炮朝夜幕中火光传来的方向发she了几枚炮弹,夜se中看不真切,也不知道打中没有。

    不过运盛一号的反击很快来临。转向中的运盛一号先是四门船艏炮朝前方目标进行了一轮齐she,转向完成后,8门右舷火炮也发出了今晚的第一轮齐she。炮口长长的尾焰映she下,8枚铁质弹丸飞越了短短500多米的距离狠狠扎进了敌人的木质甲板中,强大的动能将甲板打得四分五裂,纷飞的甲板碎片又给水手们造成了大量次生伤害。

    西班牙人知道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军官们踢着那些趴在甲板上躲避炮火的士兵们的屁股,大声命令他们回到炮位上,朝敌人进行还击。

    他们的努力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大量小口径铁质弹丸打在了运盛一号的铁壳船体上,发出咚咚咚的闷响,王铁锤不看也知道运盛一号中了不少弹。不过他对这些小口径铁弹丝毫不担心,这些短身管小炮发出的炮弹也就是能把运盛一号船体外壳的油漆给打掉一层,厉害点的顶多再制造一些凹痕,根本无伤大雅。

    运盛一号右舷8个炮组此时已经进入ziyou开火的状态,双方在数百米的距离上隔空互she,场面异常壮观。只可惜这些西班牙海军军官的英勇行为并没有对战况造成多大影响,毕竟6磅炮、8磅炮和18磅炮、24磅炮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无法靠人力来弥补。他们的唯一战果就是一枚8磅运气弹击中了运盛一号上的一个12磅炮炮组,造成了三名炮手的伤亡。不过他们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十分钟后,水线破开一个大洞的西班牙船只开始缓缓侧倾,绝望的水手们跳进冰冷的海水中,争抢着一些小船或者破木板,大声呼叫另外两艘船上的同伴救援。

    但是现实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剩下的两艘西班牙战舰已经升起了风帆,分散朝两个方向逃跑出了一段距离。其中一艘已经远得看不见了,剩下一艘也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运盛一号上的王铁锤不敢犹豫,朝还能隐约看见的那艘西班牙船只跟了上去。飙到10节航速的运盛一号不过追了几分钟,便冲到了这艘西班牙近海小型战舰的前方。西班牙人知道无法幸免,干脆也不再逃了,cao起船上的小口径火炮和运盛一号对she起来。这场不对等的炮战持续了十五分钟,运盛一号再次用两枚24磅炮弹作为收尾,将这艘战斗至最后一刻的西班牙船只送进了南大西洋海底。

    王铁锤带着运盛一号在附近海域又转悠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剩下的那最后一艘西班牙船只的踪迹,于是在救起一些落水的西班牙水手后便返回了港口。港口外冲积小岛上三号炮台的指挥官用简易铁皮喇叭朝海上喊了一通,确认是运盛一号后便放其入港。

    在炮台上目睹了整场突袭战的王启年等人第一时间赶到了码头上迎接,李毅更是激动地拍着王铁锤的肩膀,嘴里一个地劲喊着“我草!我草”。此次运盛一号出海兜了一个多月,没想到这么快就杀了回来,还在家门口演了这么一出好戏,令在场的海军众们一阵热血沸腾。

    “‘东岸之鹰’号的情况怎么样?”只有海军委员王启年此时仍保留着一丝冷静,他拽着萧百浪、王铁锤的胳膊,说:“走吧,先回海军部,有什么情况回去再说。”

    运盛一号此时已经在港内下锚停泊,船上几名受伤的炮手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内进行医治,其余船员也都暂时上岸在码头上进行休整。码头上的查鲁亚劳工们在穿越众的指挥下朝船上搬运着炮弹火药与生活物资,运盛一号此次回来不可能停泊太久,这些后勤补给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妥帖地弄好。

    “老萧,‘东岸之鹰’号没事吧?”王启年一进海军部就问道,穿越众海军现在的本钱小,可经不起任何损失。

    王铁锤看了眼萧百浪,然后说道:“5月10号下午我们在麦哲伦海峡外海遭遇了西班牙人的主力舰队,当时‘东岸之鹰’号第一时间就脱离了战场朝西南方海域撤退,西班牙人的注意力也一直放在运盛一号身上,直到天黑都没有看到西班牙人派船朝西南方搜索。‘东岸之鹰’号应该是顺利逃脱了,到了晚上他们再绕个圈子回马岛,西班牙人本事再大一时半会儿也别想找到他们。”

    “嗯,这样就好。”王启年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些笑容:“我们海军的每一分力量都是宝贵的。好了,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还接着出去当破交舰队?”

    “嗯。”王铁锤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得益于之前给运盛一号做的风帆改装,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可以不用油。这出海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也只不过消耗了90吨左右的柴油。既然这样,那我们干脆继续出击好了。留在家里当存在舰队只能是死路一条,远没有在外面时刻威胁着西班牙人的海路更让他们头疼了。事不宜迟,今晚赶紧把补给运上船,明天一早就出发。对了,能不能再给我们补充一些人手,最好是训练过的陆军士兵。听说一些西班牙人的市镇还是很富庶的,我们不介意上岸客串一下海盗。”

    “这个需要明天向执委会申请协商,看看彭志成那个黑炭头怎么说。”王启年说道,“你们下一步目标是什么?”

    “西班牙人的主力舰队再快也要七八天后才能赶回来,既然有这时间,我倒是想去布宜诺斯艾利斯看看。”萧百浪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