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五十八章 决战:发展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这章是定时发布的,因为要出差,估计要一两天时间。.. :星期一那章回来后再更。

    从“加的斯岩石”号上乘坐交通艇前往“利马主教”号的法尔考中尉心惊肉跳地看着小艇周围不时溅起的水柱,那是落在水中的炮弹。他心里在不停地祈求上帝保佑鞑坦人的炮弹不要落在自己这艘小小的交通艇上。

    又一轮炮弹袭来,二十多枚大大小小的铁质弹丸带着死神的尖啸飞越大海落了下来。这些火炮事先都经过大量校she,每一门火炮都拥有一个由大量实弹she击数据积累起来的she表,制定she表时甚至连风速都考虑了进去,所以这些火炮的jing准度相比较而言高得吓人。

    可怜的“利马主教”号再次大面积中弹,这次船艉附近是重灾区。艉楼的枪炮甲板中了两发炮弹,一门船艉炮被击中散架,枪炮甲板上的随船陆军士兵也伤亡惨重,六七人被炮弹和碎木屑杀伤;后桅的三角帆再次被击中,帆面破破烂烂已经彻底无法使用;船艉露天廊台第二次被击中,舵轮舱的控制横杠受损,两名舵轮手受伤……

    总而言之,“利马主教”号完蛋了。当法尔考中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登上“利马主教”号的甲板时,船长如是告诉他。这艘500吨的战舰现在动弹不得,成为了一艘名副其实的靶船。水手长指挥还能行动的水手们放下救生小船,开始做弃舰准备。炮手们也已经无心she击,他们所有人都拥挤在甲板上,尽职的随船神父在为濒死的士兵做临终祷告,到处是一片惶惑不安的气氛。

    迭戈·加西亚的脸se有些铁青,举着单筒望远镜的双手也微微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举着望远镜还是心情剧烈波动的原因,或许是兼而有之吧。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鞑坦人的炮台火力,只是没想到付出的代价如此高昂。“利马主教”号护卫舰惨遭重创,不,已经不止是被重创这么简单了。这艘战舰现在完全无法行动,就算鞑坦人不再试图攻击她,迭戈·加西亚也要下令击沉这艘战舰,以免她成为鞑坦人的战利品而使得王国蒙受羞辱。

    该死的托雷斯上尉!他到底是怎么得出鞑坦人只有18-24门火炮这个狗屎结论的?难道他是从酒吧里某个胡言乱语的醉鬼嘴里打听到的吗?这是渎职!迭戈·加西亚心里破口大骂着,这些该死的鞑坦人居然还有王国海军都很少装备的32磅大炮,而且很明显还是长管重炮!这个令人心碎的事实让舰队司令官几乎无法自持。看起来得赶快收场了,不能再损失更多的战舰。迭戈·加西亚再次招来了一名军官去传令,意气风发的行动这样虎头蛇尾收场,让鞑坦人看了一场大笑话,真是令人纠结啊!

    卡洛斯少校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既为迭戈·加西亚这个牧猪人的子孙吃瘪感到高兴,同时也对鞑坦人火炮的优越xing能感到心惊。那些32磅、24磅和18磅火炮就she程来说普遍比西班牙海军现役火炮强了一大截,炮弹飞越千米距离后还有如此强大的穿透动能,说明对方火炮的身管倍径比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鞑坦人什么时候有如此优越的铸炮技术了?火炮身管这么长,是如何承受住爆炸室火药燃烧时产生的高膛压的?卡洛斯少校不是个不学无术的人,相反,他的青年时代是在意大利度过的,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不认为那些占据着从乌克兰到东方辽阔地域的鞑坦人有如此jing良的铸炮技术,难道是土耳其人的技术?

    不过这也很难解释,因为土耳其人根本不会把掌握的这种领先整个世界的技术散播给鞑坦人。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占据着这片土地的所谓“鞑坦人”根本不是真正的鞑坦人,他们一定是来自于一个技术相当发达的国家或地区。那么这个国家和地区到底是在哪里呢?难道是东方?没道理啊,王国的船队通行于整个世界,那些东方人的技术还不如王国呢,难道还有未被探索到的大陆或新世界?想来想去没有个头绪的卡洛斯少校干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因为他即将要面对一个更令人纠结的事实。那就是既然这些“鞑坦人”的海军舰炮如此优秀,那么他们的野战陆军炮一定是同样出se,到时候承受这些陆军炮轰击的可就是自己了。真是令人纠结啊!

    “轰!轰!”鞑坦人的第四轮炮弹来得是如此迅速。拥挤在“利马主教”号甲板上准备弃舰登艇的船员们倒了大霉,两枚18磅炮弹从密集的人群中趟出了一条血路,然后一头撞在甲板上,这才耗尽了动能。更多的炮弹则打在了上部建筑和侧舷甲板上,右舷水线处坚硬厚实的船板在32磅炮弹的蹂躏下终于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随着海水的疯狂涌入,“利马主教”号开始有些微微右倾,这加剧了甲板上船员水手们的混乱。一些人为了争抢逃生的机会开始拳脚相向,就连军官也已经无法制止他们。随着涌进底舱的海水越来越多,船只右倾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很多绝望的水手义无反顾地跳进了大海中,至少在海里他们不用忍受鞑坦人如雨点般落下的炮弹。

    北面的“检审法官”号战舰早就拔锚升帆,准备撤走。不过在看到“利马主教”号即将倾覆沉没的惨状后,船长拒绝了舰队司令官立刻撤退的要求,而是停下来朝海面上放下了大量救生小艇,让“利马主教”号上的落水船员们不至于枉死在冰冷的海水中。“检审法官”号战舰英勇的行为挽救了数十名西班牙海军军人的xing命,当然这也将他们自己置于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主炮台上的24门火炮此时开始转向轰击“检审法官”号战舰。短短的时间内这条下水不过十年的新锐战舰便被命中了十余发炮弹,甲板上的船员们颇有死伤。关键时刻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们,主炮台上的8门32磅巨炮由于连续she击时间过长,需要进行冷却。“检审法官”号战舰趁着这个很短的空档期迅速转向,拖着伤痕累累的船身脱离了战场。

    由于情报失误,王国海军六条主力战舰与鞑坦人的炮台对轰。火炮数量比是174:32,实际上由于同一时间内只有单侧火炮可以发she,所以火炮数量比大约为2.5:1,而且口径还不如对方,那么对于取得一个如此惨淡的结局也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迭戈·加西亚很快调整了心绪,剩余的六艘主力战舰在鞑坦人炮台火炮的she程外集结,然后伴随着大批运输船和武装商船向南航行,大鱼河外海只留下了几艘近海小型战舰在jing戒巡逻。

    “这就跑了?”从望远镜里看见此时只剩下一小截桅杆还残留在海面上的“利马主教”号缓缓沉没,兴奋得满脸通红的李毅诧异地问道。

    “应该不是跑了。”王启年沉吟道,“他们怕是往南寻找登陆地点去了,这回是要来真的了啊。看这么多运输船的架势,估计来了近两千人。呵呵,两千名士兵在此时的欧洲根本算不得多大规模,但在新大陆那可就是一股庞大的力量了啊,尤其是这么偏僻荒凉的拉普拉塔地区,西班牙人真是看得起我们啊,疯了!真是疯了!”说到最后,王启年的脸上已满是苦笑。

    西班牙人的最新动向被第一时间就传回了执委会和陆军部。陆军部立刻派出了大批骑兵沿着海岸线试图追踪西班牙人舰队的踪迹,不过西班牙人的舰队在沿海岸航行了一段时间后就转向消失在了海平面上。彭志成猜测西班牙人是为了避免被穿越众掌握登陆地点而故意远离海岸,他们一定还在附近海面上徘徊,并且伺机登陆。

    基于这个判断,彭志成将目前已经扩充为三个哨的骑兵部队全部洒了出去,并扩大了搜索范围,争取尽快找出西班牙人。两天后,骑兵第一哨的列昂尼德·费奥多洛维奇在罗洽附近终于发现了大批正在登陆的西班牙陆军部队。

    正在登陆中的西班牙人混乱不堪。炮兵、骑兵、长矛兵、火枪兵等等,荒凉的罗洽海滩附近此时猬集了一千人以上,人喊马嘶,乱成了一锅粥。当然,西班牙人也不是没有防备,一些骑兵和高乔人被分散在外围jing戒,防止在登陆过程中遭到突然袭击,导致部队出现重大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