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十二章 决战:插曲(四)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裴德罗牧师战战兢兢地站在小镇内唯一一座石质建筑前,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仁慈的东方绅士、正直的陆军上尉谢汉三先生同意赦免你们的罪行,他认为你们忠实地履行了军人的义务,交战期间也并没有犯下任何战争罪行。只要你们投降,谢先生承诺给予你们体面的待遇,并且不收取你们任何赎金。”

    “佩德罗神父,停止你无意义的劝告吧。如果你还残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就以上帝的名义和这帮卑劣的鞑坦异教徒进行战斗吧。王国陆军不会向卑劣的鞑坦人投降的,决不!”

    谢汉三烦躁地在一处房屋后走来走去,他手下的三个陆军排在两个小时前已经完全控制了这座不大的小镇。投降的西班牙市镇官员们与穿越众达成了协议,即在支付一个比索的赎金后,他们的私有财产将得到保存。因此,在穿越众绝对的优势武力面前,本地的西班牙居民们放弃了无意义的抵抗,选择了体面的投降。

    当然,这个投降过程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拒绝投降的部分西班牙陆军与主张投降、代表当地居民利益的镇zhengfu官员们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甚至有两名西班牙陆军军官在此次冲突中受伤。冲突发生后,拒绝投降的部分西班牙陆军占据了镇内的仓库负隅顽抗,而西班牙地方官员们则打开了城门迎接征服者的到来。

    谢汉三进城后,得知还有这么一伙西班牙军人占据着仓库不肯投降,便立刻带了两个排的士兵前往仓库,准备武力夺取。结果到了地头后他却发现这座仓库竟然是石质的,坚固无比。仓库围墙有三米多高,整个仓库除了一个进出的包裹着铁皮的木门外再无其他出入口,大感诧异的谢汉三立刻抓来西班牙镇长详细询问,得知这座仓库竟然是用来存放瓦尔迪维亚城运来的银条的!这真是个惊人的消息!

    原来西班牙人在智利中南部内陆地区的一些采矿殖民点在将银矿石采集出来后,便输送到瓦尔迪维亚城进行初步加工与冶炼。冶炼加工的成品就是银条与银棒了,西班牙人将这些银条通过瓦尔迪维亚河运送至此地储存。每个月秘鲁总督都会从利马派遣一艘船只满载货物来到这座港口小镇,卸下货物后再运走仓库内的银条和其他一些产品。这条运输航线至今已经持续了整整数十年,一个星期前瓦尔迪维亚的运银船正好刚刚运来了一批银条,目前就存放在仓库内,保守估计其价值在数万比索。

    得知这个消息后的谢汉三立刻淡定不能了,在派人通知运盛一号上的萧百浪等人后,马上带着两个排的士兵将这座仓库唯一的出口死死看住,然后一边让人劝降,一边组织人手搬运大炮,准备在敌人拒绝投降的时候直接轰开大门,强行攻击。

    如今看来,裴德罗神父的劝降显然是失败了,这些顽固的西班牙佬打算顽抗到底!而大炮至今还没有运来,这令谢汉三有些烦躁。裴德罗神父表情复杂地回到谢汉三身旁,期期艾艾地说道:“尊敬的阁下,这些守军拒绝接受我们的劝降建议。如您所见,他们决定继续进行战斗。”

    谢汉三正要回话,突然身后街道上传来了有节奏的号子声,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些身着天蓝se军服的海军水手们正马拉人推着一门火炮朝这边赶来,“东岸之鹰”号的舰长陆铭赫然就在其中。谢汉三没有太过明显的海陆之见,看到海军拉过来了一门大炮,大喜之下立刻派人一起过去帮忙。

    这是一门8磅海军用小型舰炮,几名炮手在大批火枪手的护卫下将火炮拉到离仓库大门极近的距离内架好,然后开始装填弹药。轻柔的海风吹过街道,现场除了炮手装弹的声音外再无其他任何声响,所有人都在沉默地等待着。

    仓库内也很沉默,一点声响都没有;街道上远远观望着的西班牙居民们也沉默地看着这边,一些人在胸口不停地划着十字,似乎在为眼前这些英勇不屈、战斗至现在的西班牙陆军士兵们在祈祷着什么。

    “开炮吧?”火炮装填完毕后,谢汉三征询了下陆铭的意见,毕竟正在cao作火炮的炮手都是来自他的军舰。陆铭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直接拿起一枝燃烧着的火把凑到了已经瞄准好的大炮火门上。

    “轰!”8磅的铁质弹丸冲出炮管狠狠撞进了前方数十米外的包铁大门上。动能强大的炮弹直接击穿了整个大门,然后飞进了仓库内部,引起了仓库内西班牙人的一阵惊呼。

    “注意,举枪!小心西班牙人的反击!”谢汉三大声命令道。在他的命令下,两个排的陆军士兵将枪口分别瞄准前方和围墙顶端,以防西班牙人狗急跳墙。

    打完一发炮弹,炮手们立刻拿起手头的器具开始清理炮膛、装药、装弹。很快,火炮再次怒吼着打响,8磅炮弹呼啸着冲向大门,直接打落了一大片木板和铁片,大门上露出了大片的缺口。缺口后几个人影走来走去,似乎在想办法努力堵住缺口。

    “瞄准缺口,预备…放!”随着谢汉三的口令,近三十枝火枪朝缺口处打出了一轮排枪齐she,门后发出了几声惨叫,随后便再也没有人影出现了。

    接下来火炮又she击了两轮,大门几乎被整个打烂,倾倒在地面上。谢汉三此时不再犹豫,组织士兵们排成了稀疏的阵型,小心翼翼地朝仓库内慢慢前进。他们的动作很慢,几乎是在一步步往前挪,只要视野内出现西班牙人的身影便是交替排枪齐she。火力贫弱的西班牙人在这种交锋中损失惨重,不多的火绳枪手几乎被整个清除干净。当然了,穿越众这边也不是没有伤亡,四名士兵在这种血腥残酷的近距离火枪对she中中弹身亡,这已经超过了他们昨晚攻占炮台时的伤亡数字。

    清除了西班牙人的火枪手后,剩下的陆军士兵们干脆一拥而入,朝剩下的手持长矛与轻剑的西班牙士兵大肆she击。这种几乎一边倒的屠杀战斗在十分钟内就很快结束了,谢汉三和陆铭冒着弥漫在整个空间中的浓烈硝烟,踏进了仓库内部。仓库内只有两个房间,一大一小。房间门都已经被打开,房门口与房间内部躺倒着许多西班牙人的尸体,地面上几乎被血浸满,场面异常血腥难闻。

    “伤亡如何?”谢汉三问道。

    “刚才突入仓库内部的时候一名士兵死在对方的长矛下、一人受伤,算上之前的战斗伤亡,整场战斗我们共战死五人、轻伤一人,总共取得了击毙西班牙守军二十九人的战果。”

    “受伤的弟兄赶紧找人医治,另外,你们都到城中去弹压西班牙人。我担心刚才这边一顿枪战,有些西班牙人会起些什么不好的念头。对了,留下一些人开始清点仓库内的存货。”谢汉三一边吩咐一边随手打开了脚边的一个木箱。

    “嘶!”饶是谢汉三定力高,此时看到木箱内的东西后也不由得有些眼晕。原来脚底下的箱子内存放着大批层层叠叠码放整齐的银条,在阳光下闪耀着令人迷醉的光芒。

    “这次发了!真的发了!”谢汉三喃喃说道。

    中午的时候,萧百浪带着一批水手进入了城内。此时,仓库内物资的统计也差不多弄出个大概了。据谢汉三报告:仓库内共存放着数十箱银条,总价值超过了35000比索;此外,还有各类动物毛皮500多张、编制好的羊毛毯100多条。

    “这次还真是来对了!”萧百浪看着仓库内堆积着的战利品笑得合不拢嘴,这么多白银,也不枉刚才在仓库内的一番血腥争夺了。“看来这地方还真是富啊,听说上游的瓦尔迪维亚城比这繁荣多了,有机会还真想去见识见识,干他一票大的!唉,不过估计多半是没这个机会了,这边动静这么大,怎么可能没人去那边通风报信,这会儿那边的西班牙人怕是早就严阵以待了。”

    中午,更多的水手登上了岸。一些查鲁亚人拿着军刀轻车熟路地挨家挨户上门收取赎金,每人一个比索,付不起的也要支付等价值的物品。一群人忙活了整整半天,到傍晚时分才算搞定,征收赎金外加没收仓库及抵抗的西班牙人军官士兵的家产,共收获了36000多比索的现金和白银、520张上等毛皮、160张毛毯、4头猪、4头牛、12只羊、2500斤粮食、火药200桶、铜10吨……

    就在大家眉开眼笑地检点收获的时候,在外围jing戒的运盛一号传来了消息:海面上发现了西班牙人的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