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十六章 决战:主题(四)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7月16ri,晴,气温-2摄氏度。

    就在定远堡的林有德等人为西班牙人一夜之间再次增加了两门火炮而大感头疼的时候,十多公里外,彭志成正在为一支即将出发的队伍送行。

    这支部队核心战力为步兵第五哨82名官兵,此外为了加强实力,还配属了炮兵第一哨全部及部分查鲁亚、欧洲战俘组成的长矛手仆从军,总兵力超过250人。总指挥官为步兵第一营副营长、陆军上尉廖猛,副指挥官为第一营作训官、陆军上尉朱亮,该部的作战任务为打击大鱼河南岸的西班牙人补给线。

    廖猛等人和彭志成敬了最后一个军礼,然后转身跨上了战马,朝西南方前进。西班牙人的主力囤积在定远堡一线,对首都这边只派了百来个火枪手提防着。既然如此,那么陆军部自然也不可能将手头的兵力闲置着。继上次派出的以步兵第六哨为班底组成的的骑马步兵哨后,这次陆军部又派出了以步兵第五哨为核心的廖猛支队。

    廖猛支队拥有装备32-乙型燧发步枪的火枪手82人、长矛手100人(此100人装备少量火绳枪及32-甲型燧发枪)、炮兵45人(火炮8门),加上一些后勤人员共计有256人。此外,还装备有大车40辆、挽马150匹、骑乘杂马30余匹。依照陆军部的最新命令,廖猛上尉统一指挥包括骑兵营、骑马步兵哨、陆军第五哨在内的所有部队。在往西南方向行军约半天时间后,廖猛支队在此汇合了骑兵营与骑马步兵哨,军力顿时膨胀起来。此时要是再遇到托雷斯上尉的西班牙骑兵,廖猛有信心和他打上一仗。

    7月17ri晨,合流后的廖猛支队开始进入西班牙运输队经常行走的区域,准备截断西班牙人的补给线。早上8点,骑兵营的哨骑回来报告发现了西班牙人的部队。这并不是个多令人感到意外的消息,托雷斯上尉的四百骑兵一直在这片区域内活动,他们又不是瞎子,肯定能在第一时间内发现自己这支规模不小的部队。

    中午的时候,双方部队终于在一片平原上相遇。令人意外的是,西班牙人的阵中还多了300多步兵。看来西班牙人对自己的生命线那是相当重视啊,廖猛想道。

    “列阵,迎战!”廖猛开始下令。辎重后勤人员将大车统一停放在左侧,然后将装备的32-甲型燧发步枪、火绳枪等武器取了出来,站在车阵中防守左翼;中路100名长矛手手持三米长矛,在车阵前方排出了一个20*5的方阵。方阵共五行,每行二十人,人与人之间间隔一米五。在长矛阵后方,是骑兵步兵哨与第六哨的164名火枪手;骑兵营107名官兵则处于右翼。在左翼与中路,中路与右翼之间,各架放着四门火炮,炮兵们正在忙忙碌碌地装填着弹药。

    军官们大声呼喝着手下的士兵开始列阵。骑兵营和火枪兵们还好说,基本上每人都经受过定期的军事训练,其中很多人还是打过仗的老兵。这些老兵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气定神闲,毕竟更大的场面很多人都经历过了,何况这场双方投入总兵力不过千余人的小型战斗呢。他们的镇定很好地传导给了新兵,使得新兵的情绪不再那么紧张。

    与这些正规军相比,临时征集的长矛手们就显得有些不堪了。军官们拿着连鞘军刀使劲抽打着,才使得这帮海盗、土著出身的士兵们拖拖拉拉地完成了布阵。为了鼓舞士气,军官们对这些人大声宣布,任何坚持到战斗结束没有逃跑的人,将全部赦免其过往罪行,给予其ziyou民身份,并奖励大洋十元。这令这些士兵们的士气稍稍有些恢复。

    西班牙人的300多步兵似乎是从大鱼河北岸临时加强过来的,其中超过一半是火枪手,这些人也在对面开始列成了一个松散的阵型,阵中似乎也有几门小炮。但是这支部队应当只是作为骑兵部队的陪衬,西班牙人要想赢得胜利,还是得靠骑兵。

    果然,片刻后,只见对面的骑兵部队开始缓缓加速,方向赫然是廖猛支队的右翼——骑兵营。他们只要击破骑兵营,那么接下来便是想打便打、想走便走,完全掌握住了战斗的主动权。在骑兵部队出动后,那300多名步兵也开始向前前进。战斗正式打响了!

    “轰!轰!”野战炮兵第一哨的火炮首先开始发威,8门大炮朝西班牙人缓缓加速中的骑兵部队进行了集火打击。首轮炮击的结果很一般,只有四枚炮弹击中了移动中的马群。不过就是这四枚实心铁弹,就在这四百名骑兵中制造了不小的混乱。虽然由于连ri雨雪,地面有些松软,炮弹无法形成跳弹,但是仍然让西班牙人付出了十余骑的死伤。

    也许是震惊于廖猛支队火炮的超远she程,对面的西班牙骑兵再次提速,直直地朝右翼冲了过来,密集的马蹄声动人心魄。骑兵营此时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徐宇这个夜总会保安出身的骑兵指挥官咬牙抽出军刀,豁出去喊道:“妈的,都穿越了还要这么出生入死!老子他妈的亏大了!人死鸟朝天,怕个球啊。弟兄们,我死了后,你们一定要替我报仇啊。到时候横扫墨西哥,马踏马德里的时候别忘了烧点纸给我!万胜,冲啊!”

    “乌拉!”骑兵营一百零七名骑兵驱策着战马,勇敢地朝西班牙人迎了上去。

    炮兵第一哨的弟兄们再次打响了一轮火炮,在西班牙人的阵型中制造了十几具尸体。此时双方骑兵的距离已经很近了,骑兵营的弟兄们击发了手中的1633型燧发手枪,瞬间击倒了五十余名西班牙骑兵,然后纷纷抽出军刀或骑枪,将马速提到极致,与西班牙人的骑兵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

    “步兵第五哨、第六哨,前进!”一声哨响,两个哨的燧发枪手们穿过稀稀落落的长矛丛林,然后排成紧密的阵型,朝双方骑兵交战的边缘地带赶去;炮兵们此时也换装了爆炸弹,转移目标朝正前方正在朝这边移动的西班牙步兵阵轰击。

    “第五哨、第六哨,全体都有,快步平上放枪法,预备…放!”战斗几乎刚一开始就进入了最为关键的时刻,廖猛此时也不管不顾了,亲自指挥着两个哨的步枪手们上前支援骑兵作战。双方骑兵接战的地面离这里只有区区数百米,两个哨的步兵只花了片刻功夫就赶到了战场边缘地带。

    此时骑兵营的100多名骑手在付出不小的伤亡后正在向战场中间地带败退,西班牙人紧随其后。廖猛一看如此打靶良机,岂能放过!164名燧发枪手在百多米外排成一字型打出了一轮齐she,正在后面追击的西班牙骑兵顿时伤亡惨重,至少四十余骑落马,并且阻断了后面的骑兵,制造了一场不小的混乱。

    “装弹…ziyoushe击!”廖猛大声命令。其实他此时已经可以闭嘴了,嘈杂的战场上分散站立的士兵们哪里听得见他的口令,他们早已经事实上进入了ziyoushe击的状态。

    一蓬蓬黑烟在战场上冒起,那是正在she击的步枪手们。猛烈的西风很快卷走了弥漫的硝烟,战场上再次多了三十余具西班牙骑兵的尸体。此时双方的骑兵在追逐中均已打乱了阵型,骑兵营残存的数十骑横穿过整个战场,绕过左翼的车阵来到了步兵阵的后方。西班牙人紧追不舍,在绕过车阵的时候遭到了几十名后勤人员火绳枪和32-甲型燧发步枪的乱she,再次悲催地倒下了十余骑。

    正面战场,西班牙人的步兵阵在8门火炮的打击下伤亡惨重,尤其是排在两侧的一百多名火绳枪兵,更是遭到了爆炸弹的重点照顾,至少四分之一的士兵失去了战斗能力。

    “长矛手,前出!”副指挥官朱亮观察了战场形势后,终于决定投入最后一支作战力量,此时已经不需要留手了。

    “噗!”一盆热血喷溅在了刚下完命令的朱亮脸上,那是旁边一名士兵的鲜血。一枚铁弹击穿了他的左半边身体,强有力的心脏喷出的血流溅满了一地。

    西班牙人的炮兵开火了!

    “前进!你们这些懦夫!”由老兵充当的长矛手军官们或拔出军刀、或拔出上膛的1633型燧发手枪,恶狠狠地盯着这些脚步迟疑的新兵长矛手们。在现实的威胁下,这些新兵们总算迈开了僵硬的脚步,在充满节奏的铜哨哨音下机械地前进着。

    两个哨的燧发枪手们此时已经渐渐聚拢在一起,前方已经没有太多的目标可供他们选择。西班牙人的骑兵数量此时已经锐减到了不足两百,而且还被分成了两股。而他们的对手,穿越众的骑兵营此时还有六十余骑。这些残余的骑兵依托着两个哨的步兵暂时摆脱了西班牙人的追击,他们在给手枪装填完弹药后,再次怒吼着冲向了敌人。

    野战炮兵第二哨的8门火炮此时已经换装了链弹,分成左右两边。左边的四门依然在不停地朝西班牙人的步兵阵she击,右边的四门则抓紧机会朝因为连番战斗而减速下来的西班牙骑兵she击。xing能优良的火炮给西班牙骑兵制造了恐怖的杀伤,战斗意志薄弱的高乔骑兵率先后撤,将西班牙人丢给了正高速冲杀过来的骑兵营骑兵。远处正面战场上,西班牙人的四门火炮也在朝这边she击,但是他们的步兵在链弹攻击下再次倒下了数十人,阵型已经行将崩溃。

    西班牙人已经显露出了颓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