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十八章 决战:间奏(一)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自从1518年科尔特斯率领六百名西班牙人、两百名印第安人和若干黑人开始了对墨西哥的探险征服之后,维拉克鲁斯就是他下令建立的第一个殖民点。时间过去百年,维拉克鲁斯如今已经发展成了新西班牙地区有数的大城市。每年chun季,从西班牙本土塞维利亚港出发的大帆船船队“弗洛塔”1就是以维拉克鲁斯为主要港口。

    大帆船船队的驻泊带来了维拉克鲁斯城的大繁荣,来自坎佩切的木料、塔巴斯科的胡椒、科尔多瓦的烟叶、瓦哈卡的胭脂虫2、马尼拉的生丝3、瓜那华托的银条、本地产的香兰果、洪都拉斯的靛青、糖、腌肉、皮革等在此汇集,与大帆船船队带来的矿山机器、砖瓦、水银、钢铁、武器、火药、衣帽、酒、蜡等物资进行集市交易,在集市开张的这一个月内,维拉克鲁斯的征税官们收钱收到手发软。

    7月中下旬的维拉克鲁斯依然较为湿热,阿方索·罗梅罗总视察官阁下正在和新西班牙总督区内的体面人们一起进行着晚宴。由于罗梅罗所代表的赫赫权势,新西班牙地区有分量的官员们携带着家眷几乎一个不落地赶来了维拉克鲁斯。

    参加晚宴的人员有新西班牙总督、墨西哥检审法院院长、瓜达拉哈拉检审法院院长、危地马拉检审法院院长、巴拿马将军、新墨西哥将军、德克萨斯将军、墨西哥主教、弗洛塔舰队司令官、来自本地的大商人、各省督办、大城市市长、知名艺术家……

    阿方索·罗梅罗总视察官是老罗梅罗侯爵的次子,没法继承爵位的他很早就被送入了宫廷学习礼仪,却也让他因而有机会受到了国王的赏识。去年,他从国王那里争取到了一个美差——跟随“加亚阿内斯”舰队前往“西属陆地”4,巡视王国在新世界内的领地。

    年轻的国王腓力四世不放心他的美洲领地上的官员们,于是便决定从本土派出心腹官员视察整个美洲领地,以确保王室的利益不会受损。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阿方索·罗梅罗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这份肥差。

    自塞维利亚出发到圣多明各登陆后,罗梅罗便一路向南,历经卡塔赫纳、里奥阿查、圣萨尔瓦多、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亚松森、查尔卡斯、门多萨、圣地亚哥、康普赛西翁、利马、基多、巴拿马、阿卡普尔科、墨西哥城而至维拉克鲁斯。在这近一年时间里,总视察官阁下走遍了巴西、秘鲁、新格拉纳达和新西班牙的绝大部分地区,而他名下的个人资产也在这个过程中翻了无数倍。今天是他待在维拉克鲁斯的最后一晚了,明天他就将启程前往哈瓦那,然后在那里等待“弗洛塔”与“加亚阿内斯”舰队的汇合,在明年三月份时返回塞维利亚。

    为了给总视察官阁下送行,新西班牙总督召集领地内大大小小的头面人物一起举行了这个告别晚会。告别晚会非常隆重,气氛也非常热烈。贡萨洛总督亲自致辞:“……阿方索·比安卡·德·桑蒂斯·罗梅罗先生是一位优雅、博学、机敏而又睿智的绅士。他来自古老的骑士家族,对主虔诚,对众生怜悯,恪守骑士准则,受到国王陛下的赞赏与宠信……”

    一番冗长的致辞结束后。阿方索·罗梅罗满脸笑容地举杯致谢:“伟大的国王陛下将我派来新大陆视察他的领地。经过这一年时间的巡视,在这里我想要说,新西班牙地区的诸位先生们治理领地的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们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将矿山、工场、种植园、牧场、港口等等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为国王陛下创造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关于诸位的功绩,我会如实向陛下汇报的,想必陛下也会很欣喜地看到诸位的功绩。来,让我们为国王陛下干杯!”

    “为国王陛下干杯!”

    接下来,宴会便进入了ziyou阶段。很多常年分驻四方的官员和贵族们此刻也得到了少有的机会在一起叙旧聊天,并趁机将自己的子侄介绍进这个交际圈子。除了绅士们聚在一起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外,艳丽的夫人小姐们也兴奋地聚在一起交换着最近的一些趣闻轶事,她们不时集体发出一声惊呼或笑声,倒是吸引了晚宴上不少男士的目光。尤其是那些跟随长辈而来、初次进入交际圈的年轻贵族们,他们的目光在这些夫人小姐的身上反复流连着。

    贡萨洛总督的女儿胡安娜小姐面容姣好、身材窈窕,是这个圈子天然的领袖人物,此时的她正颇有兴趣地听着一位来自巴拿马的贵族小姐叙述一些来自南方的小道消息。

    “几个月前我去圣地亚哥的姑妈家小住的时候,听说在智利南部一些地区遭到了鞑坦海盗的袭击。这些鞑坦人有十几艘船,每次都是在夜间乘小船上岸,然后洗劫他们所遇到的每一个村落或城镇。上帝,他们是如此凶残,甚至连教会或修道院里神的财产都不放过。”满脸雀斑的迪亚娜小姐一边用夸张的语调叙说着,一边不停地在胸口划着十字。

    她的消息确凿无疑地引起了这些空虚无聊的小姐们的一片惊呼,这令她感到少许的满足。

    “鞑坦人?迪亚娜小姐,秘鲁地区怎么会有鞑坦人?据我所知,鞑坦人毗邻粗鄙的俄罗斯人与邪恶的土耳其人生活,他们是怎么远渡重洋来到新世界的呢?”胡安娜并不是不学无术的贵族小姐,相反,多才多艺的她曾经接受过系统及良好的教育,这得益于她的父亲——贡萨洛总督对她的宠爱。

    “我不知道……”迪亚娜小姐的脸se有些涨红起来,急于得到胡安娜小姐认可的她急忙解释道:“这是真的!我在姑妈家居住的时候,圣地亚哥城内已经传遍了鞑坦人袭来的消息,很多男人都被征召进了军队。我的哥哥在卡亚俄的舰队中服役,利马的古铁雷斯总督已经命令他所在的舰队出发去剿灭这些鞑坦海盗了。据说是因为这些鞑坦人已经威胁到了瓦尔迪维亚城的银矿运输线,总督下令必须尽快消灭他们。”

    胡安娜小姐听完后若有所思,然后她很快转移了话题:“呵呵,亲爱的迪亚娜,看来你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冒险经历呢。不要再谈这些令人感到扫兴的话题了,让我们来聊点别的。”很快,她和一众贵族小姐们开始聊起了新格拉纳达地区出产的香甜的可可。

    就在女士们为了一些发生在偏远南方的奇闻异事而八卦着的时候,来自新西班牙地区的一些大人物们也在轻声交谈着。

    “听说古铁雷斯的手下在拉普拉塔地区吃了一个大亏。”一名身着陆军礼服的中年男子端着酒杯说道,“可怜的费尔南德斯子爵已经被证实死亡于麦哲伦海峡外海,和他一同殉葬的还有秘鲁舰队的两艘战舰和150名火枪手。根据智利那边传来的消息,很可能就是目前流窜在智利沿海的鞑坦人舰队干的。”

    “是的,我也听说了。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另外一名身着海军礼服的中年男子抿了一口葡萄酒,说道:“鞑坦人的表现令我感到惊讶,尤其是他们的狡猾与顽强令人印象深刻。奇洛埃岛、查考海峡、科内尔、瓦尔迪维亚河…这些地方无一不是已经或者正在受到他们的洗劫。卡亚俄的秘鲁舰队已经出发了,而鞑坦人则在海上和他们捉着迷藏,所有事情看起来都很艰难。”

    “是的,劳尔,所有事情都很艰难。”中年陆军叹了口气,“智利中南部地区的阿劳坎人听说也不安分了起来。尤其是奇洛埃岛,该死的鞑坦人洗劫完卡斯特罗港后,离开前还移交了大批武器给低贱的阿劳坎人。这些阿劳坎奴隶使用这些武器屠杀了很多王国移民,他们甚至还坐船前往大陆,袭击陆地上殖民点、刺杀王国地方官员、煽动矿工暴乱,总而言之,南方的形势并不令人感到乐观。”

    “智利的兵力现在并不是很充足。阿劳坎人的暴乱次数在最近一个月内激增了三成还多,而其血腥程度也不同于往。他们开始拥有了一些火绳枪,这给平叛的军队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秘鲁总督如今已经开始感到不安了,拉普拉塔和智利两处地方占用了大量的兵力,厄瓜多尔和上秘鲁两个院长辖区如今已经开始少量征发平民入伍了。古铁雷斯总督想迅速平定事态或结束战争,智利我不担心,但是我不确定总督大人在拉普拉塔地区的将军们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了解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他是个谨慎的人,但缺乏进取心,也许派他去拉普拉塔统领陆军并不是一个多么合适的决定。”

    1弗洛塔、加亚阿内斯:西班牙大帆船舰队,分别于每年chun、夏季节从塞维利亚出发,停靠在加勒比海与新大陆殖民地进行交易,次年返回。

    2胭脂虫:一种昆虫,体内含有一种能够染se的物质。

    3生丝由马尼拉大帆船队沿北太平洋、经加利福尼亚沿海从马尼拉运往阿卡普尔科。

    4西属陆地就是指新格拉纳达地区,大致包括今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地区。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amp;amp;aamp;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mp;/a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