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一章 新移民(四)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已是傍晚时分。免费电子书下载 ..平安堡工地上正在劳作的居民们都停了下来休息,马上就是晚饭时间了,不远处食堂上空升起了袅袅的炊烟。食堂门前的餐牌上用炭笔写着:今ri供应萝卜烧牛肉、青菜豆腐汤、咸鱼、蒸土豆。

    和拉普拉塔之间的贸易重启后,牛肉这种原本是奢侈品的价格直线下跌,目前科洛尼亚牛离岸价最低已经跌到了10元/头,只有欧洲价格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如此便宜的价格,贸易部门便开始大量采购,目前保守估计每月采购超过500头。采购的牛一部分用来放牧,一部分则是用来宰杀吃肉。因此,这些居民们每顿都能吃到数量不少的牛肉,生活水平比起以前其实是高了不少的。

    徐文选蹲坐在一个树墩制作的凳子上,看着前方在夕阳照耀下如同染了一片血se的湖面,陷入了发呆状态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呃…露似什么来着。”邵树德看着眼前美不胜收的湖景,一时间诗xing大发,不料关键时刻卡了壳,最后一句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噗嗤。”徐文选忍不住一乐,“露似珍珠月似弓…白乐天这首《暮江吟》放在此时倒也应景。邵…先生读过书?”

    “读过。”邵树德点了点头,“可惜读得不多,读得也不是很好。当然,我们读的书和徐先生读的书大部分都不一样。”

    “哦?邵先生所读何物?难道不是诗词歌赋和圣人绝学么?”徐文选感兴趣地问道。

    “嗯,诗词歌赋和圣人绝学自然是读一点的,却不是主要。我读的最多的,便是这…嗯…算术与营造之术,间或还有一些泰西语言。”邵树德斟酌着用词,说道。

    “营造之术?便是如同这筑墙起屋造桥这般,这也有学问?”徐文选问道,“邵先生所学当真有意思……”

    “有意思?”邵树德有些惊奇,“在大明士子眼中,这些不都是奇技yin巧么,如何比得上圣人的微言大义?”

    “哈哈哈。”徐文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若是一般士子,这样认为倒也不足为奇。只可惜徐某在红尘中蹉跎多年,早已知这圣人之学文不能经世济国,武不能定国安邦,否则以我大明亿兆生民,如何敌不过那数万建州蛮子?”

    邵树德啧啧称奇,看来这年头读书人也不都是读死书的,其中不少看来都是明白人。“徐先生倒也是奇人。敢问先生年齿?平ri以何为生计?”邵树德又问道。

    “年且三十,庸碌无为。平ri替人抄书写信,聊以糊口。”

    “先生是秀才,生计竟如此艰难,何至于此?”

    “亲附阉党,品行低劣……”徐文选以自嘲的口吻淡淡说道。

    邵树德一窒,暗想这徐文选倒也是个光棍人物,功利心重,又思想解放,还读过书,在乡民中有一定威望。怪不得移民局那帮人一开始就推荐自己重用收买他,嗯,看来有必要再他身上下点本钱。

    “先生对我国如何评价?”

    “新朝气象,如旭ri东升。”徐文选皱了眉头想了想后说道,“鄙人听说数月前贵军更是大破泰西第一强国ri斯巴弥亚,武功亦是赫赫。只是…依徐某看来,这万般强盛之中亦有一丝隐忧啊。”

    “愿闻其详。”邵树德有些别扭地说道,他感觉这种文绉绉的对话好像三国演义里的对白一样,给人感觉好傻。

    “其一,丁口不丰。徐某斗胆问先生一句,我国有几座城池,丁口可曾过万?那近在咫尺的劲敌ri斯巴弥亚…嗯,西班牙…丁口多少,又有多少城池?”徐文选看着邵树德说道。

    “连平安堡,共有大城一座,小堡三座,丁口八千有奇。”邵树德不擅说谎,他看着徐文选,默然片刻后还是说了实话,“西班牙丁口近千万,其国族半岛人亦有四百万,掩有新旧大陆领地、城池无数,比之大明亦不稍逊。”

    “邵先生真乃实诚人。”徐文选笑了笑,说道:“如此煊赫之大国,只怕在泰西亦是引人侧目,进而群起攻之,不然我国只怕无法安睡卧榻之侧。只是两国既已交恶,将来恐怕亦难相安,邵先生以为该如何处置?”

    “首要之事当是招揽泰西、华夏流民,发展工业,深固根本。其次便是合纵连横,黄台吉曾言,以小国伐大国,当去其枝叶,弱起主干,ri积月累,其国必衰。”邵树德流利地回答着,这是执委会的共同决策,也是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基本国策,已经被讨论过很多遍了,早就烂熟于心。

    “黄台吉真这么说过?他倒也是奴酋中难得的明白人了。”徐文选叹息道,“刚才这是其一。其二,徐某今ri观看我国百姓,其高鼻深目者有之、披发红肤者有之,混杂不一。无事时还好,有事时怕是不能同心一志。”

    “一可授此辈田土以收其心,二可通过教化晓以大义。”

    “此非数十年不得其功。我国国小力弱,可有百胜,却不可有一败。若败了,人心一散,国家便会分崩离析。徐某再斗胆问一句,先生等人既自称前宋遗民,何不多多招揽华夏流民。如今大明赤地千里,百姓饿殍遍野,若将其悉数用大船运至此地,则何愁丁口不丰?”

    “非不愿,实不能耳。”邵树德苦笑道,“我也不瞒先生你,此次运送你等来此,葡萄牙人向我国索要了24万元巨款,国库金银十去其六。折算下来,徐先生你们可是一千多两银子一人,这要是多来几趟,任谁也承担不起。”

    徐文选沉默不语,片刻后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邵树德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便向徐文选说道:“徐先生既读过书,又通晓人情道理,就是一等的人才。如今我国肇建不久,急需徐先生这等博学之士加入,共襄盛举,不知徐先生意下如何。”

    徐文选看着邵树德一笑,然后说道:“邵先生是实诚君子,徐某不便相欺。不瞒邵先生,徐某因为某些事情牵连,早就断绝了在大明的进身之阶。如今东岸国新朝鼎立,国虽小、民虽寡,前途却也不可限量。邵先生请徐某入仕,徐某正也想过过这官瘾,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

    “行!答应了就好。”邵树德松了一口气,同时却又有些疑惑,怎么像是自己在求着人家当官。刚才貌似一直被对方在引导话题,我靠,这古人还真不能小觑。

    “不知邵…呃,领导…给我安排何职?”徐文选笑眯眯地看着邵树德,缓缓问道。

    “平安堡开拓队政务助理,协助队长钱浩解决一切问题。唔,此职务工作范围主要是上情下达、沟通联系、物资统计等等,具体你去找钱浩了解吧。”

    “敢问此职位是何品级,薪俸几何?”

    邵树德差点噎着,尼玛,谁说古人含蓄的。这他喵的还没上任呢就跟你谈级别、谈待遇,我勒个擦。“临时工,无品级,若干得好可转为正式官员。月薪两元,出差补助每月五角、危险地区补助每月一元,每月实领到手三元五角,知足吧,这薪俸不低了。”邵树德也笑眯眯地看着徐文选,说道。

    “多谢领导。”徐文选作了个揖,说道。

    不远处的食堂门口几个爱尔兰厨师敲响了大锣,这是晚饭时间到了。居民们纷纷站起身来,拿出自己的木碗木筷,规规矩矩地在食堂门口排起了长队,准备打饭。一些治安队队员们拎着军刀在旁边走来走去,看到有人推搡插队便拿着连鞘军刀劈头盖脸砸下去,然后再将这些人拎到队伍最后方,让他们最后一批吃饭。

    治安队也是新近成立的组织。毕竟探险队的两个陆军排不可能长期在这里保护他们的安全,煤矿那边的安全对他们来说更重要。因此,在邵树德的命令下,平安堡便召集了一些身强力壮或者有武艺底子的人成立了治安队,负责整个平安堡的安全。

    治安队共有20人,全部是新移民,有正副队长各1人,队员18人,每人配发一把军刀。治安队正队长是一名道士,名叫寿残月,人称残月道长,拳脚武艺都很不赖;副队长则是ri本移民安达十五,这个出身下级武士家庭的ri本人有一股狠劲,刀法也很娴熟,他和几名同样来自ri本的落魄武士成了治安队的jing锐力量。

    吃过晚饭后,所有居民还要继续工作。为了尽早建设好自己的新家园,这些移民们的热情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