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七章 南方共同市场(二)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与阿尔瓦罗父子、莱奥中尉等人又闲扯了一会儿,肖白图便翻身骑上战马,慢悠悠地朝科洛尼亚而去。

    科洛尼亚这座因贸易而生的城市并不大。一圈薄薄的木栅栏在海边圈了一块地,然后这里就成了《罗洽合约》中双方约定的贸易地点了。当初同意签署合约的古铁雷斯总督与布拉沃男爵一定没有想到,这道被东岸人用枪炮强行打开的拉普拉塔贸易门缝会越来越大,最终可能导致整个拉普拉塔地区贸易的沦陷,甚至有可能会波及邻近的智利和查尔卡斯检审法院区。

    被利润驱使的土生白人集团和东岸人步调高度一致,他们将大量的拉普拉塔殖民地中下级官员也拉下了水,于是,红红火火的走私贸易在科洛尼亚城便以半公开的方式固定了下来。按照华夏东岸共和国和西班牙人当初签署的协议,每年只允许交易500吨额度的货物。但是在实际cao作中,这么小的额度可能两三个月就被轻松破掉了。被银弹喂饱的西班牙驻科洛尼亚代表们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贸易额越高,他们的额外收入也就越高。这年头,有谁会跟自己的钱袋子过不去呢?

    除了东岸人,很多消息灵通的葡萄牙人、英国人、法国人甚至荷兰人也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冲了过来。他们带来了旧大陆的一切能够在新大陆卖得上价钱的货物,然后跑到科洛尼亚来出售。对此,拉普拉塔的土生白人们表示很欢迎,而东岸共和国派驻的代表则往往很不爽,一边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对这些货物课以重税,一边暗地里加大产能,争取通过市场方式爆掉这些欧洲商人们,让他们知道下次最好别再来出售与东岸人存在竞争关系的货物。

    肖白图刚刚抵达科洛尼亚城门口,就见码头上一艘悬挂着红底双剑苍鹰旗的船只靠岸了,看形制那是华夏东岸共和国的护卫舰“红鳟鱼”号。

    “到底是谁来了?”肖白图脑海中刚刚升起这个疑问,就见三个人率先沿着踏板登上了港口。

    “嘿,肖白图,哈哈,几天不见,看你气se不错嘛。怎么,这里是个养人的地方?”领头的贸易部副部长许信扬着手打招呼。

    “呵呵,屁个养人的地方。在这闲得身体都快生锈了!”肖白图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许信身后两人他都认识,纺织厂的陶晨曦和砖窑场的明辉,双方早期在伐木队的时候有过那么一点交情。

    “这还不好啊?”明辉走上前来捶了肖白图一拳,说道:“在这里既清闲,外快又多,要不咱俩换换吧。你看看我们,整天忙来忙去,累个半死,还没人说几句好。”

    “好了好了,大不了一会我做东请你们喝酒。”肖白图大大咧咧地说道,“科洛尼亚别的不行,酒馆还是有那么一两间的。先不说这些了,你们这次来干嘛的?收购火药和羊毛?不对啊,时间还没到啊,难道来卖东西?”

    “你说对了!”许信打了个响指,说道:“看看吧,后面正在准备卸货呢。1000匹棉布、300匹呢绒、十万块砖头和500把军刀,注意了,这次的棉布可是我们重点推介的创汇拳头产品哦。”

    “棉布?”肖白图也是大略知道执委会发展纺织业的规划的,因此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问道:“在哪呢?我看看。质量怎么样?你们是不知道,英国佬转口的印度棉布在这里有多受欢迎,那帮黑心的商人一匹布居然好意思卖4比索,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真是赚翻了。当然,他们的呢绒也很不错,至少质量很好。咱们要竞争,得多想想办法。”

    “质量当然是比英国人那些手工制品稳定很多了。虽然可能比不上他们一些做工jing良的顶级产品,但是胜在质量稳定,平均质量胜过他们没有压力。而且,我们的纱线本来就比他们的好不少。”陶晨曦颇有信心地说道,“喏,已经开始卸货了,你要是感兴趣就去看看。”

    肖白图走到码头上,打开一个松木箱子,里面是叠放得整整齐齐的棉布。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这些洁白的棉布,发现手感还算比较光滑柔和,棉布的透气xing也很好,这应该算得上是上等的细棉布了。

    “不错!不比那些印度货差,嗯,甚至从手感上来说还要好些!”肖白图兴奋地说道,“为什么没有染se?没有花布啊?唉,品种不够多啊!可惜了!”

    “呃…这个…慢慢来吧。”陶晨曦略有些尴尬地说道,“印染这一块我们还没有涉及到。更关键的是,我们现在根本没有染料啊。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慢慢来嘛。这些普通白布的市场才是最广阔的,人家买回去也是会自己上se再加工的嘛。”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船上的水手们已经将1000匹棉布和300匹呢绒全卸了下来,目前已经开始在卸载砖头了。肖白图招来了几名意大利保安,让他们护送着自己的货物前往设在城内的商栈。华夏东岸共和国设在此地的商栈也就是简单的几座砖木混合结构的屋子罢了,里面堆放着一些杂乱的货物,不值什么钱,里面4名内务部jing察正在无聊地打着牌消遣。

    肖白图让他们赶紧过来帮忙,将这些棉布和呢绒小心地堆放起来。码头上被雇佣的意大利搬运工们开始陆陆续续将一些装着锋利军刀的箱子搬了进来,这些同样被小心地安置着。至于船上那十万块砖头,明辉决定就在码头上开始售卖。你可别小看这些砖头,如今在拉普拉塔地区和巴西也还都是紧俏货物呢。贸易部给这些砖头定价是每五百块1元,也许用不了一会儿,马上就会有人出手将其全部买下。

    等到所有货物都搬运进来后,明辉和许信二人也有说有笑地跟了进来。果然,明辉的那十万块砖头已经被人全部买下了,他拎着一个叮当作响的钱袋,笑嘻嘻地看着大家。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找阿尔瓦罗,这家伙是这里的说话算数的人,要想在拉普拉塔甚至别的地方打开我们东岸纺织品的市场,还是得靠他。”肖白图说完,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我刚刚调查了一下,现在码头上一些英国商人转卖的印度棉布售价普遍在4个比索(约3.2元)以上,大部分都是白棉布,只有一小部分花布。咱们‘东岸布’现在可没什么名气,要想打开这销路,看来还是得走低价路线啊。”陶晨曦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们现在平均织一匹布的成本是多少?”许信问着。

    “棉布的话大约0.9~1元每匹的成本,大规模生产的话成本还可以继续降低。至于说呢绒,成本就要高很多了,差不多在每匹12-13元的样子。而市场上现在英国人的呢绒售价普遍在35元左右,据我估算他们从国内拿货的价格应该在24-25元左右,成本几乎比我们贵了一倍。”陶晨曦几乎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很显然这些数据对他来说已经在脑海中过了无数遍了。

    “我记得英国人从古吉拉特、孟加拉和奥利萨等地进口棉布的价格差不多就在7先令(约1.4元)左右,还要漂洋过海,嘿,咱就给我们的东岸布定每匹两比索(约1.6元)的价格。呢绒的话,咱定价为一匹25元,总之就是压着他们的成本线,让那帮英国佬一匹布也卖不出去。”许信兴奋地一拍大腿,大声说道。

    “哈哈,你们这价格定的好。”肖白图从门外跨步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阿尔瓦罗的儿子,阿尔瓦雷斯。“那些英国人犯不着耗在这里跟你们打价格战,他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做活雷锋的。此处赚不着钱,他们还能收拾东西去别的地方卖。当然,那样的话成本估计会提高不少,毕竟那些地方的地盘也都已经被人划分好了,不过总比在这不赚钱或者亏本要好。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此地商会会长阿尔瓦罗先生的长子,阿尔瓦雷斯·罗德里格斯。阿尔瓦雷斯,这几位分别是我国贸易部副部长许信先生、纺织厂副厂长陶晨曦先生和建筑材料公司经理明辉先生。”

    阿尔瓦雷斯腼腆地和几人握了握手,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检查起了那些棉布和呢绒。他检查得很认真,几乎每匹都要仔细观察或者尝试手感。肖白图等人就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也不催促。

    过了很久,阿尔瓦雷斯才轻轻地吁了口气,转身朝众人腼腆一笑:“全是上等货,虽然品种很单一,但是的的确确是上等货的品质。你们开个价吧,我们商会将全部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