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八章 南方共同市场(三)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

    1633年11月的最后一天对于远道而至科洛尼亚的英国棉布或呢绒商人们来说是黑se的。

    在科洛尼亚明媚的chun光中,英国商人聚集的商栈内,大大的黑木板上用粉笔写着:印度白棉布,售价4比索/匹;jing纺宽呢45比索/匹、粗呢33比索/匹、绒面呢40比索/匹(此时1比索≈0.8元≈0.2英镑)。十几名英国商人的雇员正在费力地将成捆的棉布或呢绒从船上卸下来,然后按照商人冒险家公司1公司的规矩,每名商人将自己的货物同时展现在客户面前,而价格则是由公司统一制定的。

    上午时分,前来看货的商人们络绎不绝。这些都是加入了罗德里格斯商会的拉普拉塔土生白人,他们有充足的资金和流畅的销售渠道,是英国商人们最喜欢的客户了。这些商人大多是一些中小商人,他们零零散散地买走了几百匹棉布和呢绒。而这,对于英国人庞大的库存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英国人并不着急,他们知道那些大客户还没有出现呢,现在出售的还都只是开胃菜而已。

    上午最后一个小时,前来看货的拉普拉塔商人陡然减少,到最后甚至一个都没有了。英国人此刻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加上时近中午,英国人干脆打烊休息。

    几名来自伦敦商人冒险家公司的呢绒商人和来自东印度公司棉布商人在一起吃完午餐后,他们甚至还有兴趣坐下来一起喝酒聊天,从以往的经验来说,这只是一次轻松愉快的商务旅行而已。

    “我不得不说,拉普拉塔的牛肉真的是不错。肥嫩、柔滑、多汁,上帝作证,东盎格利亚2的菜牛和它们比起来完全就和皮革一样嚼之无味。”来自诺维奇的呢绒商乔治·汉普顿做着夸张的手势说着。

    一些商人善意地笑着,然后有人打趣道:“所以,乔治,这就是你把你牧场上的菜牛全部宰杀掉然后换成绵羊的原因么?”

    “是的,约翰。”乔治·汉普顿抿了一口酒,然后说道:“你知道的,我最近买下了一处修道院的农场。我决定从明年开始把这片农场上那些种植大麦的愚笨农夫全部赶走,我只需要最聪明的几个留下给我放牧羊群。”

    “乔治,那些农夫虽然愚蠢,但是他们还是能够胜任纺纱织布的工作的。”约翰说道,“马尔麦斯伯里的夏罗普先生最近租下了一片手工工场,然后将那些农夫都聚集到工场里当剪毛工、纺纱工、织工和漂洗工,只需要支付少许的报酬,就可以获得稳定的呢绒产出。等我这次生意做完,我回到布里斯托尔时也会效仿夏罗普先生的,因为这非常划算。不是吗,谢尔登先生?您的家族在萨福克郡拥有很大一片工场,您应该能体会到其中的好处。”

    坐在酒桌一角的一名中年男子轻笑了下,随即用浑厚的声音说道:“乔治,约翰说的没错。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要摒弃那些乡村纺织的旧传统。一个农夫纺完毛线后甚至要走上大半天才能到达我的工场,将毛线交给我换取羊毛后再花大半天时间走回家接着纺线,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在这上头,这导致我们的效率一直很低下。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先生们!我们需要将那些农夫从该死的庄稼地上赶出来,然后在庄稼地上种上苜蓿,放养上可爱的羊群。而那些农夫,通通集中到工场里去做工,这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也最能为我们带来可爱的金币。”

    中年男子一番话说得众人连连点头,接着有人提议为谢尔登先生的工场干一杯,气氛一时极为热烈。

    突然,商栈的大门被人猛然推开了,一名雇员快步走了进来,沉声说道:“先生们,我们也许有麻烦了。刚才我在市场上听到一种传言,说东岸人运来了大批的棉布和呢绒,而且他们将这批纺织品以一个不可思议的低价出售给了垄断城内大部分贸易的罗德里格斯商会。而这个价格据消息人士传言只有我们售价的一半左右,也许这就是上午最后时刻再也没人来购买我们的货物的原因,因为这些西班牙人都得到了消息。”

    房间内猛然一窒,但很快又被一阵哄笑声淹没。

    “一半的价格!上帝,这怎么可能?他们还能赚到钱吗?”

    “没有人能在纺织品上比英格兰人的价格还低!”

    “他们难道打劫了哪艘运输纺织品的货船吗?这是处理赃物的价格,无耻的海盗!”

    “这个笑话虽然不是很好笑,但是你终于开始变得幽默些了,尼克,来,干一杯!”

    尼克此时却没有笑,只见他依然沉着脸说道:“先生们,我并没有开玩笑。事实上现在所有西班牙商人都拥挤在东岸人的商栈门口,你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我想这一定会令你们印象深刻的。”

    一群人被尼克说得愣住了,房间内一时有些静默。

    “好吧,先生们。也许正如尼克所说的那样,东岸人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低价处理货物,那么咱们就去看一看吧,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来自东印度公司的威廉·克利福德站起了身。他是棉布商人,跟那帮商人冒险家公司的呢绒商们谈不到一块,之前一直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喝酒,此刻站起身率先往门外走去。

    克利福德是一名比较大的棉布商人,据说总资产在5000英镑以上,在他们这群中小商人中算是鹤立鸡群了。他走后,其他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最后干脆也都起身朝外走去。

    东岸公司的货栈就设在肖白图的办公场所内。4名内务部jing察和一帮水手在门口维持着秩序,然后几人中唯一会西班牙语的肖白图正拿了个铁皮喇叭在身嘶力竭地向拥挤在门口的拉普拉塔商人们解释。

    “对不起,各位。我们的货物已经全部被罗德里格斯先生的商会买下了,这次的布匹交易到此结束。大家放心,我们马上会回去抓紧时间组织生产,最多一个月后就会再次来科洛尼亚出售商品,请大家耐心等待。”

    “是的,白棉布1.6元每匹,jing纺宽幅呢绒25元每匹,下一次价格不变!一个月后会有充足的货物供应,请大家放心。我们东岸布的质量上乘,价格低廉,请大家耐心等待。”

    肖白图说完后干脆让手下人把货栈门也给关上了,将一群失望的商人们隔绝在外面。货栈内,闻讯赶来的阿尔瓦罗正在悠闲地喝着马黛茶。他的儿子阿尔瓦雷斯拍板以9100元的总价格买下了东岸人手里的这批纺织品,价格低廉得令人难以置信。阿尔瓦罗此时唯一想弄清楚的就是,东岸人这笔生意到底是一锤子买卖还是准备长期做下去。

    “当然准备长期做下去了。”许信笑眯眯地向阿尔瓦罗解释道,“我们将来要成立一个南方共同市场,包括东岸、拉普拉塔、巴西、智利、上秘鲁3等地区,大家的货物在这个市场内ziyou交易,不收取任何过境关税。这样必然能极大地促进各地区的商业繁荣,从而提高民众的富裕程度,比起目前这种死水一潭的指定贸易模式不知道要强多少倍。阿尔瓦罗先生,您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东岸人绝对不会让朋友吃亏,到时候一定会以最优惠的价格提供商品给您和您的家族。”

    “南方共同市场的事情我当然会考虑。但是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东岸人每月能提供多少布匹给我的商会,这个事情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你知道的,拉普拉塔的市场很大,每年至少能消费1500-2000匹呢绒和远超呢绒数量的棉布,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所以,请给我一个准确的消息,你们的生产能力有多少?”

    “如果原料充足的话,每月生产1000-2000匹呢绒和几倍数量的棉布丝毫不成问题。”许信没有答话,此时陶晨曦顶了上来,他看着阿尔瓦罗的眼睛,坚定地说道:“只要解决原料问题,我们就能够持续扩大产能,哪怕吃下整个南方市场都不足为奇。尊敬的阿尔瓦罗先生,原料尤其是羊毛的来源就请您多费心了,这是一笔大生意,对你对我都是如此,请大家一起努力吧。”

    “你们怎么对付英国人?这个价格他们是无利可图的,商人冒险家公司和东印度公司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拉普拉塔的市场虽然不如旧大陆那么广阔,但随随便便丢失了的话却也不是他们能够忍受的,他们也许会对你们采取什么措施。你们务必要小心了!”阿尔瓦罗认真地提醒道,他可不希望失去眼前这么优质的合作伙伴。

    “感谢您的提醒,尊敬的阿尔瓦罗先生,关于英国人的事我们会妥善处理的。”

    1商人冒险家公司:英国国王授权成立的垄断呢绒出口的公司,最初由伦敦丝绸商公会、呢绒制造协会、服饰商人公会、杂货商人公会、羊毛商人公会等出资组成。在15-16世纪击败汉撒商业同盟,夺回英国呢绒出口权中居功至伟。最初海外驻地设在安特卫普,此时已经转移至汉堡。

    2东盎格利亚:英格兰东部最重要的农牧区,三大毛纺中心之一。主要区域包括诺福克郡及萨福克郡全部以及与其相连的其他郡部分地区。首府诺维奇是当时英国第二大城市。在大量尼德兰新教徒涌入,吸收尼德兰人技术后以纺织新毛呢闻名。

    3上秘鲁,即查尔卡斯检审法院区,大致相当于今玻利维亚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