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人生 第七章 舍不得,放不下
作者:俊秀才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和沈珍环的感到羞辱难堪不同,坐在回去的车上,关家一家三口却是欢喜得很。

    香江现在还没有具体的酒驾处罚,不过关衫车上载着老婆女儿,他刚才也只是喝了几口香槟而已,并没有任何醉意。

    不过,他现在的心情,就跟喝醉了一样的开心,一边开车,还一边哼着歌。

    “看你那样子!”张冰倩笑着道,“不过是女儿出了风头,你就高兴成这样啊?要是以后女儿成了比你还出名的大明星,你不是得高兴得走路都走不稳了?”

    “嘿嘿,可不是这样哦!”关衫兴奋的道:“刚才我们离开之前,谭萃华,谭医生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送别礼物了,我们家真是费心了!他说,他有几个认识的朋友,都想要在电影行业折腾一番,明天他会给他们打电话,隆重的介绍我的公司!”

    “真的?”张冰倩心中一喜,老公这几年公司的窘境,她不是不知道,但她却没有办法去扭转,只能是暗中焦虑。

    “当然是真的了!”关衫笑道,“谭医生可是跟一哥、几位署长都熟悉的人。他能介绍给我们的朋友,肯定都是有钱人!如果有一个能投资,我准备许久的电影就能投拍了!说起来,这还真多亏了我女儿啊!”

    “当然!”关芝琳笑嘻嘻的回答道。

    “说起来,我听谭医生说话的意思,显然是误会这首曲子是我们去找人求来的了,所以才说我们家费心了。”此时遇到一个红灯口,关衫刹车停稳后,回头问女儿道:“嘉慧,你是在哪里找的这么一首曲子啊,真美!真好听!”

    以关衫几十年的从影生涯来说,他听过的好歌无数,但这么简单却又感人的曲调,却是很少听到的。

    这当然也是正常的,《你离开了金陵,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可是在2005、2006年左右的作品,那时的音乐风格,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当然就有一种别样的美。

    “哈哈,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的作品!小俊绝对是最棒的!”关芝琳得意洋洋的道。

    “你说这曲谁做的?”张冰倩脸上微微一冷道。

    “小俊啊!”关芝琳重复了一遍,“别看他骗我,说是什么听到无名歌手唱的,但我知道肯定是他写的,因为他弹吉他好熟悉,就好像已经弹了千百遍一样,哪里像是听了别人弹奏才会的?”

    说来也奇怪。

    香江人喜欢叫年龄小的人,或者是地位低一点的人叫“仔”,比如周星池年轻时就叫星仔,周闰发叫发仔;然后是阿星、阿发;接下来是星哥、发哥;最后才是星爷、发爷之类的尊称。

    关芝琳如果觉得殷俊像是个小孩子,应该叫“俊仔”才对,不过她却一直叫的“小俊”,倒有些内地的女孩子叫人的味道。

    “他还会作曲?等等,你说的是吉他?”关衫可没有老婆想的那么多,讶然的疑问了起来。

    “对啊,原来的名字叫做《你离开了金陵,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小俊教我把金陵改成香江的。”关芝琳道:“我听到的是吉他版本,不过我说我不会弹吉他,他就给我改成了小提琴的,他说小提琴比吉他版本更好听,我也这么觉得呢!”

    “能在吉他谱和小提琴谱之间随意的转换,肯定不是听了几遍就能了然于心的。”此时绿灯亮了,关衫发动汽车,笑着道:“看来这个小朋友的秘密还真多!”

    “他的秘密是他的事情。”张冰倩蹙眉道,“嘉慧,你怎么跟他有这个交情了?他什么时候教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关芝琳吐了吐小舌儿,“哎呀,没有啦。”

    她倒是聪明,知道什么是避重就轻,对于妈咪的询问,是一点儿都不回答。

    张冰倩还没再次追问,这边的关衫就接嘴了,“好了,老婆,你不要想太多了,俊仔不是那种人,他知道分寸的。小孩子们交往密切一点,也是朋友嘛。如果哪一天,俊仔有出息了,难道你会希望他因为和我们女儿不熟悉,就不提携她一下?”

    关芝琳一听黛眉就扬起来了,但看着旁边的妈咪,马上就闭上了嘴。

    张冰倩却是淡淡的一笑,“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他们两个还小,不适合谈这些事情。”

    “谈什么了?”关芝琳这么聪明的女孩子,自然是一听就懂,“妈咪,你怎么会怀疑我和小俊在交往呢?我和他才认识多久啊?你怎么把我们的友谊想得这么不堪?难道我连一个男的朋友都不能有吗?”

    “哈哈,女儿可是长大了啊!”关衫笑着插了一句,却是把这有些紧张的气氛给化解掉了,“好了,我相信我女儿知道她在做什么的。……对了,话说回来,俊仔喜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他是在做什么?肯定不是在玩吧?”

    “当然不是啰。”关芝琳回答道,“小俊在写故事,只不过他不给我看,说是我看不懂。”

    “他还写故事?三侠五义?内地也只能看这些吧?”张冰倩笑着道。

    听出了妈咪的不以为然,关芝琳不觉气急,懒得跟妈咪说,转而闭目养神了。

    见女儿不和自己顶嘴,张冰倩不但没有高兴,反而眉头越发的紧皱了起来。

    ……

    第二天,关芝琳欢喜的跟殷俊说了昨晚的万人瞩目,那种沉浸在喜悦中的感觉,看上去又娇俏又可爱。

    此时的她,还不是以后的“富豪杀手”,但这种喜欢被人关注赞扬的性格,却已经是表现了出来。

    这也和关衫与张冰倩的教育有关,从小就把她当成小公主来养,长大了家境变差了之后,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给转变得过来?

    从现在的蜜罐子中幸福着,到自己出道演戏养活父母和弟弟,最多不过两三年的时间。

    如此短的时间,关芝琳经历了如此大的落差,你要她的心性没有一点负面情绪,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这一世她遇到了殷俊,有了这么个缘分,殷俊自然不可能再让她经历那样的苦难,别的不敢多说,让她富足优渥的生活下去,殷俊还是完全能做到的。

    随后的几天,关芝琳趁着张冰倩不在,就又跑来殷俊这里,却是缠着他教了两首钢琴曲,一首叫做《何月歌》,一首叫做《雨的印记》,却也还是没有歌词的。

    天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殷俊也会弹钢琴的,正好关芝琳的家里有钢琴,她从小也在学,这么软言细语的央求之下,殷俊还真有点不好拒绝,只能是把这两首经典钢琴曲给贡献了出来。

    “完了完了!”

    又一次熟练的弹完了两首曲子,关芝琳忽然就哀嚎起来。

    坐在她身旁的殷俊讶然了起来:“嘉慧,你怎么了?我看你弹得挺好的啊。”

    “小俊啊。”关芝琳转过身来,拍了拍殷俊的肩膀,一脸的哀苦,“你又会做好吃的菜,还会教我变魔术,更会教我弹钢琴曲……你这么的全能,让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了啦……干脆你就一直住在我家里好不好?你也去读中学,等到大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美国读书!我们还是在一起!”

    殷俊听着女孩儿的娇憨言语,心中也闪过了一丝暖意:“小妹妹,男人是要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的。我有手有脚的,在你家吃白饭像什么话?”

    殷俊已经好久没叫关芝琳“小妹妹”了,此时再叫出来,让关芝琳想到了自己和殷俊初遇的时候,不觉“扑哧”一笑。

    这样的离愁别绪,也就是淡了一些。

    “况且我搬出去了,又不是不来看你了。”殷俊看着面前出气如兰的娇娇女,伸手摸了摸她的如丝秀发,“等我安顿好了,我就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不过你可不许再这么贪玩儿了。女孩子如果自己懂得不够多,以后会很辛苦的。”

    本来关芝琳心情都好了一些,见状就又有些心情低落:“后天……你,你就要领身份证了?”

    “是啊。”殷俊道,“不知不觉都来了快一个月了啊!”

    “你……真的要走?不走不行?”女孩儿低低的道。

    “嗯。”殷俊刻意的淡化着分别的气氛,“有人说过,今天的暂别,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重逢,所以你给我笑笑好不好?”

    关芝琳轻咬着银牙,挤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她蓦的从长椅子上站了起来,小跑着出了钢琴室,就在殷俊觉得她跑回房间哭去了的时候,红着眼眶的关芝琳,抱着一个不小的铁罐子跑了回来。

    女孩儿掀开了盖子,从里面倒出了一摞的钞票,霍然有五张大金牛,大牛也有好几张,最多的是红杉鱼,然后硬币也有不少。

    关芝琳把这一叠钱和硬币塞到了殷俊的手里:“拿着!”

    “不用!”殷俊连连的摇手拒绝,“你拿这么多钱给我干什么?”

    这一叠钱起码都有上万,在如今香江普通人的薪水不过900元的年代,这相当于一年多的薪水了。

    “你一个男人,出去努力,没有一点钱防身怎么行?”关大小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话语,说得老气横生的,还假装强硬的道:“这是我借给你的,等我长大了以后,你要还!给我买大房子,还要给我买跑车,还要给我买好多好多的衣服,还要一直保护我……呜呜……”

    说着说着,大眼丫头就哭了起来。

    这一次,殷俊的心才是真的被触动了。

    如果说之前,殷俊把关芝琳当作一个不错的小朋友,决定报答她和她的家人,以后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话,那么现在,殷俊就觉得自己真的对关芝琳多了一份责任感。

    他和她之间,有了一种很玄妙的联系。

    说不出来,却又能感受得了。

    不知不觉的,殷俊也站了起来,轻轻的把关芝琳搂到了怀里,“乖,不哭,不哭!”

    谁知道,他这么一安慰,关芝琳反而是越发的哭得大声了,仿佛受到天大的委屈似的。

    这也难怪。

    从小她读的就是女校,和男孩子没有怎么在一起玩过。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殷俊,长得这么英俊,又是这么的多才多艺,还处处的谦让着自己,顺着自己……

    这样的感觉,不能说是初.恋,但至少是关芝琳第一次对男孩子有这样的情感。

    舍不得,放不下。

    (希望有更多的支持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