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人生 第十三章 辛劳的苦难
作者:俊秀才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除开了工作和写剧本,殷俊并没有回到关家,一方面是太忙了,另一方面是他想要等自己领薪水后,再买点东西去探望他们,这才显得有诚意。

    兴记茶餐厅的生意一直很好,殷俊又从来不偷懒,这每天回家都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倒头就睡。

    可因为自己的事情很多,越早扩充那些剧本内容,就越能接近原版,否则时间越长,忘记的会越多,这样可不好。

    人如果自己给自己放松的话,那就永远没有努力起来的动力。

    所以殷俊一般是洗了个澡,就开始在屋里埋头写作了起来。

    《包青天》写完之后,因为时机不合适,他就暂时放在了一边,又开始了其它剧本的扩充写作。

    说起来章婶可真的是人很好,每天她那么累的回来了,也是会给殷俊和魏小范准备宵夜,还不仅仅是她卖的车仔面,一般还有各种糖水。

    章婶是真的细心,车仔面绝对不会用剩下的边角料给他们吃,而是会特意留一些不卖,然后回来的时候就给魏小范和殷俊吃。

    这样钱虽然不能说花了多少,但关键是那份心意,让殷俊心里很感激和温馨。

    这就像是学生晚上学习的时候,妈妈总会拿着夜宵敲门进来,吩咐孩子不要太晚休息的一样。

    殷俊没有妈妈,但这种感觉,长久了下来,有时会觉得,章婶就像是自己的妈妈。

    转眼就到了4月。

    今天2号,也是星期天,正好这天就是殷俊休息的日子。

    昨天兴哥结算了薪水,给了殷俊半个月的薪水300块。

    早上起来后,殷俊琢磨着今天去逛街,给关家四个人都买一点小礼物。

    结果在帮章婶搬东西出去的时候,章婶忽然就捂着胸口蹲了下去,吓得殷俊跑回来赶紧的就搀扶住她:“章婶,怎么了?”

    章婶捂着胸口,好一阵才微弱的道:“没事儿,老毛病了。让我缓一缓就好。”

    听到动静,昨晚去客串唱戏很晚的魏小范,穿着背心大裤衩就冲了出来。

    见到章婶这样子,他皱眉了起来,“小俊,跟我一起,背着章婶去旁边医院看看!章婶,今天说什么你也要去看看医生了。今年以来,你这样病情发作的时候越来越频繁了!”

    “没事儿,以前我还不都这样子么?”章婶此时也缓了过来,慢慢的站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的挤出笑脸道:“好了,你们别瞎操心,我自己知道的!真正到撑不住的时候,我会去看医生的!”

    说完,她先闭着眼睛在板凳上坐了几分钟,再转身慢慢的走出了门外,推着车子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看着她脸色和行动都恢复了正常,殷俊才没有跟着出门。

    “唉!”

    叹了一口气,魏小范脸色有些凝重。

    “魏哥,我看章婶这毛病,可能不是小事吧?”殷俊在一旁担心的道,“她这么差点昏过去我倒没有看到过,但她身体虚弱,又时不时的会揉着胸口,会不会心脏有什么问题?”

    “那是肯定的!”魏小范点头道,“去年我就见过她这样发病三次,其中一次还直接昏倒了,我都不敢动她,只能抱她到屋里歇息,那也是在狂风暴雨和春节之外,我看到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没有出摊。但今年到现在,虽然没有昏倒,但发病的话,连这次已经是四次了,我真担心她撑不住啊!”

    “心脏问题可不是小事情。”殷俊说着说着,声音却也变小了。

    他明白章婶的考量,这家里本来就没有什么钱,哪里敢去医院看病?

    况且心脏的病最为麻烦,动不动就是成千上万的医疗费,她根本承担不起。

    可是,想起了章婶这么的含辛茹苦的努力,却如此卑微的生活着,殷俊心里有些发酸。

    “香江这边和我们不一样,是免费医疗,但问题是人太多,医生资源太少了。”魏小范道,“章婶去年排了3个月的队,总算是去心脏科看了一下,但她当天就回来了,结果是什么都没跟我说……我原本以为没什么,但现在看来,肯定毛病不小!”

    殷俊这才想起香江和内地的不一样,诧异的道:“不要钱的话,无论什么病,就去治疗啊!还拖着干什么?”

    “你说得容易。”魏小范板起了手指,“手术费治疗费是不要钱,但章婶每天住院时要花一二十块钱的住院费,还有医护这些的怎么办?最关键的是,如果她几个月不能出院卖车仔面,她家里的孩子和老公怎么办,喝西北风啊?”

    “魏哥,你说章婶有8个子女,老公又在,为什么老是她一个人忙碌呢?”殷俊正好有疑问,如今一并问了,“她年龄这么大,辛苦把儿女们养大,应该是颐养天年才对。就算她老公喝酒不做事儿,她儿女们总不会让妈妈还这么辛苦吧?这成什么样子了!?”

    魏小范摇摇头,冷笑了一声,“年龄这么大?你认为章婶多大年龄?”

    “最少也是五六十了吧?……不到60?”殷俊猜测的道。

    “屁!她才48岁!”

    “啊?!”

    “为什么章婶这几年才出来摆小摊儿?”魏小范冷冷的道,“她前几年还在家里照顾小儿子呢!这也是小儿子开始上小学了,她才有空出来多挣点钱!家里的大儿子和大女儿是都长大了,可刚刚工作结婚不久,照顾自己都困难,怎么照顾她?再加上她那不是东西的老公,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喝酒,不给还打人……章婶之所以出来摆摊,我估计也是怕被他给打死!”

    “真是畜.生!”殷俊皱起了眉头骂道。

    一个女人含辛茹苦的照顾家庭,居然还被丈夫这么对待,真是命苦,那男人也忒不是东西了!

    “不提了,每个家庭都有难念的经啊!也就是咱们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愁。”魏小范伸了伸懒腰,“我待会儿还要去给师父扎场子,回去补个觉了,你难得休息一天,就出去逛逛吧。别老呆在家里写写画画的,男人要多出去见识,才能有出息!”

    “好的。”殷俊笑道,“正好这儿领了薪水,我准备给我家亲戚买点礼物去呢。”

    “去吧去吧。”魏小范点点头,“对了,今晚上没事儿就早点回来,有好事儿!”

    ……

    因为一日三餐都不用花钱,殷俊手里还有14000多块,但这些钱都是关衫和关芝琳给的,除非是迫不得已,殷俊是不会用的。

    故而他能支配的,就是发的薪水300,魏小范硬让兴哥退回来的200块房租还不能算进里面去。

    殷俊上周日出去逛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买什么。

    他先去烟酒店买了一瓶香槟,又给张冰倩买了一个漂亮的胸针,给关芝琳买了一条不算名牌,但穿起来很洋气的连衣裙,最后还给关世华买了一个玩具。

    就这么着,他300块钱就花得差不多干干净净了。

    坐上公交车,殷俊一会儿就到了关家的别墅。

    他才按响门铃没多久,就看到一条俏丽的身影从里面飞奔了出来。

    “俊哥哥~~”

    小丫头欢喜的打开铁门,不管不顾的就扑进了殷俊的怀里。

    从殷俊离开关家的前几天,不知不觉的,这丫头的称呼就变成了“俊哥哥”。

    对此,殷俊自然是欣然接受的,总比她一个小丫头一口一个“小俊”要好吧!

    殷俊差点没有被她给扑倒,“嘉慧乖,我手上提了东西,小心弄坏!”

    “哼!”

    关芝琳闻言放开了他,退后一步,仔细的打量了殷俊一番,才嘟起了嘴巴:“坏蛋!我不是让你每周回来看我的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工作很忙啊,我还得适应一下,对不对?”殷俊笑着看了看她,“嘉慧,才半个月不见,你又长漂亮啦!”

    “真的吗?”

    关芝琳立刻又笑开了花。

    无论是女人还是女孩,都没有不愿意别人夸自己漂亮的,特别是她们在意的人这么说,心里就更甜。

    很显然,殷俊在关芝琳的眼里,就是她很喜欢的人……嗯,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崇拜的人”的称号。

    关芝琳一点儿也不见外的拉着殷俊走了进屋,边走边说道:“俊哥哥,你给我的两首曲子太厉害了!我只是把《雨的印记》弹给她们听,她们就全都吓傻了,连我的老师们都要围过来听,都说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曲子呢。连《雨的印记》都这样了,那听到《何月歌》,她们还不得疯了啊?”

    殷俊微笑着点点头。

    《何月歌》或许许多人不知道,但如果说它的中文版本《白月光》的话,那就肯定许多人知道了。

    这首代表着空灵、悠远、动听的歌曲,就是轻哼唱出来都好听,更别说用钢琴这种煽情的模式了,比单纯的音乐曲《雨的印记》,真的是要高出一筹。

    只不过,殷俊早就叮嘱了关芝琳,好东西不能一下子拿出来,要慢慢的展现出来,别人才会认同她的成功。

    自从《你离开了香江,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成功了之后,关芝琳对殷俊就崇拜得一塌糊涂,他说的话,丫头自然是要听的。

    一首《雨的印记》,让关芝琳在学校获得了“钢琴小公主”的美名,这可让一向喜欢浮华和虚名的关大小姐高兴坏了,由此也更想念自己的俊哥哥,一直想要和他分享自己的快乐,可惜殷俊却都不在她身边。

    今天殷俊过来,关芝琳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开来,和殷俊是越发的亲密。

    这一幕,让站在二楼的张冰倩看在眼里,不觉是愁眉深锁。

    这丫头……

    怎么都离开了,还是割舍不掉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