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人生 第七十五章 写一首歌
作者:俊秀才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自己是凭借着两世为人的经验,所以才勉强能做到宠辱不惊和勉强的大气周全,但郑冬汉却已经做得比殷俊要大气许多了。

    论年龄,郑冬汉今年可也才29岁!

    一时间,殷俊以前那些微微骄傲的心,此刻又不禁沉淀沉稳了许多。

    世间高人如此之多,就算是有42年的记忆在,如果为人处世做得不好,那照样是不可能成功的!

    思绪过处,殷俊笑了起来:“汉哥你这真是太客气了,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了,容哥那边,他缺几首歌?华语还是粤语?”

    郑冬汉眼睛一亮,“阿俊,我看你的意思,是胸有成竹啊?难道你手里还有不少的歌?”

    “很多说不上。”殷俊笑了笑,“不过先说明一点,我只会哼歌,唱得也不好,汉哥你可别见笑。”

    关于殷俊创作《包青天》和《新鸳鸯蝴蝶梦》的过程,早已在音乐界里面传开了,许多人都有些不相信,不过郑冬汉从黎晓田那里知道,殷俊的确是不会五线谱等音乐创作的常识的。

    但这又如何?

    只要有旋律和歌词,那就已经是一首好歌了,还原过来,有什么难的?

    听着殷俊的口气,只要是自己需要,那无论是华语粤语都没有问题,这……这样的说话,要不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要不就是惊才绝艳的胸有成竹。

    郑冬汉相信是后者。

    不说别的,单说他和殷俊接触的这么一阵子,就觉得这年轻人非常稳重,不骄不躁,连一点所谓才子的傲气都没有。

    如果换了一个人,别说是创作出《包青天》这样的神剧了,就算是只创作出《新鸳鸯蝴蝶梦》这样的爆红歌曲,那连走路的方式都会不一样的,保准的眼睛想要瞪到天上去。

    殷俊在16岁的年龄,能做到这一点,那绝对的就不容小视。

    因此从一开始,郑冬汉就是用对待同龄人、相同地位的人的态度,来和殷俊说话商谈的。

    现在看起来,自己的友好态度得到了回应。

    思索了片刻之后,郑冬汉道:“如果可以的话,阿俊你能不能创作一首给容仔的粤语歌,然后再创作一首给女人唱的舒缓情歌?”

    接下来,他又仔细的解释道:“容仔的专辑里面,他自己很想要一首足够和《新鸳鸯蝴蝶梦》比肩的粤语歌,可惜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而给女人的歌,不瞒你说,汉哥我的宝岛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最近正在为他旗下的第一大将邓莉君制作专辑,可出类拔萃的歌仍旧是没找到。我琢磨着啊,你如果能给她一首歌,那就太好了!”

    这一次轮到殷俊一震了:“汉哥你是说……邓莉君?”

    “对啊,你是内地来的,内地和宝岛都说华语的,你肯定喜欢听她唱的歌吧?”郑冬汉看到他的样子,不觉了然的道:“我老家也是宝岛的,只不过年龄小的时候随父母来了香江。我也很喜欢她,无论是唱歌还是她这个人,都非常的优秀。有机会的话,你和她聊聊天,你们对音乐都是有着出色理解的人,肯定能有共同话题的!”

    正因为郑冬汉是宝岛出生的,然后又在香江发展,所以他才能博两家之所长,最后执掌整个华语音乐圈。

    如果换成了其他人的话,要嘛偏向于华语,要嘛偏向于粤语,达不到他这种海纳百川的地步,也自然做不好两种音乐的发展。

    殷俊点了点头,“既然是给邓小姐写歌,那我就义不容辞了,她可是我的偶像。”

    这一点,殷俊没有说谎。

    虽然他没有赶上80年代邓莉君红遍内地大江南北的年代,他长大了之后,随着最爱邓莉君的那群歌迷的老去凋零,邓莉君这个名字已经渐渐的没多少人提及了,但作为钻研娱乐圈的殷俊,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么一位可以说华国现代最伟大的女歌星之一的人物?

    邓莉君的所有歌殷俊都听过,有些歌说不上喜欢,但有很多的歌都让殷俊翻来覆去的听。

    邓莉君那甜美的嗓音,那转换自如的唱歌方式,那优雅的台风,比起许多2010年以后的只知道跳来跳去,唱着不知所云的歌曲的人,要好太多了。

    曾经有人说过一句话,在华语乐坛上面,有三个人可以让你安安静静的一直坐着听歌,就算是四五个小时,你也不会感到厌烦。

    一个叫做邓莉君。

    一个叫做张雪友。

    一个叫做王霏。

    殷俊没有听过他们三个任何一个人的现场演唱会,但他找了不少他们演唱会的dvd来看,确实是非常的好听,比同期的歌手都要超出一大截。

    “太好了!”

    见到殷俊如此爽快的答复,郑冬汉真是欢喜连天。

    这一次,不但搞定了张国容的歌,顺带着连老朋友的难题也解决了,真是一举两得!

    至于说张国容本来还差两首歌的事情,郑冬汉一点儿都不担心。

    只要殷俊的这首粤语歌能打动人,那么剩下的一首张国容也不会那么再苛求了。

    “阿俊,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合约去!”郑冬汉连价钱都不问,直接就要起身。

    “汉哥,不用着急。”殷俊笑了,“你还是先听听这两首歌,验一验成色再说。”

    郑冬汉一想也是,便又坐了下来,“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第一首歌是给容哥的,叫做《风继续吹》。”

    殷俊说话之后,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便轻轻的哼唱了起来。

    “你劝我早些归去,你说你不想归去,只叫我抱着你,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殷俊的嗓子并不是很好的,充其量就算是一个清亮,但这么轻声唱歌,却也不难听。

    相反的,随着歌曲唱到了高x部分,然后又第二遍开始的时候,郑冬汉就越发的觉得好听起来。

    由于手上没有歌谱,郑冬汉就在心里跟着殷俊唱,这么几分钟下来,心中就有了谱。

    “好歌!”

    等到殷俊停下来,郑冬汉一拍大腿,兴奋的道:“曲风清幽,如同娓娓道来,虽然有点小儿女态,但这样辗转伤心的情歌,好听又动情!配合着容仔那略微磁性又沙哑的嗓音,真是绝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