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人生 第二十二章 关叔,你要吃点教训才好
作者:俊秀才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关芝琳小时候发脾气跑出家门,也不敢走远了,最多就在家门口呆着,还得看到张姨她们追出来了才安心。

    但现在不同了,关大小姐有了新的靠山,跑出门的她,立刻就坐上了刚好到达的公交车,径直到了广播道这边下车,然后直奔兴记茶餐厅。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六点过,正是人流量多的时候。

    殷俊正在餐厅里面忙碌,忽然看着关芝琳眼睛红红的冲进来,然后半边脸都是肿的,不觉吓了一跳。

    这边在算账的兴哥,见状也是一皱眉,这谁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都舍得下狠手?不是遇到拐.孩子的了吧?

    殷俊对旁边的客人说了声抱歉,自己上前一步就抱住了扑过来的关芝琳。

    在殷俊温暖的怀抱里,关芝琳本来都忍住的泪水,又再次的涌了出来。

    “哇哇……”

    听着丫头哭着,殷俊觉得自己的心都在疼。

    “别怕别怕!俊哥哥在呢!”殷俊紧紧的抱着她,“告诉我,是谁打的你?他在哪儿?”

    “我……我……呜呜……我爹地打的!……呜呜……”哭泣着的关芝琳,结结巴巴的道。

    一听这个,本来都走过来的兴哥和几个认识关芝琳的服务员,转身就往回走了。

    这老爹打女儿,再怎么的不对,也轮不到外人操心啊。

    殷俊也是一愣,“关叔为什么打你?”

    “我……”关芝琳也是聪明的女孩子,忍住没有说,只是抽泣着道,“俊哥哥,我,我饿了……”

    “好,那你在这边坐着,我给你拿一杯奶茶过来,要叉烧蜜汁吐司吗?……嗯,等着,一会儿就来。”

    见她这样,殷俊也是松了一口气,以为丫头只是顽皮才被父亲教训了,没什么大事儿。

    就在他去后厨下单回来的时候,这边兴哥轻咳了一声,“俊仔,你先陪小关,待会儿多加班一个小时,给我补回来。”

    “谢谢兴哥。”

    殷俊点点头,感激的道。

    晚上六七点正是最忙的时候,这时候的时间,和八点到九点的时间段相比,哪个更划得来,那是一想就知道的。

    兴哥也就是小气而已,其实为人真的不错,特别是他在认同了你的努力之后,很好说话。

    那些嫌苦嫌累的、动不动偷奸耍滑的、想要涨薪水的,自然就会见识到兴哥的另外一面。

    殷俊拿着一杯冰奶茶放下,坐在了关芝琳的身边,握着了她的手,严肃的道:“嘉慧,不能一和家里人闹矛盾就跑出来,你要是中途出了什么事儿,我该多担心啊?”

    “嗯~~”

    关芝琳此时情绪也稳定了许多,虽然对殷俊的话,还觉得有些委屈,但也没有反驳。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殷俊抚摸着她的秀发,“关叔这也太狠了,教育女儿也不是这样的啊。”

    “哼,他才不管我的死活呢!”关芝琳说起这个就恼怒,稀里哗啦的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殷俊连连皱眉。

    这关叔!

    真没品啊!!

    你在外面找女人,虽然不对,但这也罢了,但为什么在家里还这幅理直气壮的模样儿呢?

    就算你是挣钱来养家糊口的人,可是家里人是你的亲人啊,怎么单纯的以成功不成功,挣钱不挣钱来作为家庭地位的衡量标准呢?老婆给你生了两个儿女,含辛茹苦的带着儿女,还要料理家务,这样你才能有心思去扑在事业上面,这难道不是大大的功劳么?

    更何况是为了这事儿打女儿,真的是把无耻当作理所当然了吗?

    在《表错七日情》爆红之后,关衫膨胀了许多,这是殷俊知道的。

    卖出了外埠的200万之后,关衫又来找了殷俊,给了他20万的分红。

    这一次,殷俊是收下了。

    自己付出了心血,制作出这个剧本来,获得酬劳是应该的。

    况且关衫获得了更多的利润,这就是很对得起他了。

    给钱不算什么,但给钱的时候,关衫那口气很大的说话,以及志得意满的感觉,让殷俊觉得,他好像已经变了许多。

    区区的一次成功,虽然是很大的成功,但也不应该这个样子吧?

    伤仲永是怎么来的,大家都知道。

    更何况关衫的底子并不牢固,如果下一部电影拍得不好,恐怕就会被打回原形。

    这许家四兄弟,也是靠了之前连续三年的票房冠军,才彻底的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的,你一部成功的电影,真的算不了什么。

    就比如说原本明年的票房冠军《笑拳怪招》,还是罗伟电影公司出品的呢,但你看程龙离开以后,罗伟混成了什么样子?

    但关衫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他满口的谈论着大家对《表错七日情》成功的赞扬,说着别人对他的钦佩,以及他以后想要再做什么电影等等。

    殷俊没有在意这些,甚至他还想着,如果关衫下一部电影找自己要剧本的话,自己还是要给一个好剧本的,毕竟他收留了自己,对自己很好,又是关芝琳的父亲。

    可现在殷俊却改变主意了。

    像是关衫这样得志便有些忘乎所以的人,应该是要有狠狠的失败教训,才能让他明白到人间冷暖,才会让他知道,这个世上还是家人对他最好。

    所以殷俊不打算再给他剧本,直到他山穷水尽的时候再说。

    “嘉慧,待会儿俊哥哥送你回家,明天我接你出来,我们去买点东西,好不好?”思量过处,殷俊这样的说道。

    “我不想回去。”关芝琳嘟起了嘴巴,一边说话,一边拿着刚送上来的吐司卷着叉烧肉吃。

    “可是我那里不是又脏又臭,你不喜欢的嘛?”殷俊笑着道,“回家去睡多舒服啊?爸爸妈妈还等着你呢!”

    5月的时候,关芝琳去过殷俊那里两次,可她都觉得章婶弄得厨房很臭,魏小范太粗俗,她一点儿都不喜欢他们。

    只不过,因为殷俊的缘故,她还是打起精神和他们笑着打招呼,这样的心情,也只有殷俊能明白。

    不过这一次关芝琳却没有皱眉,她摇头道:“我不,我就睡俊哥哥这里,我要和你一起睡!”

    殷俊闻言不觉苦笑。

    我的大小姐,你是忘记了你多大了吗?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被你爸你.妈来撞见了,虽然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我恐怕还是会被他们打死的。

    “听话,嘉慧,在这个时候,你.妈妈和弟弟不是在哭吗?你不回去,他们会更害怕的。”殷俊只能慢慢的劝丫头,“就算是为了守护他们,你也要回去啊。”

    “可是……我怕爹地又打我!”关芝琳怯然的道。

    殷俊一阵心疼,我家嘉慧这么吹弹可破的脸蛋儿,这关叔也真是下得了手,忒不像话!

    “没事儿的,他再打你,你跟俊哥哥说,我到你家里和他理论。”殷俊道,“到时候我就算让他打,也不会再让他打你的。”

    “俊哥哥你真好~~”关芝琳感动不已,扑到了殷俊的怀抱里。

    ……

    “看见了吧?俊仔这才叫情圣!”柜台里面,偷看的兴哥和算账的账房这样说道。

    “这小子也真厉害,小关可是关衫的女儿啊,这么一朵漂亮的鲜花,居然擦在俊仔这坨牛屎上!”三十来岁的眼镜账房羡慕嫉妒恨的道。

    “你可别小看了俊仔!他以后肯定有出息的……比起你来可就要好多了!”

    “嘿嘿,兴哥,看他们那恋x情热的样子,你说俊仔把小关吃了没有啊?”

    “去去去,你这个龌龊的家伙,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邹纹怀叫了何贯昌和蔡勇昌一起吃饭。

    关于《表错七日情》,自然是他们谈论的焦点之一。

    “还没查出来吗?”喝着燕窝汤,邹纹怀问蔡勇昌道。

    “没有,关衫也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俊’是谁。”蔡勇昌皱眉道,“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那是不可能的。”何贯昌在一旁很坚定的摇头:“工作人员不是说了么?关衫手里的那个本子,详细到了极致。这样的分镜头处理、情节的构造,怎么可能是关衫这个草包能写出来的?肯定是另有高人!”

    “可‘俊’从来没有出现过啊,我们也问了好几个著名的编剧,他们都不知道‘俊’是谁。”蔡勇昌道,“我也查了前几个月和关衫接触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

    “到底是谁呢?”邹纹怀叹气道:“香江30-50岁的编剧,也就是那些人,难道是他们隐瞒身份不愿意被人知道?”

    但旋即的,邹纹怀又笑了起来,“这种名利双收的好事儿,怎么可能藏着掖着?别的不说,就凭着《表错七日情》,要是‘俊’投剧本过来,我不看内容,也敢给他30万!”

    此时,香江的明星,除了最顶尖的几个,片酬其实是不高的。

    比如说女神赵雅之,在出演两部票房冠军《发钱寒》和《半斤八两》的时候,嘉禾给她也仅仅是8万块钱,虽然因为这是两部男人为主的戏,但女一号这么低,真的是以后的明星们难以想象的。

    香江的电影编剧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价码最高的也就是5-10万而已,寻常1万就够打发一个编剧、甚至是一组编剧的。

    先前连续三年冠军的许贯文不一样,他是导演、编剧、监制、主角一起计算的,没有单独算过编剧费用。

    如果非要计算编剧费,恐怕也就是20万顶天了。

    倒不是说许贯文的剧本不行,而是许贯文写的剧本,非常具有个人特色,只有他和他的弟弟们能演,嘉禾没有那么好操作。

    《表错七日情》不一样,谁都能去演,而且关衫实在是有些老了,演得还不算最出色,嘉禾换一个帅哥过去,保准票房还能再上升个一两百万左右的。

    一个1000万的本地票房收入,外埠预计4000万收入的剧本,给30万可是非常值得的。

    嘉禾也正需要这样的好剧本,来帮助他们继续扩大在香江的影响力,争取早日走向全世界。

    为此,30万的天价剧本费,也算是千金买马骨了。

    可是三人怎么都想不到,“俊”根本就不是什么三四十岁的人,而是一个16岁的少年,他们首先就找错范围了,怎么能找到殷俊?

    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一般人肯定不会想到,这么受欢迎的电影,剧本居然是一个才从内地来香江不到半年的16岁少年写的吧!? </p>